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望见北山的博客

推开窗户 望见北山 立足锅台 放眼世界

 
 
 

日志

 
 
关于我

冯敬兰,专业主妇,业余作家

冷看功名利禄, 热看柴米油盐。 全职家庭主妇, 爱家坐家写家。

网易考拉推荐

我妈的粉线口袋  

2018-05-12 23:00:26|  分类: 往事记忆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我妈的粉线口袋 - 望见北山 - 望见北山的博客

我妈的粉线口袋 - 望见北山 - 望见北山的博客
  
 
我母亲的这个遗物,我相信我不说,谁都不知道是什么。
这个小物件告诉我,母亲也有过快乐的时光,也有过幸福的日子。她亲手制作的这个小荷包,一面是湖蓝一面是月白,虽然年久褪色,依然能感受母亲制作过程的愉悦。先把缎子面料贴在袼褙上,再剪出样子,图案是蕴育在心里的。她不识字,却把一个“吉”字放在图案的正中位置。用的是最细的绣花针,什么绣法我虽不懂,但是我知道每一针每一线都是她的人生。
最后一道工序是把两片绣品合在一起,用蓝色花纹的绦子包边,还绣了一圈花边。
这样,一个“荷包”就做完了。可是它并不是荷包,一根粗线从上下的小孔穿过,线很长。
母亲管这个精工细作的包包叫“粉线口袋”,里面装着白色的粉末(石灰或滑石粉),是她做针线、裁剪衣料不能缺少的工具。
从前,裁缝师傅都用划粉在布料上画出尺寸轮廓,才下剪子。更早的时候,我母亲的时代,她用这个自制的工具,把那根粗线来回拉一下,线上均匀地粘了一层白粉,就可以在布料上画出尺寸了。我上山下乡以前还看见母亲经常使用她的“粉线口袋”呢!
母亲后半辈子人生跌入谷底,虽然穷,却不改慷慨为人,古道热肠。不说别的,就说她给亲戚朋友、街坊四邻做的丝绸、线绨棉袄,就不知道有多少件了。
父亲死得早,死得冤,母亲一贯叫他“屈死鬼”。我知道母亲想念父亲一直想到她最后的岁月。
我记得她痴呆前做的一个梦,她梦里看到了爷爷,追上去问:爹,我咋老也碰不见冯X呢?爷爷告诉她,你不用找他了,他给人家管文书,不转生了。梦醒后母亲愤愤地说,你那老子多狠心,把咱们孤儿寡母扔下不管了。我知道母亲有多想念父亲,多希望梦里能见一面啊!
母亲的后半生一直在梦里寻找父亲,偶尔在人流中看见了父亲的背影,却怎么使劲也追不上。母亲的梦总是情节曲折,以至于我早就知道,做梦,其实就是灵魂出窍。特别是与故去的亲人短暂相聚,真的很温暖。
现在,母亲应该找到不转生的父亲了吧?她用尽力气将幼小失怙的我抚养成人,我却未能回报万一,在母亲离去的二十多年里,我的思念永远伴着愧疚。
是为母亲节的感念。
  评论这张
 
阅读(181)| 评论(1)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