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望见北山的博客

推开窗户 望见北山 立足锅台 放眼世界

 
 
 

日志

 
 
关于我

冯敬兰,专业主妇,业余作家

冷看功名利禄, 热看柴米油盐。 全职家庭主妇, 爱家坐家写家。

网易考拉推荐

我们平凡的赵老师   

2017-04-02 16:22:29|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看到网上的消息,哈佛大学今年在中国录取13名应届高中生,其中就有北京师大附属实验中学3名。

我们平凡的赵老师 - 望见北山 - 望见北山的博客

4万中国应届毕业生申请留学常春藤学校,只有161人被录取,其中实验中学占了17个名额。

   我们平凡的赵老师 - 望见北山 - 望见北山的博客     

这么牛的学校今年将迎来百年校庆。作为老校友,我参与了一个为老教师写口述史、为学校写教育叙事的志愿者行动。说实话,自从2007年母校90年校庆,我投入学校文革初期发生的“校长之死”和“宋彬彬戴袖章”事件的调查和写作,已经为实验中学的前身“师大女附中”写了几十篇文章,光是2014年在网易新媒体开“我的文革纪事”专栏就写了近30篇。我实在是不想搁置自己的写作计划,继续写学校的事了。然而想到那些离人生尽头越来越近的老师们,百年校史应该留下他们的故事,我还是拿起了笔,去采访他们,记录他们的人生。

一所女校从一诞生,就成为北京的一所优质中学,光是领导有能力当然不行,没有好老师哪有好学生?从女附中到实验中学,百年历史的人物画廊,不仅仅留下了众多名师的靓丽身影,也留下了许许多多普通老师的足迹。所以,我写的老师都很平常。

    首先,我特别想写写我初中时的班主任赵世昌老师。我于1963年入学,1968年离校上山下乡去了北大荒。赵老师是我初二 / 初三年级的班主任,还教我们班物理。他所处的时代充满了动荡,老师们来了,走了,升迁了,倒运了,上演着人生起伏、生老病死的悲喜剧。赵老师质朴善良、老实本分,1953年大学毕业就在学校教物理课,一辈子默默无闻,用他的话说,“我是老师里最边上最边上最边上的人”。

我就想写写这个老实人。

少年时代的我不是一个聪慧用功的好学生,对物理缺乏兴趣,又觉得班主任赵老师同样无趣。瞧教我们语文的王老师,人家志愿军文工团女兵出身,讲起课来永远是神采飞扬;瞧隔壁班的班主任金老师,嘻嘻哈哈和同学们打成一片,就像邻家大姐。我们赵老师看上去那么老不说,还特别婆婆妈妈。譬如初二年级正是青春期开始的时候,许多同学来了例假,月经初潮是让人害羞的秘密,赵老师却对全班同学说,同学们来例假要注意了,不要沾冷水,不要搬重物,以免坐下病。一直到长大后才懂得了老师呵护学生的一片慈爱之心。

有一次我整理旧日信件时,发现了老师的一封信。

老师的信写于1987115日,当时我不在北京工作。19879月,我回母校参加了70 年校庆活动,见到了赵老师。从老师的信里得知,我给老师写了信,寄了照片,具体说了什么我完全不记得了。老师在信里说:“你在学校学习时我对你帮助的不够,使得(你)在校学习时,收获不大,在生活和其他方面我对你也没有什么照顾,可是从你来信中知你对我这个无能的老师,评论得过高,我是听之有愧的。”老师还写到:“我去了三次王府井,打听×××的下落,打听不出来,不知你有没有线索,若有告诉我,我再去。”我的同学×××家在毗邻王府井的南河沿,老师为了找到她,接连去了三次王府井!时隔三十年了,近两年我几次见到赵老师,一说就说到×××。我问:您干嘛老问她呀?老师答:她没有结婚,没有父母,没有子女,唯一的妹妹也早早地走了。我突然有了热泪盈眶的感觉。

老师在信的末尾,语重心长地写道:“望你工作和写作当中,一定要搞好家庭生活,对孩子要多操心,主要是为他(孩子)创造好学习条件,但不能管得太细。关心你的丈夫,互助才能使家庭幸福,多尊重自己的丈夫,有事商量。”我知道,30年前我读到这里一定不以为然,然而此时此刻重读这些文字,我蓦然间想起了母亲。我幼年失怙,母亲就是这样一路将叮嘱洒遍我的人生。

2007年校庆,我们班来了二十多位同学。大家聚在从前的教室,逐个自我介绍,最后轮到赵老师讲话了,他对大家提了两点希望,大意是,如果你们的父母还健在,我希望你们一定要好言好语,善待他们,孝顺他们。以前你们是好同学,我希望你们今后要做一辈子的好姐妹。

赵老师就是这样,从来没有对我们说过大话套话,没有讲过高深的人生哲理,他告诉我们的道理看起来都很浅显平常,可是做起来并不容易。爱你的家庭。爱你的孩子。善待父母,不要冷言冷语。和同学做一辈子姐妹。这都是做人的根本,扪心自问,我们能做多少呢?

后辈学弟牛伟旗在微信里告诉我一件往事。 1970年的一天,赵老师带他一块去做家访,回来时天色已晚,老师带他回了自己家。正值晚饭时间,赵老师对正在过道上挑火做饭的师母(师大一附中数学老师)说,烙几张饼吧。师母见到赵老师身后的牛伟旗微微一笑,没有言声立即去屋里舀了几勺面做饭去了。赵老师的儿子赵伟和他是同年级学生,见他来了很高兴,打了招呼继续低头写作业,书桌也是饭桌 。牛伟旗环顾一下屋内真是太挤了,简直无法下脚。老师家当时住在大木仓胡同西口一个大院里,是老师们的宿舍 。赵家住在前后院之间的过道,房间不大,三个儿子挤在一间小房里,几件简单家俱就满满当当了。没有多大一会儿功夫,饭就做好了。老师和师母端着一锅粥和几张葱花饼进了屋,他帮忙赶快收拾好桌子也没客气,和赵伟兄弟们吃了起来,一会儿就把饼吃光了。这一幕情景令他终身难忘。现在吃一顿烙饼不算什么,而在四十多年前那是按人头定量发粮票的,分面票、粗粮两种,白面早吃完了后来就只有吃粗粮的份了。牛伟旗至今想起那天都很惭愧,他知道那天师母一定没吃上烙饼,她把自己那一份让给了他。

赵老师夫妇真正把学生当成了自己的孩子。

而他们的孩子,二儿子赵伟(清华大学电机系教授、博导、党委书记)也在微信里对我谈到了父亲。

赵伟说:文革中父亲被停职审查,天天写检查,天天在学校扫厕所。开始不能回家,后来允许回家了,但每天都回来得很晚,早晨很早又走了。有一次正上中学的哥哥课间上厕所,见到一个学生一边用脚踹父亲,一边辱骂他,心被深深地刺痛。他哥哥当年的学习成绩非常好,排在年级前三名,初中毕业那年,恰逢150中学(文革中取消女校,故改此名。)恢复高中招生,父亲希望他上高中,但他执意不读。赵伟当时就感到,父亲被停职被侮辱, 对哥哥的打击太大了。所以,哥哥初中毕业就当了工人。赵伟还清楚地记得,当父亲的问题结案为一般历史问题那天,他激动的泪流满面,逢人就讲他解放啦!从那天起,他们兄弟三个才敢抬起头走路。铁路工人家庭出身的赵老师,本来属于“根红苗正”,却因少年时和同学们一块加入了三青团(三民主义青年团的简称),不仅让自己,也让全家备受煎熬。

赵伟的中学时代,也是在实验中学渡过的。他记得父亲上物理课时,总是声音洪亮,眉飞色舞,用粉笔一笔画的圆圈非常圆。记得讲到千斤顶时,他以身示范,跷起脚尖伸长身体,仿佛他就是个千斤顶,逗得学生都乐了。他在课堂上总给他们提出各种问题,激发他们的兴趣和思考力。那时候,的确有不少同学喜欢听他讲课。

赵伟还记得父亲除讲授物理课外,还对时事政治和历史很感兴趣。那时,学校的领导举办有关中东战争等问题的时事讲座,都是由父亲在阶梯大教室主讲。

恢复高考后,赵伟考上了清华大学,毕业后留校工作。父亲兢兢业业忠于教职一辈子,就是他的人生榜样。能在年轻学子们成长过程中给他们以点拨和有益影响,难道还有比这更好的职业吗?三十多年过去了,他为自己的职业选择而自豪。

中国人的道德传统里,讲求一日为师,终生为父。赵老师用他父兄般的襟怀、善良的心地、细致的体贴,培育了一代代学生成为善良的人,懂得尊重和自尊,知道爱和给予。这难道不正是为人师表吗?

 

2016918

 

 

 

  评论这张
 
阅读(1447)| 评论(6)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