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望见北山的博客

推开窗户 望见北山 立足锅台 放眼世界

 
 
 

日志

 
 
关于我

冯敬兰,专业主妇,业余作家

冷看功名利禄, 热看柴米油盐。 全职家庭主妇, 爱家坐家写家。

网易考拉推荐

宇锋,说走就走了   

2017-03-01 21:10:13|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真想不到2017年我写的第一篇文章,竟是给宇锋的


2016年最后一天,吴迪电话里告诉我,李宇锋昨晚走了。我说,昨天早晨我还看见他更新微信了呢!怎么说走就走!?

其实过去的一年里一直有李宇锋病情危重的消息,我始终不愿相信,他那么年轻,同样是脊髓病变导致的腰以下截瘫,我记得张海迪成名时说自己只能活到28岁,现在她已年过花甲还生机勃勃呢。有一次我给他发短信问候,他立即从东营打电话过来,非常热情,连说没事儿,待回京后一定见面叙叙。我和刘进去看宇锋的那天,是201681日,天气闷热,他让助手将房间的空调调到很低的温度,我感觉相当地冷。他的手软绵绵地垂在轮椅的把手上,我上去握了一下,心不禁一沉,怎么一点儿肌张力都没有了?莫非他脊髓的病变又往高处蔓延了?我脱口问道:你的病有发展吗?他竟是笑着点了点头,大难临头见怪不怪的表情。

几天来,李宇锋的那个笑脸总是浮现在我眼前。那天为什么不和他多聊聊呢?我和刘进把各自带去的书籍资料送给他,我说我的一篇文章写到你,你的名字是山峰的峰呢,还是金字旁的锋?他说当然是金字旁,学雷锋嘛那一年(指他出生的1963年)。坐了一会儿,眼看快中午了,我俩赶紧告辞。李宇锋不舍地说,就呆这么一会儿啊?还没聊什么呢,你们还有别的事吗?我们说没有什么事,就是怕你累啊。屋里那么冷,也担心他万一感冒了。皮肤对温度的感觉差异,譬如对冷迟钝对热敏感也是脊髓神经病变的一个症状。

真后悔那天为什么不和他多聊聊,一起吃顿饭。宇锋是为了和我们见面,特地从家里赶到秀园的。

也好,毕竟是回到了父亲一手创建的石油城东营市,毕竟是回到了父母的身边。认识李宇锋几年来,凡是打电话找他,大都是在东营的家里,先是在守护母亲,然后母亲去世了。过了两年,父亲也走了。作为孝子,他以病残之躯陪着他们走完人生的最后一程。再过两年,他终于摆脱病痛的长久折磨去找他的双亲了。放下一切,说走就走,好啊,宇锋!

和宇锋虽然只是几面之交,可是在心里我一直觉得他很亲近。我在石油系统工作近30年,而他是老石油的后代,这是天然的渊源。他的父亲李晔作为余秋里的秘书,1958年从部队转业,参加过大庆会战、江汉会战,担任过石油部石油勘探开发研究院、中原油田、胜利油田的领导,一手将胜利油田的总部所在地东营打造成一座繁华的城市。

我在网上寻找李晔的信息,看到了许多真诚怀念这位石油界老领导的文字,譬如:“有李晔,东营才成了地级市,否则可能现在是滨州市的一个区。”“李晔同志是真正的共产党员,一身正气,从不考虑家事,一心为国家为油田为人民着想,为我国的石油事业做出了突出贡献,他表里如一,上下一样,人前人后一样,说的想的做的一样,胸怀坦荡,值得我们学习。”我在李宇锋身上看到的品质和教养,正是来源于这样的父亲。

然而,我认识李宇锋却和石油无关。他是最早关注到师大女附中WG初期 “八五事件”的年轻一辈,他不仅出资、出力,还在喧嚣中做一个诚恳耐心的倾听者。记得有一次他说到王晶垚先生(卞仲耘校长丈夫)来,和他说了一天,累得他在轮椅上实在坐不住了,只好躺着听老人说。宋彬彬因在1966818日给国家主席毛泽东戴袖章一事而成为WG标志性人物,多年来传说不断,20079月因实验中学90年校庆被评为荣誉校友再次被推入舆论旋涡。就在这样的情境下,李宇锋走近宋彬彬,作为倾听者,是多年来第一个获得宋彬彬信任的陌生人,她对这个年轻后辈敞开心扉,讲述了几十年来憋在心里的真实经历。

2005年冬天,徐晓、刘自立、田晓青几个人在北沙滩胜利饭店就女附中WG初期卞仲耘校长之死采访我和许容(我的中学同班同学),比之她们我更熟悉这里,徐晓说,是一个资助她们调查的朋友提供的地方,他父亲以前是胜利油田的领导。

200685日,李宇锋资助的卞仲耘校长诞辰90周年、遇难40周年纪念会在京举行,他是会议的主持人之一。与会者有著名学者和WG研究专家王年一、李普、吴象、谢韬、郑仲兵、周倜、严长俊、何燕凌、田晓青、刘自立、徐晓和女附中老教师林莽(陈洪涛)、1966届在校生叶维丽(美国马萨诸塞州立大学历史教授)、于羚(帮助王晶垚先生整理文革资料),以及卞仲耘校长的丈夫王晶垚先生和子女等。会上放映了胡杰拍摄的纪录片《我虽死去》。

2009年的一天,徐晓带着我到秀园去见李宇锋,我们一起策划了由亲历者、目击者回顾八五事件的座谈会,让宋彬彬第一次公开说出自己的WG经历。那天是2009616日,不同年龄、经历,不同立场、观点的十余人坐在一起,回溯196685日那天及前后,师大女附中校园里发生了什么,也听宋彬彬述说她的WG经历。窗外电闪雷鸣,大雨如注,李宇锋作为东道主,和我一起主持了这个座谈会,还招待了大家的午餐。会后不久,他就把根据录音整理的座谈会七万字的发言稿送到了我们手里。20104月,以WG研究为主旨的网刊《记忆》47期择其精要予以发表,既后来在网上多处转载的“五人谈”版本。同年8月,《炎黄春秋》以《卞仲耘之死的另一种说法》为题,发表了“五人谈”中的“八五事件”叙事部分。

2010112日,网刊《记忆》主编、文化学者吴迪和李宇锋在秀园再次召开编前会,为女附中WG专辑(三)组稿。到会的不仅有女附中老三届校友,还有独立制片人胡杰和青年学者胡泊等。 

李宇锋是石油子弟,文革爆发之际,只是一个蹒跚学步的幼儿,开始记事的年龄,WG疾风暴雨的时期已经过去。他从北京大学中文系毕业时,商品大潮已经开始席卷中国大地。说实话,WG和他本没有什么关系。

李宇锋的可贵就在于,他以病残之躯和半生精力开拓和固守着一片特殊的天地。像他这样投入财力和精力于WG调查与研究的年轻一辈,当今中国又有几人?他是上天派来的吗?只为引导和提醒我们不要忘记,不要放弃。

宇锋,你结束了使命,回到了原来的家园。2017,你不来了,我看见你放下一切的轻松微笑,我看见你自由的灵魂在飞翔。

谢谢你!

 

 

2017110

  评论这张
 
阅读(1216)| 评论(3)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