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望见北山的博客

推开窗户 望见北山 立足锅台 放眼世界

 
 
 

日志

 
 
关于我

冯敬兰,专业主妇,业余作家

冷看功名利禄, 热看柴米油盐。 全职家庭主妇, 爱家坐家写家。

网易考拉推荐

与母亲相遇在瞬间   

2016-10-07 20:32:17|  分类: 生活随想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与母亲相遇在瞬间 - 望见北山 - 望见北山的博客

 


知道这是什么吗?锥子!我要缝个东西,开线了,缝几针就可以继续使用,不然就扔掉买新的。材料又厚又硬,针扎不透。我用锥子先扎眼再穿针,两分钟就搞定 。

看见锥子,想起母亲。一瞬间我与母亲相遇了。

锥子是母亲遗留的。她用这个小小的工具,不知纳过多少鞋底绱过多少鞋帮。光是我女儿幼年时,母亲就给她做了大约三十双鞋,面料有灯芯绒的、花贡缎的,款式有松紧口的、系襻的、骆驼鞍的、五眼的,用途有单的、棉的。还有她的其他孙女外孙女,孙子外孙。甚至左邻右舍,也是有求必应。当然还有她自己的儿女,哪一个不是穿着母亲做的鞋学习走路,磕磕绊绊,长大成人。

不知母亲一生用过多少把锥子?看看这锥子把,母亲包了两种布,一定是先包的那层蓝布磨破了,她又包了一层灰布,灰的也破了,蓝布又露出来。不包布就会硌破手心,对于主妇来说,手是无所不能的工具。锥子柄是拇指食指和中指用力捏住使劲的地方,母亲用晚年的时光,把那短短的一寸磨得溜光雪亮,永不生锈。


母亲过世二十多年来,我没有一天不想她。想起自己和她怎样顶嘴,想起我有了自己的家怎样忽略她,想起她孤寂凄楚的眼神……把我每天的思念写下来,不知是怎样一部厚厚的书。


一代一代,都是这样。还是母亲常说的那句话:你疼你养的,养你的疼你。

  评论这张
 
阅读(1552)| 评论(1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