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望见北山的博客

推开窗户 望见北山 立足锅台 放眼世界

 
 
 

日志

 
 
关于我

冯敬兰,专业主妇,业余作家

冷看功名利禄, 热看柴米油盐。 全职家庭主妇, 爱家坐家写家。

网易考拉推荐

永别了,于劲   

2016-12-25 22:44:07|  分类: 往事记忆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前几天,我在微信里偶然看到一篇文章,乍一看题目《怀念于劲:厄运记录的不只是我们的个人命运》(作者:原志愿军战俘张泽石),不禁大吃一惊,立即上网查询,便看到了这则消息:

【财新网】(驻香港记者 王端)63岁的作家于劲1126日午间在香港玛嘉烈医院病逝。

  于劲是卓有建树的军旅作家,中国作家协会会员。她笔名肖于,浙江人。于劲影响最大的作品之一,是1993年出版的两卷本长篇报告文学《上海:1949大崩溃》。

1986年毕业于解放军艺术学院中文系的于劲,早年曾在江苏农村插队务农,1971年入伍,后成为南京军区专业作家。1972年她开始发表作品。1988年加入中国作家协会。主要著作有长篇纪实文学《厄运》,中篇小说集《绵亘红土地》,中篇小说《安魂》《融雪》《蓝天下,有一辆军列》等。短篇小说《困了,嗑点瓜子》获1982年《青春》文学奖,《绵亘红土地》获1983年《昆仑》优秀作品奖。

于劲是著名作家、纪实文学作品《唐山大地震》作者钱钢的夫人。

真的是你吗于劲?于劲你真的已经和我们天人永隔了吗?!

永别了,于劲 - 望见北山 - 望见北山的博客 


无法接受的噩耗。哀伤之情顿时涌上我的心头,至今仍在心里萦绕。

1989-1991我们一起在鲁迅文学院和北师大联合主办的文艺学研究生班学习,有个学期我和于劲、陈虹(诗人、后与余华结婚)住一间宿舍。毕淑敏不住校,我在哪儿住,哪儿就是她课下闲呆的地方。于劲是现役军人,毕淑敏是转业军人,两人都是女汉子类型,快人快语,朗声大笑,房间里经常很热闹。于劲的朋友很多,王安忆、雷蕾都来看过她,原来她们早就是闺蜜了。

永别了,于劲 - 望见北山 - 望见北山的博客

 

三排右起:4于劲 5本人 6毕淑敏


当时学校联系了一批著名作家作为我们的导师,校方开列了长长一串名单,每个名字都如雷贯耳。何镇邦老师向我推荐的是一位小说戏剧诗歌散文书法绘画样样精粹、声名显赫的老先生,投其门下,倘若我再勤奋一些,不愁不早日扬名立腕。但是,生性散淡、凡事喜欢靠边靠后的我却说“不”。老师问,你想要谁做你的导师?宗璞,我回答。好啊,是你们冯家的姑奶奶。老师笑说。我立即分辩,我可不是要攀高枝儿,实在是喜欢她,喜欢她的文章也喜欢她的沉默。老师说,她的身体很差,家务负担又很重,老爷子已经失明,跟前离不开人的,所以我们没敢请她做研究生导师,我可以和她联系,看她肯不肯。名单上没有宗璞的名字,我为难了学校一把。没想到,宗璞老师慨然应允。立即,于劲和白冰(曾任作家出版社副社长、接力出版社总编辑)也报名参加,与我组成一个小组。因小说《无主题变奏》一举成名的“流浪青年”徐星(作家、独立制片人),这个自动下岗多年,眼神始终迷惘的人,也想投奔宗璞。他说,老冯,你请宗璞做导师真好,我也特喜欢她。非让我跟××,我他妈的就烦他了。学校担心宗璞老师带四个学生负担过重,没有同意。徐星不久就流浪到欧洲去了。我们去拜见宗璞先生那天,何镇邦老师也去了。就在那天,我才知道于劲有一本大书叫《厄运》。

895月的一天,我们参加了天安门广场的一个活动后,我和于劲沿着马路向西走,我母亲的家就在人大会堂西边不远的胡同里。我俩边走边说,遇到了解放军文艺出版社的项小米(作家),三言两语过后,项小米竟和我是一个中学的校友,低我两届的学妹,她姐姐也是我们学校的高年级同学,真是越说越近乎。

诗人叶文福也是我们班的同学,他在8964以后被带走关押很久才放出来。我和于劲、刘亚伟(作家、政论家)悄悄约好去定福庄老叶的家里看他,老叶看到我们特别高兴,以诗人的热情和纯真情怀讲述了很多坐班房的趣事,其实那是一段多么可怕的经历啊。

……几天来,往事的零星细节和于劲的音容笑貌一直浮现在脑海,我知道此生再也不会看见于劲,因为她的灵魂走得太远了。

我在网上书店寻找于劲的代表作品,下单,留作永久纪念。

昨天,快递员送来了我网购的书,于劲的呕心沥血之作《崩溃——上海1949》(中国文史出版社20133月第二版),80万字密密麻麻顶天立地排满650页,以为是盗版呢,扫了条形码,不是。


 永别了,于劲 - 望见北山 - 望见北山的博客

 

这部著作1993年第一版书名为《上海:1949大崩溃》,由解放军出版社发行。如此大的容量换做明星出书,去了书眉页脚,舒朗的页面,稀稀拉拉的文字配上大量明星照,至少可以做四大本。我们的于劲,在她三十多岁的大好年华,却是用笔一横一竖地写了八十余万字,连草稿带誊抄那是翻倍的劳动啊!另外还查阅了120多部书和报章杂志,投入了无法计量的精气神,还不算大海捞针般的辛苦采访。

于劲,请接收我对你的崇高敬意和永久的心疼。


永别了,于劲 - 望见北山 - 望见北山的博客

看这作者简介,减到不能再少的寥寥几行字,连性别都没有,连“美照”都没有!


永别了,于劲 - 望见北山 - 望见北山的博客

看这封底无需名人喝彩帮腔的内容介绍,就知道这个特立独行的女作家有着怎样的自信和磊落的胸怀。

 

于劲早期的长篇报告文学《厄运》(1988年江苏文艺出版社),可以说是关于朝鲜战争中志愿军战俘问题研究的破冰之作,而在采访之初她还不到三十岁。她在《中国青年报》198248日版上读到一篇回忆志愿军战俘的文章《他的心永远和祖国人民一起跳动——纪念林学浦烈士牺牲三十周年》,同年十月一日,她再次读到《中国青年报》上同一作者的另一篇回忆文章《济州岛上升起十面五星红旗——纪念志愿军战俘为保卫国旗壮烈牺牲三十周年》,文章披露的内容震撼了她,她专门跑到中国青年报社去打听作者的情况和住址,登门拜访。于是,张泽石成为于劲第一个采访的归国后遭受厄运的原志愿军战俘。


永别了,于劲 - 望见北山 - 望见北山的博客

《厄运》的封面和封底,可惜买不到这部书

永别了,于劲 - 望见北山 - 望见北山的博客 


张泽石先生在《怀念于劲:厄运记录的不只是我们的个人命运》一文中回溯了当年与于劲第一次见面的情景:

其实那天你对我说的话比我对你说的要多得多。……看着你那温暖的笑容和真挚的眼神我被深深打动了。几十年来我接受了多少冷漠、鄙视的眼色啊。我于是向你打开了自己的心扉……

随后,你带着笔记本、录音机和我抄写给你的难友通讯录,先去了四川、山西、河南、辽宁这些难友较多的省份;你独自坐火车、长途汽车、马车,甚至徒步爬山进窑洞去寻找当时还幸存的志愿军被俘归来人员。你着重询问大家入朝后激烈战斗的经历、不幸被俘的经过、以及在战俘营为了回归祖国跟美军和叛徒进行的艰巨斗争;你特别仔细地追问了我们归国后所受的委屈和苦难。

你跋涉了上万里路,采访了数百名受难者。

张泽石先生的深情回忆,让我也热泪盈眶,眼前浮现出那个直率坦诚、笑声朗朗的女兵,那个从不炫耀、谈吐睿智的于劲。她用五年的时间,拼上青春的力量为我们挖掘出一段被深埋的历史,让那些惨遭厄运的人终于有一个堂堂正正辩白的机会。

有读者说:读《厄运》需要勇气和一颗沉着的心灵。它把人类的痛苦展示的如此奇异甚至辉煌。把人类所能够有的生命力推到了极致,使之放射出几乎不能对视的光华。这后面隐藏了什么呢?就是对人类自身深沉的忧虑和焦灼的爱。

永别了,于劲!你将因《厄运》而永生。

明天是你去世一个月的日子,作为同学,我用这些文字表达对你的敬意和怀念,不准确之处,请你原谅!

  评论这张
 
阅读(2203)| 评论(2)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