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望见北山的博客

推开窗户 望见北山 立足锅台 放眼世界

 
 
 

日志

 
 
关于我

冯敬兰,专业主妇,业余作家

冷看功名利禄, 热看柴米油盐。 全职家庭主妇, 爱家坐家写家。

网易考拉推荐

花市哪里去了   

2016-12-03 21:42:47|  分类: 往事记忆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花市哪里去了 - 望见北山 - 望见北山的博客

 老北京没了,老北京人也四散了。好容易逮着一个在微信里说北京话道北京事儿的,是我的同事、朋友兼小区邻居张平先生,一次碰见他,说写了一篇花市的文章,回头微信转来让我看看。

为了文章的配图,我想在网上找一张崇文区花市大街的老照片,嗨!不是卖鲜花的店铺,就是卖灌肠的大爷。花市,不是卖花的店铺噢!老北京人都知道花市是卖布的地方,起码在“市场经济”以前。

花市真的和崇文区一样,已经消失了!



 

       留在记忆中的花市——张平

 

 关于花市的记忆常常会浮现在眼前,历久弥新。小时候,应该是很小的时候吧,因为现在回想起来,只能想起一些片段,那些细节都已经模糊不清了。

 我第一次被丢就发生在花市,也是唯一的一次。记得是妈妈带我去花市买布,就在电影院西侧不远有家布店,老式的门脸,里面似乎还很宽敞,但光线并不太好,阳光只能照到门口不大的一小块地方,屋里反倒显得幽暗起来。柜台和贴墙整齐地摆满了布匹,妈妈挑选着需要的棉布,我牵着妈妈的衣后襟,百无聊赖看着店外过往的行人。我的小胳膊举的有些累了,就放下手背靠着妈妈,心想,妈妈买完东西,只要一动我就能知道,该不会有问题的。问题恰恰出在这里。过了好长时间,我都不耐烦了就回身抬头一看,居然把我吓坏了,妈妈不见了,我竟靠着个不认识的男人。后来的事情,我就记不住了,哭没哭也想不起来了,只知道接我回去的叔叔逢人就说,这小子真行,谁也领不走,就在布店门口站着。至今我也没弄明白,我怎么就被丢了呢?不过布店门口那一小片阳光却是没能忘记,似乎它在我心里越来越温馨起来。

你知道孙敬修吗?他可是妈妈的小学老师呢。每当收音机里小喇叭开始广播了,我们一家人都趴在收音机旁,听孙敬修爷爷讲故事,他那磁性的声音,娓娓道来的故事,让我神往。为了满足我的好奇,妈妈决定带我去见孙敬修先生。在羊市口教堂旁一条通往小学的胡同口,我见到了清癯俊秀的孙敬修先生,但我怎么也无法和爷爷联系起来,他看上去,好像比我爸爸还年轻,于是我就有了畏惧感,躲在妈妈背后再不敢出声。现在想来倒有些后悔了,我说话的语气语调那股子慢吞吞的劲儿,有点像孙先生,但要是那次贴上孙先生,得到他说话引人入胜的真传,大概今天就没赵忠祥什么事了。

妈妈年轻时身体弱,有时会去花市抓药。花市有北京的两大药铺——千芝堂和万全堂(不知我是不是记混了,现在那里有个同仁堂,所以我有些不敢确定是万全堂),好像妈妈更偏爱千芝堂,千芝堂比万全堂古味,八仙桌,号脉枕,笔砚,桌侧是戴圆镜片眼镜、留山羊胡子、穿长大褂的坐堂医生。厅内很安静,如果你不去打问,坐堂医生眼皮都不抬,肯定医术高超,绝不轻易献媚患者骗钱的那种。

要是爸爸带我去花市 ,偶尔也会到茶馆,附庸一下风雅。红光照相馆南边有几家茶馆,文化大革命前还算得上热闹。每家茶馆都有一张说书唱大鼓的桌子,所以屋里面显得很局促,可听书的人似乎并不在意,喝茶、抽烟、嗑瓜子,个个兴高采烈。我是受不了这乌烟瘴气,尤其说书人假模假样,虚张声势,觉得特别可笑,而大人们还有叫好的,我真不懂。茶馆里也有吸引我的地方,遛鸟回来听书的人把鸟笼挂在外面的树上,由此,我认识了八哥、蓝点颏、红点颏,蜡嘴子、黄雀,听他们娇脆鸣啭,好舒服。

爷爷家住在枣子胡同 ,时不时,奶奶就叫我爸送我过去住上几天。爸爸骑自行车驮着我,走上堂子、下国鑑,是到爷爷家最近的路,后来熟了,不用爸爸领,我自己也能找到了。大姑一家和老叔与爷爷住一个院,但除了我之外,表哥、表弟、表妹,谁也不敢进爷爷的房间。爷爷相当严肃,不苟言笑,虽说我是奶奶的掌上明珠,可我还是怕爷爷,更愿意跟表哥出去到小市口买个菜什么的。奶奶吃斋念佛,虔诚的很。二月二,东便门蟠桃宫庙会,天不亮奶奶就带我赶庙会去。记得走的是小市口到后河沿,还要绕好大的弯子才能到,我真佩服奶奶,一双小脚走这么远路都不喊累。到了庙里,奶奶拜的什么神,我没明白,但嘴里叨叨咕咕似乎就和我有关了,因为第二年,又拉着我去还愿,如果跟我没关系,凭什么非得带我披星戴月烧头香呢?别的我没记住,每次从庙会回来,为奖励我,奶奶特意作的春饼的味道,是我今生吃过的春饼中最美的,后来几十年我跑遍四九城,再也寻不到这个味道了。

慢慢大了,在一股浪潮中,我去了农村,集体户里有三个同学家在花市附近,猴屁家在上几条,菜驴家在木厂胡同把口,小人家在在茶食胡同一出口,回家探亲时我都去过。

20多年后,我回到北京,花市没了,那布店、药铺、茶馆没了,那青砖灰瓦的爷爷家、我家、同学家没了,我的童年,只能留在我的记忆里。

  评论这张
 
阅读(1311)| 评论(2)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