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望见北山的博客

推开窗户 望见北山 立足锅台 放眼世界

 
 
 

日志

 
 
关于我

冯敬兰,专业主妇,业余作家

冷看功名利禄, 热看柴米油盐。 全职家庭主妇, 爱家坐家写家。

网易考拉推荐

这辈子和书的纠结之一——借书  

2012-07-17 12:37:10|  分类: 生活随想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这辈子和书的纠结之一:借书 

这辈子和书的纠结 - 望见北山 - 望见北山的博客

 春天搬家那会儿,最烦恼的活儿就是整理书了,送走了一堆,仍旧装了几十个纸箱。每一本都带着岁月的风尘,擦也不是扫也不是,人弄得灰头土脸,气管里痒痒挠不着,一会一会洗手,十指全是倒刺儿。那些32开本的书,都是80年代买的,纸变黄了,书变厚了,每一本都有点浮肿似的,鼓鼓囊囊。我抚摸着年老色衰的它们,往事会扑面而来。那些16开本的大书,是近十年买来的,版式设计讲究,纸张韧性好,书皮一本比一本透着富贵。收拾它们,等于重新发现它们。许多书买来塞进书柜,如同打入冷宫,几乎从来没有被翻过,纯粹成了摆设。一边整理,一边感叹,买书成了我的恶习之一。

其实,我这辈子看的大部分书都是借来的。

 

我女儿8岁那年暑假囫囵吞枣地通读了《红楼梦》,她告诉我晴雯戴的耳坠不对称,贾宝玉和秦钟是同性恋,让我现在想起来仍旧很吃惊,因为我不了解一个8岁的孩子内心世界有多大!而我在11岁以前,唯一的课外读物是班里的《中国少年报》,每星期来一张,2分钱的定价。造成两代人差距的原因其实很简单,我小时候家里没有书,而女儿开蒙后,家里已经有了许多书。

11岁那年秋季开学,我从东城根的大牌坊小学转学到人大会堂西边的绒线小学读五年级。有一次同学玲玲带我去她家玩,她问我想不想看书,我有点害羞地点点头,在那天以前我从来没有读过课本以外的书。她问我想看什么书?我说什么都行。玲玲去一个房间找书,让我坐在沙发上等。平生第一次坐沙发,吓我一跳,宽大松软的沙发让我陷进去又弹起来,世上还有这样奇特的板凳!玲玲家很大,高台阶、大门洞,大院子青砖铺地,树荫下,花池里盛开着美人蕉和各种好看的花。四面房子都带回廊,下雨也可以在外面玩。正房全是明晃晃的玻璃窗,不像我家窗户是纸糊的。进门就是大客厅,铺着厚实的地毯,两边各有卧房。我坐进沙发连大气都不敢出,一个穷孩子完全被这里的气势镇住了。玲玲从一个房间出来,捧了一摞书给我看,我挑了一本《林海雪原》。从此,玲玲就成了我的图书馆。平时我俩把书带到学校交换,寒暑假我去她家一还一借,有时拿两本。常去她家,按门铃也不局促了,门房的大爷也认识我了,坐沙发也不忐忑了。我看书一下子就上了瘾,走路看、坐车看、躺着看、蹲坑看,几天一本。我看了她家那么多书,《青春之歌》、《敌后武工队》、《红日》、《红岩》、《战斗的青春》、《平原枪声》、《保卫延安》《战火中的青春》、《碧海丹心》、《野火春风斗古城》、《铁道游击队》等等,让我小小少年的心,与书中那些革命的主人公同呼吸共命运,久久不能释怀。一直到小学毕业时,才从老师那里得知,玲玲的父亲是副市长。后来我就读的中学有了更多来自高干家庭的同学,可是像玲玲那样质朴善良、平等待人、不事声张的还真不多。谢谢玲玲,让我在11岁到13岁迅速完成了文学的启蒙、革命的启蒙。

上中学后,学校的图书馆在后操场一个安静的平房小院里,借书的人并不多。我经常放学后去那里,一来二去,和老师就混熟了,她总让我自己进去挑,有时还让我一下拿走两本。我也不再光看革命小说了,不少很小资的小说也一本一本地读。譬如冯德英的《苦菜花》很革命,但是他的《迎春花》就写了小混混、二流子和更复杂的人物。巴金的激流三部曲(《家》《春》《秋》)、欧阳山的《苦斗》、《三家巷》,主人公都是少爷小姐,是典型的小资。周而复的《上海的早晨》更是写了资本家和姨太太的故事。还有司马文森的《风雨桐江》,忘了我当时为什么特别不喜欢。因为课文里有“梁生宝买稻种”,我便读了柳青的《创业史》。《雁飞塞北》和《军队的女儿》是写军垦战士的,主人公理想的飞扬奠定了我在1968年上山下乡奔赴北大荒军垦农场的思想基础。我非常喜欢浩然的《艳阳天》,觉得他笔下的地主马小辫、富农六指马斋、富裕中农弯弯绕和马大炮、中农焦振茂兄弟、贫农萧老汉等,个个活灵活现各有不同,老地主把村支书萧长春的儿子小石头推下了悬崖,是上卷的结束。因为关心萧长春和焦淑红的爱情是否结果,我一直期待着下卷,可是,直到文革开始,《艳阳天》的下卷仍未出版。等到浩然再写了《金光大道》,我对他的小说已经没有兴趣了。初中三年,不仅看中国小说,也看了不少苏联小说,高尔基的人生三部曲和《钢铁是怎样炼成的》、《青年近卫军》、《海鸥》、《卓娅和舒拉的故事》等等是必看的。大部头的《马克思传》(梅林著)让我读的时间最长,抄了许多喜欢的段落,譬如青年卡尔一天夜里去酒馆,与劳力者、下等人海聊的场面,如同电影蒙太奇,人物的形象、性格、语气跃然眼前。燕妮和卡尔的爱情也让人着迷。

1966年6月,文革爆发。学校成了培养修正主义苗子的典型,校领导成了黑帮,老师们成了资产阶级知识分子,我读过的书们成了“封资修”。图书馆关门了,一直到两年后我们上山下乡,也没有开门。

从11岁到16岁,我不知借过多少书。后来的人生中,我很少借书看了。

谢谢玲玲,谢谢母校图书馆的老师。你们让我成了一个爱看书的人,并把这个嗜好坚持了许多年。

  评论这张
 
阅读(1281)| 评论(4)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