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望见北山的博客

推开窗户 望见北山 立足锅台 放眼世界

 
 
 

日志

 
 
关于我

冯敬兰,专业主妇,业余作家

冷看功名利禄, 热看柴米油盐。 全职家庭主妇, 爱家坐家写家。

网易考拉推荐

黑二省的北京人  

2012-04-19 12:12:10|  分类: 生活随想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黑二省的北京人 - 望见北山 - 望见北山的博客

七年前,我家初搬天通苑时,到处都能听到东北那嘎达的口音,具体点说就是黑龙江口音。我当年下乡北大荒十年,能准确地分辨出东北口音的黑龙江一支来。来自哈尔滨的开发商田、佟夫妇,取他们姓氏的谐音,把这个面积数百万平米的巨大居民区命名为天通苑,天通苑分东西南北中几个区块。几年前,我曾在博客《我家住在黑二省》里,戏称天通苑是“黑龙江二省”。我写道:“这个小区建筑面积900万平米,号称亚洲最大居民区,盖过了望京小区。如果说望京是韩国人聚集的地方,那这里就是黑龙江移民集中居住的小区。因为开发商是黑龙江人,物业公司的员工也大部是黑龙江人。连卖熟食、馒头、豆腐、菜果的小商贩,也操着东北口音,高声大嗓,大大咧咧。小区里不知居住了多少黑龙江居民,反正一出门,灌进耳朵里的,多是我特别熟悉的那嘎达的口音。因拆迁搬到这个小区的老北京人,肯定不少,但是他们在哪里呢?也许只有在清晨的运动场里,能够看见他们舒缓的太极身影。住在北京城里的老北京人,随着胡同的消失,就这样渐渐散落在当今不可阻挡的移民潮里了。”

十多年前,北京人普遍认为天通苑偏僻路远交通不便,又是经适房,是穷人住的地方。等到他们发现这里的房子不仅户型好,面积大,南北通透,而且价格便宜,社区完善,大型商场、超市扎堆,几十条公交线路和地铁5号线组成了四通八达的交通网络,天通苑已经成为北京最大的移民区。

当然,即便是黑二省,也在北京的地界里,怎么说北京户籍的居民也是多数。我家虽然离开了那里,想起北京人和北京人的事,我禁不住就想乐。先说一事儿,再说俩人儿。

有天傍晚,我在家里听到了悠扬的唢呐声,趴在窗口寻找声源。老公说,甭看,准是那事儿。他说的那事您明白吧?我好奇,借着下楼打酱油去看个究竟。还真是“那事”,一68岁老太太昨天还和邻居打麻将呢,今早就“走”了。四个女儿,没儿子。在楼前的一块空地已经围了一大圈子人,几个乐师亮在桌上的唢呐、笙、二胡、镲一看都是高档乐器,音响设备也极好。听主持人介绍,演奏员都是空政、海政等部队文工团的著名演员,难怪几样乐器的和声如此悠扬高远,令人荡气回肠呢!法事是晚七点正式开始的。先是吹奏乐,然后是女声独唱。每位唱三首,然后是点歌、点折子戏,多是关于母亲、亲情的曲目。女演员唱得也极好,声音清脆甜美,唱到悲处也是大放悲声,让人动容。没唱完一曲,全场齐声叫好,甲方就把百元现钞当场拍出。观众已是里三层外三层,水泄不通,颇似央视同一首歌的现场。临近十点,演唱才告一段落。接着,几位男性乐师披上了暗红袈裟,随主人上楼了。我问旁边一中年妇女,老太太停在家里呢?不介,她说,哪能搁家里啊?医院呗。不一会儿,楼上的人们鱼贯而下,或互相搀扶或独立行走。不知从哪儿弄出了许多高大的纸牛、纸马、纸轿车纸电视纸冰箱等物,有人提着满桶的纸折金元宝,浩浩荡荡的队伍出发了。每隔50米,就烧一堆纸和金元宝。看热闹的人都在变道上走。我对那个中年妇女说:我第一次看见这么隆重的丧事。她不屑地撇撇嘴说:这算啥呀?我们村办丧事比办喜事还热闹呢!

A是个身板结实的高个子老太太,其实也不算老。天天牵着一大一小俩狗出来。大的是“古牧”,古老牧羊犬,个头不小,没有尾巴,黑白两色,乌突突的,毛很厚实,像毡子一样一把抓不透。小的是花狗,大眼睛,白底黄花。老太太遛狗时还挎个大口袋,挨个儿扒垃圾桶,不放过一样有用的东西。有一次几个老头老太太站一堆儿聊,聊也是聊自家的狗。A说她家的狗,“古牧”是6100块买来的,9岁;小花是她退休时朋友送的,今年7岁了。我冒昧地问:您有六十?她笑答:62,属兔的。我又问,你退休前在哪儿工作呀?她说在哪哪。我想,55岁退休,应该是干部呢,能掏6100买名犬,为什么老扒垃圾桶呀?再聊,她说她是那所中学的68届初中生,去内蒙插队,几年后招工,有一儿一女,和内蒙籍的转业兵对调回的北京。都是知青,我立即觉得近了许多,干脆直截了当地问她为什么老捡垃圾,多脏啊!她笑笑(牙齿白而齐,不是假牙),说,闲着也是闲着,拣点是点。我说,我要搬家了,旧报纸、塑料桶、旧衣物多的是,你去拿吧。她爽快答应,把狗送回家,就拉着小车来了。她家与我家斜对面,她指着她家的窗户位置,告诉我,房子150平米,老婆婆住阳面最大的一间,儿子夫妇住小点的“次卧”,她和老公住阴面最小的那间。就这么几句话,我就认定她是个好人。我家最大的一间是21平米,最小一间(书房)才10平米。她把舒心的房间让给婆婆和儿子,老两口这么委屈自己,让我很感动。她说,本来是老婆婆捡垃圾,我有时帮她,这两年老婆婆干不动了,八十多了,我就接了下来。其实不缺钱,成了毛病。家人也反对,我也老说不捡了不捡了,可是成瘾,管不住自己,一到垃圾桶跟前,就想探头看看。她一边说一边自然地笑着。她一共来拉过三次,笑着说,听您的,以后再不捡了。不过,搬家的前个早晨,我从窗户望下去,又看见她在扒垃圾桶。现在我明白天通苑一些衣冠整齐的老人为什么一手牵着名犬一手老扒垃圾桶了。

S是我们小区养狗的名人,因为她每天两次,放养一群。起初只是养了一只斑点,因为心软,经不住劝,又收养了两只雪纳瑞,一只小土狗,再后来又捡了一只,捡来的初做狗母,就生了6个。嗨!一把没看住就怀上了,也他妈不知谁是爹?她说话总是骂骂咧咧,但是一听她说话就知道这人直爽痛快热心肠。6只小狗很快长大,她不舍得送人,连它们的前辈一共11只。S买了地下室,专门养狗,也收养过流浪猫。我们家不缺钱!我们家有的是钱!这是她的口头禅。每天清晨和傍晚(有时半夜)都能看见“老同志”斑点领着一群小狗在楼前楼后的草丛或树间出没。“杰瑞——珍妮——汤姆——”,她悠扬的声音随后传来。起的全是洋名,我说,叫妞子石头柱子多好啊!她说不介,我们这名儿多好听啊!小区里有个租房客养了一只卷毛的小串儿,眼睛被别的小狗咬伤了,他就把小狗赶出了家门。可怜的小白狗吊着一只红肿的眼睛,楼前楼后地踯躅,几天功夫就成了脏兮兮的小灰狗,样子特别可怜。谁知道了都谴责遗弃她的主人,只有S抱着小狗去治好了眼睛,又给小狗做了绝育手术,然后送还到那家。她大着嗓门说:“我看丫的再敢扔!”这个有钱的S一点儿不像有钱人的样子,每天穿的邋里邋遢,两只粗糙的手上净是裂口,一手拿根小棍,一手提个布兜,里面是小狗喝的水,一捆旧报纸。她看见谁家的狗把屎拉在广场上马路上,就用报纸捡起来,放到垃圾桶。第一次看见我家捡的小狗奔奔儿,就热心地告诉我,多大了去打防疫针,那家医院技术好,那家是混世的,千万别上当。给小狗洗澡一定要吹干,不然它会得皮肤病。不要给它鸡骨头,会卡嗓子,等等,能想到的全嘱咐到了。

如今,我已经不在那里住了,可是那些土著北京人和他们的故事,会让我常常想起。想起他们,心里很热。

  评论这张
 
阅读(37956)| 评论(45)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