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望见北山的博客

推开窗户 望见北山 立足锅台 放眼世界

 
 
 

日志

 
 
关于我

冯敬兰,专业主妇,业余作家

冷看功名利禄, 热看柴米油盐。 全职家庭主妇, 爱家坐家写家。

网易考拉推荐

与万千生命的对视  

2011-09-15 16:12:34|  分类: 看图说话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早晨,是我心情最好的时候。

六点一过,走出家门。虽然楼前一排垃圾桶发出了腐烂的气味,但是丝毫不坏心情。

第一个遇见的,准是流浪猫小白。小白毛短顺溜,干净利索。不知被谁家遗弃,反正她就是不离开那个单元大门外。夏天那会儿她生了六只小猫咪,被人抱养了四只,剩下两只长得很丑,小三角脸,小眼睛,天天和母亲偎依在一起,通常是呆在路边汽车的发动机盖上。后来,一只小猫不见了,听说是让车压死了。后来,另一只小猫也不见了,听说是掉地下室了。那些天总看见小白孤独地在地下室窗户附近走来走去。现在她的肚子又大了。丧子的悲痛被新生命即将到来的喜悦冲淡了,她又恢复了安详的神态。顺便说一句,小区里喂流浪猫的主妇很多。

与万千生命的对视 - 望见北山 - 望见北山的博客

继续往前走,牵着两只狗的中年妇女出现了。她的狗出身不坏,不知为什么她总是背个大口袋,专门扒垃圾桶。小区里扒垃圾桶的大有人在,印象深刻的真有几位,一位是梳着马尾辫、穿着蓝色大褂的男士,一位是戴着礼帽和眼镜的老先生,看上去斯斯文文,不知为何有这个癖好。遛狗兼拾荒的多是中老年妇女,这不,又有一位。 

与万千生命的对视 - 望见北山 - 望见北山的博客

 小狗是您的吗?是!还是智商第二的贵宾犬呢,绿色网球是它的随身玩具。小狗耐心地看着老奶奶在垃圾桶里翻找。

与万千生命的对视 - 望见北山 - 望见北山的博客

 军工理发——一准儿是全北京营业最早的!天一亮就上岗。

与万千生命的对视 - 望见北山 - 望见北山的博客

 老人要求照个正面的。退伍军人,虚岁77,入朝打过仗,山东莱阳人。每天三点多就醒,天一亮就上工。残疾人、穷人理发不要钱,一般人5块。

“迟浩田、张震是咱老乡,离得不远,迟浩田是招远人。王海知道不?空军大队长后来是空军司令员,也是老乡。当年志愿军48小时从鸭绿江打到三八线,知道不?当时斯大林支援咱们好多米格战斗机,哈尔滨、沈阳、大连、锦州的机场停满了。毛岸英不死,空军还不参战呢。听到毛岸英死了,斯大林都急眼了,空军立即参战,王海是大队长!”老人口才好,滔滔不绝。

与万千生命的对视 - 望见北山 - 望见北山的博客

 从家到这个树林,大约有两公里。晨雾中,这个羊肠小道挺像游击队出没的地方啊!

穿过弯曲的小路,就进入了莽莽苍苍的大树林。空气湿润清新,把两肺涨满。走在林子里,会与万千生命对视,那真是一天里最有意思的时候。迎面碰见的都是熟人了,或慢跑或疾走或散步,打个招呼或点头示意,都会看见善意的笑脸。还有小狗们,在林子里奔跑撒欢,不论个头大小、出身贵贱,谁见了谁都是一样的亲热。流浪狗小黄和小黑,老远看见你,就箭一样窜到你眼前,高高地仰头,只用后腿站立。只要你喂过它们一次,它们就牢牢记住了你的脸。

树林里总是音乐不断。除了老人们唢呐和笙的独奏、协奏,更多的是鸟儿、虫儿的鸣叫。初夏时一只布谷鸟来到林子里,有时在南边叫,有时在北边叫。布谷——布谷,她到处呼唤。可是,从前是庄稼地和村庄的这个地方,20年前就规划为城市避难的“郊野公园”了。后来,布谷鸟就去更加遥远的北方去传播播种的消息了。喜鹊的嗓子有点“左”,叫起来咔嚓嚓的声音并不好听,可是人家成双成对,隐在浓荫里,或是对唱或是聊天,你若嫌弃肯定是出于嫉妒了。叫声动听悦耳的,往往是些小鸟,只闻其声不见其形。

林子里规模最庞大的乐队由知了组成,北京人管它们叫唧鸟不是没有道理。唧鸟的叫声伴随着整个炎热的夏季。唰——,声音从远处排山倒海般席卷而来,淹没了13号线城际列车经过时车轮与钢轨撞击的声响。好像有个乐队指挥似的,蝉鸣说停就停,给你留下了一片耳鸣。

进入中秋了,唧鸟退休了,蛐蛐上岗了。蛐蛐的叫声真是妙不可言,让我无法形容。

与万千生命的对视 - 望见北山 - 望见北山的博客

每天与林子里的无数生命面对,真是神奇的事。

与万千生命的对视 - 望见北山 - 望见北山的博客

蜘蛛让我看到了执著生活、坚持不懈、不怕苦、不知累的诸多品质。看这张网,由多少同心圆组成?从A到B,不是直线而是弧线。不重复,不纠结。这样精美的构思与施工,天下有谁可比?

与万千生命的对视 - 望见北山 - 望见北山的博客

 面对这张美丽的网,只能对蜘蛛行注目礼了。

与万千生命的对视 - 望见北山 - 望见北山的博客

 这张网极大,可惜相机不行,光线也不好,当然最根本的问题是拍摄技术不行。

与万千生命的对视 - 望见北山 - 望见北山的博客

瞧这个,像折叠伞

与万千生命的对视 - 望见北山 - 望见北山的博客

 谁持彩练当空舞?

与万千生命的对视 - 望见北山 - 望见北山的博客

 蜘蛛:巧夺天工,舍我其谁?

与万千生命的对视 - 望见北山 - 望见北山的博客

 因地制宜,像一片棉絮,也是蜘蛛的杰作。

与万千生命的对视 - 望见北山 - 望见北山的博客

 这张图上部的白线,不是电线,是蜘蛛在几棵大柳树之间拉的大网,恢宏巨制,可敬可叹。 

与万千生命的对视 - 望见北山 - 望见北山的博客

 林子里的乔木灌木,种植的花草野生的花草,竞相展示自己的美。深绿和浅绿交错,姹紫嫣红此起彼伏。 

与万千生命的对视 - 望见北山 - 望见北山的博客

 看那横贯画面的白线,仍旧是蜘蛛的作品。

与万千生命的对视 - 望见北山 - 望见北山的博客

 绽放的不是葵花,而是不知名的小花,只有指甲大小。久久端详这完美的结构,我心里充满对大自然的敬畏和感动。

与万千生命的对视 - 望见北山 - 望见北山的博客

 林子里最小的花,黄得透彻,绿得晶莹。

与万千生命的对视 - 望见北山 - 望见北山的博客

初夏我第一次来到树林,看见过一片片齐胸高的枯草,工人们说是二月兰,她们来去匆匆,短暂的生命留下一片金黄。割去二月兰,原地生长出苜蓿,收获了苜蓿,原地生长出狗尾巴草。它们一律齐刷刷地长成青纱帐。最近几天工人们正加紧收割,以迎接干燥的冬季。 林地上一片金黄,草根发出了浓郁的香气。

与万千生命的对视 - 望见北山 - 望见北山的博客

 远看是荷,走近才发现,是看林老人种的南瓜、角瓜,秧子匍匐一片,蔚为壮观。

与万千生命的对视 - 望见北山 - 望见北山的博客

 苜蓿最后的绽放。

与万千生命的对视 - 望见北山 - 望见北山的博客

 齐腰深的“谷子地”。

与万千生命的对视 - 望见北山 - 望见北山的博客

 许多生命就要结束了,不过,它们明年还会发芽、开花,实现它们的生命轮回。

与万千生命的对视 - 望见北山 - 望见北山的博客

 回来的路上,两边摆满了卖菜的摊位。我买菜时看见了这只小狗,跟着主人起早贪黑太辛苦,小家伙就这样睡着了。

与万千生命的对视 - 望见北山 - 望见北山的博客

 走到楼前,小白已经从谁家汽车发动机前盖搬到了谁家空调上,打招呼也不理。虽然没有家,却吃百家饭。随遇而安,需要的不过是一小块栖身的地方。

每天早晨,与万千生命相遇,我惊叹于一朵野花的精致美,沉醉于几声美妙的虫鸣鸟啼,感动于老人和小狗的亲密眼神。生活就是这样,只有发现,才能品味。

  评论这张
 
阅读(2626)| 评论(16)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