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望见北山的博客

推开窗户 望见北山 立足锅台 放眼世界

 
 
 

日志

 
 
关于我

冯敬兰,专业主妇,业余作家

冷看功名利禄, 热看柴米油盐。 全职家庭主妇, 爱家坐家写家。

网易考拉推荐

心怀感念让你更美  

2011-08-22 12:04:08|  分类: 往事记忆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自从网络上开了博客,人人写作的时代就开始了。许多普通人写的文字,因为不涉功利,着实比职业作家硬写出来的文字更质朴、更亲切,更有感人的力量。

我信奉“文如其人”,认为文字对一个人的自我塑造,比什么都更有说服力。俗话说,会说的不如会听的。人的秉性、人品、喜好、修养在其文字中一定能得到全面的展示,就是虚荣心、野心、嫉妒心也同样表露无疑。越想掩饰越会展露。我至今还保留着两位同学几年前偶尔写的博文,犹如保存着她们的香气,有时翻出来读一读,仍旧感受到善良、质朴的力量

一位是我的初中同学王莲英,她写少年时代的往事,娓娓道来,不遗漏一个细节,因为细节里全是她的感念。

1957年9月1日,我背着一个用数十片三角形花布制成的方书包,在妈妈的带领下跨进了阜成门小学的校门,开始了六年的小学生活。刚开始的小学生活对我来说至今历历在目。因为我的爸爸妈妈都没有文化,爸爸的文化水平充其量也就是小学二年级,妈妈是一个纯粹的文盲。我们院儿住的都是老北京,最普通的劳动人民。其他几家的大爷大妈也都不识字,我是这个院子里第一个上学的孩子。上小学之前街道开办幼儿园,我上了两个月,在那里也没学着什么东西,只记得天天画水碗。入学前学校进行了测试,老师拿出领袖的照片让我辨认,我只认识毛主席,简单的算术题答不对,对拼音更是一窍不通。语文课一开始是学笔顺,老师留作业让写一篇“、”,我笔笔往左点,写了满满的一页,结果我得了2分!算术课学阿拉伯数字,回家写作业时,爸爸看我写了擦,擦了写的,就来教我。他教我写的是大挂钟上的罗马字,不是老师教的,我急得直哭,作业本多次被眼泪浸湿。刚入学的一个多月,我记不清流过多少眼泪,爸爸妈妈也干着急。我们班有个女生叫王惠芬,是留级分到我们班的。因为我们学校非常小,只有两个四合院,只能实行半日制,其余半天老师把我们分成家庭学习小组。正巧王惠芬和我分在一个小组,放学后常常在我家写作业。她毕竟学过一年,总是不厌其烦、一笔一划地教我写,帮我入了门,后来我接连得了好几个5分,才有了自信心。

我从小要强,脑子不算聪明,但是很刻苦。就是凭着这种精神,上课时我认真听老师讲课,放学后虚心向同学们请教,每天学的知识反复写、反复念,几个月后,学习成绩竟一跃成为班里的前几名!从此,我学习的兴趣越来越高,并经常得到老师的表扬。课堂上我能准确回答老师提出的各种问题,在家庭学习小组里,我每天第一个写完作业,然后再帮助其他同学,作业天天都能得5分。小学六年里,我从未缺过一天勤,生怕落下一堂课。有一次发高烧仍坚持去上学。放学回家的路本应用7、8分钟时间,而我却一步一步挪了半个多小时。二年级的“六一”儿童节那天我光荣的加入了少先队,戴上了鲜艳的红领巾,并当上了中队委。从四年级到六年级一直是大队委(长),1963年夏天我以优异的成绩考上了北京师大女附中。当时我是我们学校连续三、四届毕业生唯一考上女附中的学生。

王莲英曾经住过的地方

在这里,我要感谢三个人:第一个人是我一年级至三年级的班主任——杨光熙老师。杨老师是1958年北京市劳动模范,她就像慈母一样,平易近人,和蔼可亲,我们这群不懂事的孩子,在她的培养教育下,不仅学到了文化知识,更学到了许多做人的道理。她是我的第一任恩师。第二个人是我的同学王惠芬,如果没有她的帮助,我的学习肯定不会那样快的入门,她是我永远不能忘记的同学和朋友。第三个人就是我的妈妈,1960年爸爸因患肺结核病左侧肺叶全部切除,住院、病休期间向单位借了好多债,家庭生活非常困难。我六年级毕业时,爸爸提出让我到他单位去学徒,妈妈坚决不同意,坚持让我考中学。现在回想起来,如果我真的去了爸爸单位当小学徒,我的人生就是另外一种了。

家庭的贫困,生活的艰难,也许让今天的孩子觉得丢脸,自卑,而怨恨父母,怨恨社会。王莲英在小小的年纪却懂得了体恤大人,感念同学,因而更加发愤。王连英是我们当年一起下乡到北大荒的同校119位同学中最后回到北京的,没有上大学,没有可以借助的人,从郊区农村信用社的储蓄员开始做起,最终成为某国有银行北京市分行的财务处长。我总是被她的质朴打动。质朴就是实事求是,有一说一,有二说二;质朴包含了自信,所以不装蒜,不矫情;质朴和善良不能分离,质朴的人也是善良的人,质朴的心也是感恩的心。

 

我的学姐邢淑燕,是在北大荒与我睡在一条大炕上的66届高中生。她到连队不久,就被分配到机务排当农具手,机组的车长闫振营是山东支边青年,对分配来的知青既是师傅又是兄长,处处给予呵护。2006年邢淑燕回北大荒852农场看望老车长闫,才知道他已全家回了山东老家。

邢淑燕在博客里写道:回想当年来到北大荒,我在农工排只干了三个月,就被调到机务排426车组,在闫师傅手下干了三年。他手把手地教我学技术,关心我,爱护我。遇到重活、脏活、难活,他都是干在前面。忘不了,人工割大豆,老车长看我跟不上,总是默默地一段一段代我割;忘不了,夏日夜间犁地,老车长总是自己开车,照顾我坐在副座上打磕睡;忘不了,拖拉机误车时,老车长总是第一个跳到淤泥中摘钩……他虽然话不多,但工作中不管遇到什么问题,他都能拿出办法来,跟他干活心里特别踏实。他,可以说是山东支边青年的杰出代表。我们连里的山东支边青年虽然只年长我们八、九岁,却处处像兄长一样,精心地呵护着我们。年青时不懂表达,连一个“谢”字也不曾说过。转眼间近四十年过去了,我一直没去看望过他。当年经常与我一同出车的老职工张继茂已经去世了,于是我就想,我一定要把我的敬佩、感激之情表达出来,不能留下终生的遗憾。

于是,邢淑燕约了几个同伴,专程去了山东招远看望回乡的老职工。看到老车长平和、安稳的生活,她一颗牵挂的心总算放下来了。最重要的是,她终于当面说出自己心中的感激,实现了多年的夙愿,内心得到一种满足。

 学姐邢淑燕(右)和当年的师傅们

我在这里说的是朋友感念别人的事。感动我的,却是她俩时常怀有的感念之心。这种质朴的情怀,让我觉得她们更美。

人生的道路是漫长的,在风风雨雨的来路上,有谁未曾接受过别人的帮助和恩惠?小到给你递上一碗水,大到帮你指明前进的方向。年轻时跑得快,对身边的景致可能不察,对得到的帮助可能忽略,血气方刚的心虽脆弱却不柔软。当我们有了足够的阅历,回望来路时,蓦然发现自己的人生每一程每一站,都有过帮助过自己的人。他们的笑脸、声音依旧,变了的只是我们自己。

  评论这张
 
阅读(2342)| 评论(8)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