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望见北山的博客

推开窗户 望见北山 立足锅台 放眼世界

 
 
 

日志

 
 
关于我

冯敬兰,专业主妇,业余作家

冷看功名利禄, 热看柴米油盐。 全职家庭主妇, 爱家坐家写家。

网易考拉推荐

地球上的“火星”  

2011-08-02 10:21:50|  分类: 旅行笔记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如今,周游世界的中国人很多,但去过柴达木盆地的人却不多,除了在那里工作的石油工人。而柴达木腹地,根本就是绝境,是地球上的“火星”,任何个人一旦陷入其中,必死无疑。)

(接昨)亿万年前的喜马拉雅造山运动该是何等的气魄!它怎就把一片汪洋抖落了个干净?无法想象这里曾经是美丽辽阔的海洋。如果没有海,没有无数的海洋生命,哪里会有石油?我们常说,地球是人类的母亲,你可曾想到母亲生育的痛苦?在经历了史无前例的巨大阵痛以后,母亲娩出了喜马拉雅、昆仑、唐古拉、阿尔金、祁连等数十个儿子,它们顶天立地,无可超越,除非它们自己继续长高。亿万年来,它们比肩而立,沉默不语,因为它们本身就是力量,就是永恒。它们很清楚,自从有了它们,就不会再有英雄。 

此刻,祁连山和阿尔金山在我们身后渐渐隐没成一条灰色的曲线,而在正前方,昆仑山已经依稀可见了,它与天一色,呈现透明的淡蓝。

车向着柴达木腹地疾驶,天上没有飞鸟,地上没有路人,一条道,任我们跑到黑。

这就是我多年向往的柴达木吗?

毫无疑问,大海消退以后,风就是这里惟一的主人了。风无处不在。风要怎样就怎样。

那远远看去又是赭红又是土黄又是暗棕、层层叠叠错落有致的是古城堡吗?它为什么遗世独立?是谁造就了它又遗弃了它?

 

原来,这就是著名的雅丹地貌。是风,把大山雕成古堡、宫殿、会堂,雕成楼阁、亭榭、雉堞,还不够,还有教堂、广场、车道。这个艺术大师!它完成了这些杰作,就恣意在城里游荡,像个坏孩子似的做出各种声响。风点燃了万家灯火,因此你一准能听到城堡里居民的笑声歌声,还有窃窃私语。风请来了千军万马,攻方和守方厮杀声常常惊天动地。风有时什么都不做,只是游手好闲地在城里闲逛,还打着各种频率的呼哨。

风离开城堡就去沙漠里打滚。风把沙漠玩于股掌之中。风让沙漠是山,它们就是最美丽最变幻不定的山;风让沙漠是水,它们就是最温柔最潋滟的一片湖水。大约在昨天,风把一座沙丘搬到了路边,还让流沙掩埋了一段路面。今天路过这里,我们的汽车不得不轰大了油门,在绵软的细沙里做嗡嗡猛跑状。

但是,沙漠在不经意中突然退去,眼前是一马平川的干燥原野。阳光下亮晶晶的是裸露的云母片,白花花的是芒硝。这是让视觉麻痹的一段旅程,我忽然明白了为什么在这块土地上车祸是那样难以躲避。

许久,才有新的风景出现。铺展开的是望不到头的黑土地,好像五铧犁刚刚翻过。“咦!这里也有我们北大荒的黑土地!”我说。北大荒于我,就像柴达木于肖复华,永远是“我们的”。“哪里?那是盐泽,就是盐湖。”答话的是司机马师傅,一个四川籍的柴达木人。

不见洁白如银,怎说是盐?没有水波浩荡,哪里有湖?

像不像五铧犁刚刚翻过?实际上,地表特别硬,如果你想一脚跺碎那些凸凹,疼的只有脚。

马师傅说,青海的盐湖多得很!柴达木,在蒙语里就是盐泽。好辽阔的盐泽!

老马索性把车靠在路旁,让大家下去看“盐湖”。世上竟有这样硬、这样干的湖,竟有这样黑、这样脏的盐。毕竟不白叫湖,原来真的有水。一个小小的池塘或说是一眼超大的“井”,洞开在黑地上,引起了大家的好奇。嘿!你别看小,卡车照样掉下去。马师傅告诉我们,哪年哪月谁谁开着“解放”一头栽了进去;哪年哪月谁谁开着“东风”掉了进去,车斗里几个民工一看不好,赶紧往外跳,司机卡在驾驶楼里,没出来。我们小心翼翼地探出身子,果然触目惊心。平地里兀然出现这么一个水坑,真有点儿猝不及防。谁能想到它有几百米深?马师傅说有人探过,三百米还不到底。这直径不到一丈长的水池(或塘、井、坑),周边一圈儿套一圈儿洁白的结晶盐,蔚蓝色的湖水很黏稠,一块土坷垃扔下去,连个水花都不起,颤颤悠悠犹犹豫豫往下落,视线一直跟踪着它许久。亿万年以前的大海原来藏在这儿!远处,在视野里,我们看见了另外的“水井”。它们星星点点,分明是大海的眼睛,在越来越少的机会里,顽强地凝视着天空。

后来的几天里,我们在西部又看见了尕斯库勒湖,去格尔木的路上还经过了察尔汗盐湖、茶卡盐湖等。其实,只是叫湖,并没有看见水。

下图是著名的“万丈盐桥

这里,我还想说说“万丈盐桥”。盐做的桥,不是玲珑剔透,也跟汉白玉铺出来的差不多吧?在我的想像里,万丈盐桥就是由无数块雪白的盐块建造起来的。可是,当马师傅把车停靠路边,说,到了,这里就是万丈盐桥嘛!我们所有的人都大跌眼镜。哪里有桥?别说白色的,就是黑色的也没有哇!原来,只是在盐泽上的一条沙土路,与别处的路绝无二致。马师傅说,这可不是沙土路,全是结晶盐,你别看这坑坑洼洼的,一下雨,马上就平了。原来,万丈盐桥真是名副其实地跨越了盐湖的,当然是桥!只是,湖水在几米厚的结晶盐盖下面。我们正站在察尔汗盐湖上,它是中国最大的盐湖,有1600平方公里,最厚处的盐壳有15米。从盐壳上经过的公路(盐桥)有31公里长呢!

回到北京,我在地图上果然看到青海省拥有许许多多的湖泊,河流密集的程度也出乎意料。可是柴达木却是如此干燥如此荒凉,有水也锁在几米厚的盐壳下面,况且还是浓度饱和的盐水。没有沙漠和盐泽的地方便是混沌的大戈壁。

这里从来不容生命。别说是人,就是虫子,也活不下去啊。倘若外星人在此降落,必定会认为地球上还不曾有过生命现象,就像我们今天对火星的探访一样。

  评论这张
 
阅读(1455)| 评论(4)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