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望见北山的博客

推开窗户 望见北山 立足锅台 放眼世界

 
 
 

日志

 
 
关于我

冯敬兰,专业主妇,业余作家

冷看功名利禄, 热看柴米油盐。 全职家庭主妇, 爱家坐家写家。

网易考拉推荐

强韧的是生命脆弱的是爱情  

2011-08-04 10:18:21|  分类: 旅行笔记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续左)

自从进人盆地后,肖复华一改在北京的沉默寡言,遇到每一个熟人,都像遇见了久别亲人,说话间眼圈就红了。“我们是好朋友。”他遇见谁都这样向我们介绍。同样,谁大老远瞧见了他,也是亲热得不行,问长问短,依依不舍。看来,在一个严酷的环境中生存,人和人的关系很容易回复到人类的初始状态,只有帮衬和温暖,没有争斗和厮杀。难怪北京孩子肖复华去了柴达木28年后.就把那里当成了他的家。

上图:肖复华、我和单士航(1969年毕业于北京石油学院,小说家),1997年夏在柴达木留影纪念。

在柴达木腹地,再也没有比这里更美丽的地方了。柴达木的绿色,就是一团团的梭梭柴,灰色中浮着一层薄薄的绿。梭梭柴干枯后,任由大风连根拔起,在戈壁上滚着跑,越滚越圆,让你无从下手。

那天早晨,我们在招待所的大厅里等车去井队,两个小姑娘在旁边玩。谁指着其中一个说了一句:“肖复华,那是韩波的女儿。”肖立刻走过去,高兴地扳着孩子的脑瓜说,去,去把你爸叫来,就说我来了。

小姑娘躲开他的手,一声不吭。

你爸呢?

上班去了。

去去!他大声命令,叫你爸来,就说我想见他。小姑娘很不高兴,掣着身子小声说,我怎么知道他在哪儿。她的小脸绷得紧紧的,我暗自惊讶一个小小的女孩表情居然如此冷峻。

你爸今年多大岁数了?肖复华问,完全不理会孩子的冷谈。

四十多岁呗。

不可能。你爸四十多?肖又对我们大声说道:“小韩波儿是劳模,那年在人大会堂挂过建功立业边陲好儿女的大奖章!我调走时没来得及告诉他,一天凌晨四点他把电话打到我家里,对着电话大哭。”

韩波的女儿悄悄问我:“阿姨,他是谁?”我说,他原来在你们这儿工作,是作家,现在调走了,在北京上班。她小声哦了一声,说,我真不知道我爸在哪里,我好久没看见他了。迟疑了片刻,她又说,我爸和我妈离婚了。我把她揽在怀里,她很乖地靠着我说:“我爸老是喝酒,一喝醉就打我妈,我妈没办法,就离婚了。”

不知道为什么,我的喉头突然发梗了,眼泪也要涌上来,我赶紧做一个笑容出来。如今离婚和结婚一样平常,所见所闻的破裂婚姻有的是,而单亲孩子很多都很幸福,可是这个孩子不知怎么就让我心疼。或许是因为她小小年纪所表现出的平静?

你爸打你吗?

她想了想(很郑重的神态)说,没有,我爸没打过我,他骂过我。他打我妈,我拉他,他就骂我。他们刚离婚那会儿,我爸喝醉了,有时还找我妈闹,现在不来了。

他给你钱吗?

给的。不过这个月没给,我真的不知道他在哪儿。

八岁的小姑娘韩静过了这个暑假就要去500多公里以外的敦煌读小学三年级了,因为她的妈妈在花土沟工作,她的家还不能像别的同学那样搬到敦煌去,在那里她只能住在舅舅家。

你愿意去敦煌吗?她点点头。

你学习好吗?她又点头。

好好念书,长大了去北京读大学。

好的。小韩静的脸上终于绽开了笑容。写到此,眉清目秀的俊俏小姑娘韩静仿佛站在我的面前,韩静,在敦煌读书快乐吗?

这天下午,我们在一个钻井队找到了韩波。韩是钻井公司的党办主任,正带领一个由钻井公司机关干部组成的钻井队在外打井。已经完井,明天就要搬家了。指导员韩波正在和炊事员准备晚饭,在这个井场上,最后的晚餐是吃包子。

车未停稳,肖复华就跳下去,韩波,韩波!呼喊着冲进一栋列车房。很快,韩波跟在肖后面出来了。我们突然的造访,使韩波有些发懵。他个头不高,显得有些单薄,消瘦的脸上胡子拉碴的,皱纹多而且特别深。我问他有多大年龄,他说是三十七,我就想笑。难怪小韩静说她爸爸四十多了呢!我说我看见你女儿了,孩子非常懂事。他哦了一声,招呼大家进队部。队部也是一间列车房,一下子进去十来个人,挤坐在桌子四周。来不及烧水沏茶,一箱啤酒搬上来,每人面前一瓶,即便是滴酒不沾的,您也甭扭捏了,喝吧!能喝多少是多少。

那天下午,肖复华特别开心。甭管认识不认识,都是他的亲兄弟。有一张照片记下了那个下午的快乐时光。他和一群年轻的钻井工人肩并肩手拉手,站在寥廓的戈壁旷野,每人手里高举着一瓶啤酒,开怀大笑。后来我们离开韩波井队去寻找真正的“花土沟”,肖留下了,说要和小伙子们包包子。结果那个下午,我们没有找到五彩斑斓的大山,而肖和韩波们却醉得一塌糊涂。   

花土沟没有花,是因为山的美丽而得名。听说那里裸露的地质断层有惊人之美。想象中已经足够浪漫了,可是我们还是想亲眼看一看。

天色渐晚,路很难走。花土沟首先是一个黄土沟。路面的暄土有尺把厚,踩上去扑通扑通的像掉进了面缸,汽车一过,“狼烟”四起,能见度为零。在大山深处,有一个采油队。输油管线架在半空,成了连接两个山头的桥梁。采油队的女孩子们常年就在这里工作,她们每天从这“桥”上走过来走过去,量油、测气、取样、清蜡,一天天,一年年。她们也因恐惧而哭泣过吗?她们也因青春的渴望而时常烦恼吗?她们是石油人的后代,父母传给她们的,是在苦地方找油。说来也怪,越是人烟罕至的地方越是有石油。石油对她们来说,吃不得喝不得,可是却连接着她们的上一辈甚至还有下一辈。父母传给她们的,还有一份普通的日子。当然最重要的是能吃苦而绝不诉苦的坚忍。在这黄土沟里,看不见草绿花红,听不见鸡鸣犬吠,最亮丽的颜色是采油姑娘的红纱巾,最动听的声音是她们的歌声和笑声。

那个夜晚,肖复华、韩波和几个年轻的钻井队长们,说着,笑着,哭着,醉着。据说几个年轻人后来干脆躺在小酒馆的地上睡着了。

请让我们试着理解一下韩波们心中的苦闷吧。那是无法诉说的伤痛,因为他们的奉献有着太多的悲剧意味。为了这年产一百五十万吨的原油,接力棒已经传递了几代人。这里的男人,个个爱酒,不醉不休。也许只有酒能够让他们忘记眼前的苦痛和所有的烦恼。他们的生命和盆地里的梭梭柴一样强韧,可是爱情却比什么都更加易碎。

几天以后,我们在柴达木东部终于看见了城市和大片的草原。国家重点扶贫工程——青海油田格尔木炼油厂已经投产,长输管线直达拉萨。

格尔木附近的昆仑山口,汛期的昆仑河水比黄河还黄。两个小人儿是诗人雷抒雁和肖复华

翻过海拔四千四百五十二米的橡皮山,漫山遍野的嫩绿纤尘不染,茸茸草毯无际无涯,撒了满山满沟的,像雪团儿的是羊群,像墨团儿的是耗牛。从山上下来,远远地,就看见了水天一片,碧蓝清澈,那就是青海湖了。好大!果然是海。

柴达木已经无法回望。可是那里的石油人,却成了我心中永久的牵挂。

我知道,无论现代科技怎样日新月异,永远会存在一些艰苦的行业,让成千上万的人为此默默无闻献出青春和生命。命运从来都是不公平的,但是无论世事如何变化,那些为了公共事业献身的人,都应该永远受到尊敬和关爱;那种不畏艰难、勇敢坚强、能吃苦而毫不诉苦的英雄情怀,都无疑是人类精神旅程上的航标灯。                                   

1997年12月18日

(全文完)

后记:

1、青海石油在柴达木盆地艰苦开发了半个多世纪,不仅原油稳步增长,直接供应西藏,还发现了涩北大气田,输气管线直通西宁和兰州。

2、青海油田的职工退休年龄比内地提前5年,退休职工可以选择在北京、西安、成都、兰州、西宁等城市的青海油田离退休职工生活基地居住。在北京昌平东三旗的青海油田生活基地,就是一个面积很大、很漂亮的小区,目前已经居住了几百户。

3、韩静应该大学毕业了吧?我至今仍挂念着她和她的父母。

  评论这张
 
阅读(1815)| 评论(4)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