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望见北山的博客

推开窗户 望见北山 立足锅台 放眼世界

 
 
 

日志

 
 
关于我

冯敬兰,专业主妇,业余作家

冷看功名利禄, 热看柴米油盐。 全职家庭主妇, 爱家坐家写家。

网易考拉推荐

在无人之境寻找英雄  

2011-08-01 08:51:56|  分类: 旅行笔记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在无人之境寻找英雄 - 望见北山 - 望见北山的博客

四十几年前,冷湖第一口高产功勋井“地中四”遗址上如今竖起了纪念碑,“英雄地中四,美名天下扬”,蓝天夏日里字字凸现。

1958年9月13日,地中四井油龙冲天而起,日产八百吨,在中国石油界引起极大的震动和惊喜。这是中国石油工人征服柴达木无人区的辉煌战绩。在随后的自然灾害中,多少石油工人被营养不良和艰苦劳动夺去了健康和生命!在苍茫天地间,地中四井纪念碑与日月共存。

获得永恒的,还有那些长眠在戈壁上的石油人。离冷湖不远就是四号墓地。墓地四周是高坡,长眠在此的石油人来自五湖四海。坟莹依山就坡展开,由大石头、小石头、石块、石片堆积。戈壁上只有石头,没有黄土,远远望去,灰蒙蒙一片,不知几百几十。天上没有飞鸟,地上没有松柏,就是小草也没有一棵。苍穹下面,冷灰色的戈壁无际无涯。我们无声地从一排排墓碑前走过,生怕惊扰了长眠的人们。

40岁就任青海石油管理局局长的蒋洁敏(如今是中国石油天然气集团公司总经理),几年前从黄海之滨的胜利油田调来赴任之初,在柴达木盆地的一座烈士纪念碑前,拍下他有生以来在西部的第一张照片,那座纪念碑从此便屹立在这位年轻的少帅心中。为那些在柴达木石油勘探开发事业中献出生命的人们写一本书,成了他心头一个强烈的愿望。在他的亲自关注下,这本书很快就问世了。几天前在敦煌我读到了这本书,此刻我在墓碑上寻找着那些我已然熟悉的名字:

肖缠岐,“柴达木的铁人”,英雄的钻井队队长,在井场发生失火或井喷时,他一贯舍生忘死冲在前面,1970年7月23日凌晨3点30分,井上发生卡钻,因为情况十分危险,他让工人离开钻台后,亲自操起刹把解除事故,不幸牺牲在钻台上,年仅三十一岁。

冯淑坤,向秀丽(半个多世纪前为救火重伤不治,牺牲了年轻的生命)女子采油队队长,在会战中过度劳累,一个严寒的冬夜,死于天然气中毒,年仅二十九岁。

赵存喜,司机,别号赵劳模,是青海油田“多拉快跑的老黄牛”,他在搓板般的路上颠簸了二十三年,又在这条路上光荣殉职。年仅三十七岁。

这是一对夫妻——陈自维和张秀贞,他们是第一批进入柴达木的勘探队员,也是第一对在帐篷里举行婚礼的恋人。1981年,张秀贞积劳成疾死于癌症,终年四十五岁。1987年,已调往华北油田的陈自维也患了癌症,他写了一篇题为《一个老柴达木人的心愿》的文章刊登在《青海石油报》上,表达了对柴达木深切的怀念。他最大的愿望就是死后葬在柴达木,和妻子在一起。因此,他们成为第一对合葬在此的爱人。墓碑上并列着他们的名字,昭示着他们的理想和爱情在这里得到了永恒。

这是一组父子墓。迟文政,1968年北京石油学院毕业分配到柴达木,在钻井队当工人,二十年间始终在一线摸爬滚打。他结婚十七年一直两地分居,妻子和一双儿女远在大庆,每年全家团圆的日子只有一个月。1988年迟提升为副经理,分到了一套房子,这一回他下决心要把妻子调过来,儿子就要升初中了,女儿也九岁了,他要弥补一个丈夫、一个父亲的责任和全部的爱。7月7日,一家四口结束了几千公里的旅程,乘坐一辆伏尔加牌小汽车向柴达木盆地疾驶。然而,横祸就在旦夕之间降临到他们头上,一辆载重大卡车迎头撞过来!迟文政和他的一双小儿女从此永远厮守在一起,而给妻子留下了一个相伴终生的噩梦。这件事,我简直不敢再打听。那一大一小的坟莹,也是石油人心中永久的伤痛。

还有陈贲(1914——1966),字伟志,福建闽侯人。墓碑上寥寥几字,与其他死者毫无异样。我认为有必要在此补充下列文字:(陈)早年就读于清华大学,1939年在西南联大地质系毕业,后考入中央地质所,曾随地质学家黄汲清在四川搞构造地质侧量,曾受地质学家孙健初邀请在玉门工作,1944年赴美国实习,归国后任中国石油公司勘探室工程师,1949年以后,任石油部总地质师。1957年被打成右派,下放青海油田监督劳动。他负责编制了青海冷湖油田开发方案,首先提出了冷湖油田是侏罗系生油层补给的正确观点;他总结的冷湖油田断块油气藏富集规律,对国内断块油田的研究起到了借鉴作用。他学识渊博、为人正直、品德高尚、富有爱心,得到当地工人的爱戴。1966年6月12日,文革风暴刮进柴达木,陈贲首遭批斗,是夜,他愤而弃世,年仅五十四岁。

还有,毗邻陈贲墓的这一位,非柴达木人,叫黄先驯。他生前是北京石油勘探开发研究院工程师。黄的一生同样不幸,1957年被打成右派,送北大荒劳改,1967年被打成现行反革命,送山西服刑。1979年平反出狱,1980因癌症去世。一个从青年时代就献身石油的人,最后的愿望是把遗骨埋葬在柴达木——因为他在1957年遭厄运之前己经买好了去柴达木的火车票,行前参加机关的大会,做梦也没想到成了右派,从此噩梦缠身。既然生不能去,就让灵魂留下吧。

还有,还有,还有……。许多死者的年龄只有三十岁、三十二岁、三十六岁、三十八岁、四十岁、四十七岁……,多么令人心痛的年龄!我被一次又一次震骇。车祸、井喷、癌症,或各种意外事故,几乎没有一例是自然死亡,简直是触目惊心!

在无人之境寻找英雄 - 望见北山 - 望见北山的博客

走出墓地时,肖复华指着远处的高坡说:“你看,那是咱北京学生的墓,车祸死的。他是安全科长,去处理车祸的路上,自己遇上了车祸。”我抬眼望去,天地间他的墓冢轮廓分外清晰。干嘛自个儿在那儿?我问。他老婆让埋在那儿。她在北京,两地分居。肖说。我黯然无语。茫茫戈壁,没有绿色,也没有任何参照物,驾驶员发生意外太难避免,谁出车祸就是谁的宿命。

我们又上路了。阳光下,深黛色的路像戈壁深处伸过来的一条绳索,不由分说要把我们一下子拽过去。

 

 

 (未完待续)

  评论这张
 
阅读(1556)| 评论(7)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