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望见北山的博客

推开窗户 望见北山 立足锅台 放眼世界

 
 
 

日志

 
 
关于我

冯敬兰,专业主妇,业余作家

冷看功名利禄, 热看柴米油盐。 全职家庭主妇, 爱家坐家写家。

网易考拉推荐

冷湖,哪里有湖?  

2011-07-30 12:26:29|  分类: 旅行笔记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翻过当金山口 ,进入青海省,继续前行就到了一个叫冷湖的地方。打开青海地图,你会发现不少地名都和湖、海、河有关。譬如冷湖。 

冷湖,哪里有湖? - 望见北山 - 望见北山的博客

 

       中午时分,汽车悄没声儿地开进同样安静的冷湖镇。这里的马路宽阔,建筑稀疏,到处空空荡荡,正午时分的这种冷寂,尤其令人惊异。然而更让人吃惊的是我们终于看见了树,马路两旁有许多高大的钻天杨,不过大部分已经死了,少数几棵活着的,艰难地举着那一点碧绿,显然在做最后的挣扎。不管怎么说,这可是夏季啊!

      四十多年前,第一批石油勘探队员翻过当金山,走到这里安营扎寨,人困马乏的他们在大戈壁的无人之境度过了难忘的一夜。紧接着,后续部队上来了,一批批满怀豪情的青年从这里走向更遥远的地方,他们给这片戈壁命名为冷湖。戈壁泛着青黛色,看上去的确像一片茫茫的湖水, 而且一年四季够冷!冷湖——多么浪漫、诗意的名字啊。当他们向更苍凉更严酷的柴达木腹地进军时,冷湖成了他们的后方基地和心中温暖的家。后来,这里是青海石油管理局机关的驻地。

      1987年奉石油工业部令,青海油田机关和生活基地撤离极其艰苦的青海冷湖,搬到甘肃敦煌七里镇,而冷湖也最终完成了它主力油田的历史使命。现在柴达木盆地西部的花土沟是青海石油管理局的主力油田,大队人马都集结在西部。他们每三两个月集中回敦煌休假一次,冷湖成了转运站,留下少量职工做服务工作。人气弱了,树就死了。生命与生命的依傍,只有在柴达木你才能如此强烈地感受到。据冷湖油田管理处山东籍的王处长说,为了救活树,他们花了有十几万,从遥远的地方拉水浇灌,但是仅活了两棵。戈壁上这一点点绿色,有多么昂贵、多么珍贵啊。

      冷湖镇的大部分房子都空了,晴天白日下张着黑洞洞的窗口。枯树和大烟囱遥遥相对,再也听不到鸡犬之声,看不见小孩子在马路上追逐奔跑。这一切,让人百感交集。说真的,我为青海油田生活基地的撤离,为了石油的孩子们能同样享有在绿树鲜花中琅琅读书的美好时光,而由衷庆幸。

      几天前在敦煌,我读过油田女作者吴永琴的几篇散文,她写的全是花啊草的,譬如她幼年时第一次去母亲工作的花房里欣喜若狂的心情,由于平时看不见鲜花,她和小朋友们掐了满把的花,结果被妈妈痛打一顿;譬如她在广州读书时,简直看不够那些绿树红花,心情如何激动南方又是怎样使她留恋。初读她的文章,不免觉得有些夸张,她的激动让我有点儿接受不了。我说,你干嘛要把你母亲那里的花都掐了呢?(平时我在城里最讨厌人们掐路边花坛里的花,自以为是个文明人呢。)她说我生在冷湖,是盆地里长大的一代人,说起来真够可怜的,从小哪见过那么多好看的花呀,在南方上大学时,同学就说我,看见个花啊树的,你怎么总是大惊小怪的?等你们进了盆地就知道了,根本看不见绿色。

      站在冷湖空荡荡的马路上,我想起小吴的话,不禁为自己的无知而惭愧。我们司空见惯的树、草、花,自打我们一出生就像空气、水和阳光一样包围着我们的东西,已经让我们的视觉迟钝了心灵麻木了,我们早已失去了激情。我们过多地沉溺于物质享受之中,见惯了灯红酒绿,熟谙了投机取巧。有谁会常常想到,在最遥远最严酷的一些地方,有些人,为了与大多数人的利益休戚相关的某种事业,他们献了青春献终身,献了终身献子孙呢?

      冷湖外围的广袤戈壁上,同样是一片片人去屋空的废墟。

      看,这是我们队,当年咱们北京学生来到这儿第一件事是盖了一个澡堂子,你瞧,那地基还在呢!肖复华高兴起来。他一来到柴达木,就被分配到作业队当修井工。这是石油行业最脏最苦的工种之一。油井一年四季要维修,保不准什么时候就井喷了。粘乎乎的原油劈头盖脸地浇下来,顷刻间人就分不出正反面。您还记得海湾战争中被原油污染的海域中那些水鸟吧?那几乎就是作业工人们在井喷中的形象。在柴达木,在滴水成冰的漫长冬季,那是什么滋味?即使原油不喷出来,也同样少不了一身油一身泥。肖复华说,他们的棉工服脱下来,衣服、裤子自己可以站着。每天早晨,肖复华们钻进“油恺甲”里去上工,晚上下工回来再从“油铠甲”里拱出来。一天又一天,一年复一年。

      在一小片断墙残壁外面,的确有一块平整的砖基。当年下工回来,又脏又饿的肖复华们,准是一头先撞进那里去的。恍惚间我仿佛听到了他们也看见了他们。那是青春的脚步,那是年轻的歌唱。当然,也有悲壮的仰天长啸,也有无奈的对酒当歌。

冷湖,哪里有湖? - 望见北山 - 望见北山的博客

      终于,我们来到了肖复华的“家”。那是更大的一片废墟,当年应该是一个小镇吧?街道、礼堂、商店、招待所、机关恍若隔世,午后斜阳里,一截截断壁,一片片破瓦,油漆剥落的大墙上依稀还有昔日的革命标语。这里记载着石油人的历史,是奋斗史,是青春祭,是英雄歌,是儿女泪。在残垣断壁中,肖一下子就认出了故居。同样的残,同样的破,房顶早没了。可是肖非常高兴,他敏捷地从废砖烂瓦堆上跳过去。进家了!他说。我就是在这儿结婚的,那时候我是修井工,我老婆是采油工,我们的儿子也是在这屋里生的。这儿是炕,门在这儿!他说话时任眼泪流过两腮。离开那里以后,肖复华坐在车上,一路上仍旧热泪长流。

肖复华后来成为作家,写了许多石油人的故事。他最擅长的是纪实文学,这点与他的胞兄、著名作家肖复兴一样。(未完待续)

  评论这张
 
阅读(3872)| 评论(4)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