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望见北山的博客

推开窗户 望见北山 立足锅台 放眼世界

 
 
 

日志

 
 
关于我

冯敬兰,专业主妇,业余作家

冷看功名利禄, 热看柴米油盐。 全职家庭主妇, 爱家坐家写家。

网易考拉推荐

珍珠饭  

2011-07-27 15:11:01|  分类: 往事记忆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珍珠饭?谁吃过?我就吃过。奢侈吧?

珍珠饭 - 望见北山 - 望见北山的博客

 小时侯,我每发高烧,母亲总是用土办法给我降温。那时,家里已是很穷了,母亲却还珍藏着一些珍珠羚角什么的。她把一只粗碗扣过来,在碗底盛一点儿水,像研墨那么研羚角,小心翼翼地一圈一圈地磨,不让水洒出来,然后再把珍珠用擀面杖压成粉末,把茶叶焙糊碾碎,最后把这几样放在凉开水里,搁一点白糖,让我喝。当高热炙烤着我的五脏六腑让我神志恍惚时,母亲亲手配置的灵丹妙药,一下子把我送入清凉世界,那是清爽香甜透彻的感觉,是从云里雾里缓缓降落的感觉,相比之下,阿司匹林只能叫你大汗淋漓,甚至虚脱。所以,我从小就知道珍珠羚角是好东西。

而且,我还吃过珍珠饭呢!大概是四岁吧,我“痄腮”了,腮帮子上贴着两片小膏药的我觉得自己很好看,站在院子里,不肯回屋。院子特别大,常常有人从前门进来,穿过院子从后门出去,或者相反。从我家后门出去是大戏台和集市,从前门出去是一条胡同,依次住着我们本家的四个寡妇,我叫她们大、二、三、四奶奶。我在院子里掐花,同时向过往的人们默默炫耀着我的小膏药。母亲隔着门槛喊我,快进家来,看风吹着!娘给你做好吃的。我扑进家门,乖乖地上炕,静等着吃病号饭。

锅都上气了。我趴在炕沿上,目光透过稀薄的水汽,追随着母亲。母亲坐在灶前拉风箱,身子一仰一合,风箱呼呼地喘着,火光里母亲发髻上的银簪子一抖一颤的。她说,好孩子,你等着,娘给你煮珍珠饭。

珍珠饭?煮一锅珍珠吗?香味已经弥漫开来,我迫不及待地等着揭锅。

终于,母亲掀开了锅盖,一团雾气升腾出来,包围了我们。我伸长脖子在缓缓消散的蒸汽里眼巴巴地张望。汤沸腾着,什么也看不清。母亲摸摸我的脑袋说,靠后,看汽嘘着。她抓一把葱花扬在汤里,又滴了香油进去。顿时,我的嘴里涌满了口水。圆滚滚白生生的珠子在沸汤里翻滚,我不知道它们煮烂了是什么味道,硌不硌牙?

母亲盛了一小碗,撮着嘴唇往碗里吹气,清亮的汤被母亲用小勺一搅,一颗颗晶莹剔透的珠子就游动起来。母亲用小勺喂我,那大大小小的珍珠绵软细糯滑嫩,我舍不得咬它们,让它们顺着喉咙滑了下去。

那是此生最美丽的记忆。以后,母亲再也没做过珍珠饭,而且我也没听说别人吃过珍珠饭。小时侯我以为是因为母亲没有珍珠了,我相信别人的母亲也没有那么多珍珠可以做饭。长大了,我知道珍珠不可能当饭吃。

母亲在世时,我曾经多次要求吃珍珠饭。她说,活得没个意思,谁有心思做它?可费事哩。

不就是煮珍珠吗?我明知故问。

穷断根儿了,哪里有珍珠?我是哄你的,你怎么就当真啦?母亲脸上有了孩子般顽皮的笑容。

您教我做,好不好?我一次次地请求。

母亲笑着说,傻孩子,现在人们吃得这么好,谁做它呀,其实就是疙瘩汤,谁都会。

是珍珠饭!我记得清清楚楚,您告诉我怎么做,我不怕麻烦。

得用新小米,哪里去弄?先把小米下到开水里焯一下,赶紧捞上来,控去水,在笸箩里撒一层白面,撒一层小米,端起笸箩轻轻摇,等小米滚上了面,再过细筛子,晾干,啥时候想吃啥时候抓一把煮就是了。现在都这么忙,谁还能做这个?

听着母亲轻轻地叙说,我知道摇小米可不是摇元宵,让开水烫过的小米不粘成一团,粒粒成“珠”,我承认我是没有这份耐心和情致了。全中国曾经用小米和白面做出“珍珠”的,除了我母亲,不知还有几人?

母亲去世已经很多年了,珍珠饭总是和母亲同时出现在我的眼前。有哪一位母亲为孩子做过珍珠饭呢?那不仅是美食,还是艺术。不仅香在口里甜在心头,还永远留在记忆里。

  评论这张
 
阅读(1751)| 评论(6)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