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望见北山的博客

推开窗户 望见北山 立足锅台 放眼世界

 
 
 

日志

 
 
关于我

冯敬兰,专业主妇,业余作家

冷看功名利禄, 热看柴米油盐。 全职家庭主妇, 爱家坐家写家。

网易考拉推荐

与中南海隔街相望  

2011-05-26 10:48:32|  分类: 深度逛北京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与中南海隔街相望 - 望见北山 - 望见北山的博客

 看见国家大剧院时,离我的“老家”就不远了。

有媒体把法国人设计的大剧院叫做“巨蛋”,从高处看,在人民大会堂和一片灰色的民居之间,确实兀然趴着一巨大的半球。须知下这个蛋可真不容易,历经20多年呢!

1983年,石碑胡同被一劈两半,东边那半身连同花枝胡同、花园大院在很短的时间被夷为平地,用红砖墙围起来。那时,居民搬迁没有什么麻烦,政府给家家户户提供了单元楼,都在三环以里。工地开来了许多大型设备,昼夜施工,挖出了巨大无比的坑。大门口还有士兵24小时站岗。地基挖好后,突然就停工了。十几年中,人大会堂西边,就那么守着一个巨坑。有各种传说,最靠谱的一种说法,是赵时代的政府想盖议会大厦。

自1959年天安门广场的格局确定以后,东西长安街就形成了各自的风格。以天安门为界,东到东单叫东长安街,西到西单叫西长安街。天安门东是劳动人民文化宫,红墙里的南池子、南河沿两条南北走向的大街,红墙结束就是百年历史的北京饭店、王府井大街、青年艺术剧院、儿童影院、东单菜市场等。马路南是革命(历史)博物馆、公安部(安全部)、煤炭部、纺织部、外贸部、东单体育场,两条南北走向的街道台基厂、正义路里有北京市委机关和北京医院等,民居很少。西长安街则不一样,天安门西是中山公园,红墙里是南北走向的南长街,然后就是中南海——中国的政治、行政中心,红色围墙一直到六部口,再往西,到西单也没什么显眼的建筑。路南的人大会堂西侧就是一色儿的民居,灰色围墙与红色围墙隔街相对,也延伸到六部口。灰墙后是错落的胡同和四合院,住着北京的普通市民,胡同一直抻到了西单。路南更不摩登,只有首都电影院、长安大戏院算是有点高度的老建筑。

大坑素面朝天,显露着一种举棋不定。没错,在这样的地方,盖个什么样的大房子能与周围环境相匹配呢?紫禁城和中南海把你的身高限制住了,你注定不能长成大个,人大会堂把你的款式又定在那里了,你再有范儿,能超过大会堂吗?用花岗岩和大理石建造的、民族味十足的人民大会堂,自有千年不颓的金刚之身,是中国人自己设计自己建造的唯一可以与欧洲那些著名古典建筑对话的中国建筑,它矗立在天安门广场西侧,与皇权威严的紫禁城交相辉映,足以压住场面。正因为此,旁边的巨坑该长出什么样的建筑,是正方形、长方形、三角形、梯形、圆形、丘形……,是华丽的还是古朴的,能有资格与人大会堂比肩而立?

大坑储存了多年的风沙和雨水,某年还成为兵站埋伏过正规军,在20世纪结束的时候,终于有人给它拿稳了主意。这个主意,就是用优质钢材和玻璃建造的丘形的庞然大物。你可以看它不顺眼,不欣赏,不喜欢,反正也没你什么事!从此,在恢弘壮丽的人大会堂旁边,半个月亮爬了上来。

国家大剧院不仅填补了裸露多年的巨坑,还蚕食了周围更多的胡同。石碑胡同剩下的一半,又劈下一条子,于是,石碑胡同从此消失。

半个世纪以来,这里的胡同有的消失了,有的改名换姓了。我还记得它们的名字:旧司法部街、花枝胡同、花园大院、石碑胡同、高碑胡同、东文昌阁、西文昌阁、马神庙、兵部洼、绒线胡同、东拴马桩、西拴马桩、东小拴马桩、佟井大院、回回营……,各个都有自己的来历。

我家房后,紧贴着灰色围墙的是安福胡同,本来一直延伸到西单,以北新华街为界,分为东、西安福胡同,西安福胡同现今已经拆得所剩不多了,拔地而起的是几栋巨大的玻璃建筑,比肩而立,方正敦实,一律戴着大檐帽,一幢大檐帽是中共中央组织部,另一幢叫做时代广场,与广场风马牛不相及。东安福胡同中间坐北朝南原来有个30米长的死胡同叫回回营,据说乾隆皇帝的宠妃香妃的娘家人当时就住在里边。小时候,每当去西单路过回回营,我心里总是很紧张,不知里面藏着多少秘密,偷偷伸着脖子看两眼,就赶紧加快脚步离开,很害怕被回回追上来。

1965年,政府对胡同进行了广泛的更名运动,大概是为了消灭封建余孽弘扬社会主义新文化吧?回回营被取消了,(东、西)文昌阁改名为(东、西)文昌胡同,马神庙改名南文昌胡同,(东、西、北)拴马桩改名为语焉不详的(东、西、北)拴胡同,佟井大院更名为铜井大院。

以后的人们再也不会想到,清代曾为祭祀文昌帝君而在这里修建了文昌阁。文昌原是天上六星之总称,文昌帝君是天上掌管考试功名的最高神灵。元明以后,对于文昌帝君的奉祀逐渐普遍。各地都争相建有文昌宫、文昌阁或文昌祠,一直奉祀不衰。由此可见当年我的老家这一带该是多么热闹的地方呀。或许冥冥之中有神灵保佑,我打小就是考试能手,我的女儿也是,北京四中、北京大学一路考了过来,始终立于不败之地。

以后人们再也不会想到,南文昌胡同曾经有过马神庙。明清时期北京城中的马神庙很多,据说当年明朝政府推行马政,百姓养马可以代替赋税,地方官有收马上交的义务,因此大家都希望马匹健康、繁殖旺盛,各地都为马建庙,供奉马神,以求保佑马的健康。后来虽然马政衰落了,但是对马神的祭祀未减。清朝统治者在马背上打天下,对马更是顶礼膜拜,对马神的祭祀和对马神庙的营建,达到了鼎盛,甚至规定农历六月二十三日为祭日。

以后人们再也不会想到,佟井大院,曾是佟姓家族的居住地,不仅有整齐规范的胡同、门楼,还有宽敞的公共聚会场所,一看就是建宅院之初特意留下的,是几丈见方的平地,老槐树巨大的树冠下,男人们下棋,女人们一边舞动着手里的毛线扦子,一边扯着闲篇。改名叫铜井大院后,再无人关心那个家族的繁荣与衰落,人们热心寻找的,是一口铜井。

这一片胡同,为2009年国庆60周年再做牺牲,西长安街马路扩建,单边向南移了50米(北边是中南海)。于是,东安福胡同也被劈了,一边是围墙,一边是民居。我家原来的小院,听说也要拆迁,老邻居们认为每平米给38000块实在太少了,准备抗衡拖延,结果计划没有变化快,政府决定不拆了,马路扩展的用地已经足够了。所以,老邻居们又有些后悔,盼着赶快拆迁,好在有生之年能住个宽敞亮堂暖和干净的楼房。这些百年以上的老房子实在太破旧了,连居住在破墙屋顶里的耗子和土鳖都少多了,它们不耐烦老过这种日子,除了砖粉和土面儿,也没有更好的东西可吃啊。

于是,这一带任其衰老下去,看不见一个被富人修饰一新的院落。

冯敬兰散文《让我再看你一眼》之三

  评论这张
 
阅读(3157)| 评论(4)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