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望见北山的博客

推开窗户 望见北山 立足锅台 放眼世界

 
 
 

日志

 
 
关于我

冯敬兰,专业主妇,业余作家

冷看功名利禄, 热看柴米油盐。 全职家庭主妇, 爱家坐家写家。

网易考拉推荐

大时代的儿女——回望前辈  

2010-08-12 09:21:28|  分类: 往事记忆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 我的北大荒》之七

 我必须坦白地承认,在离开八五二农场30多年后重返那里,我并没有回到第二故乡的感觉。因为我们不属于那里,迟早要离开。北大荒也不属于我们,它属于那些给予它伟大气魄的人们。

大时代的儿女——回望前辈 - 望见北山 - woaichadianer的博客

 第一代北大荒人,刚从朝鲜战场归来,就到了祖国最东北的边陲,担起了屯垦戍边的新任务

大时代的儿女——回望前辈 - 望见北山 - woaichadianer的博客

重访八五二农场,我第一次听到这个名字——李桂莲,在农场党委表彰建场半个世纪以来的先进模范人物名单上,列在第一位。正是他,1930年6月参加中央红军的老兵,当年359旅的旧部,我军第一支伞兵总队总队长,刚以师长身份转业到农垦部不久,即受命于王震将军,跟随他来到北大荒,创建了八五二农场,并担任了第一届场长和党委书记。

我在网上查阅了这个姓名女性化的老红军的资料。他的老家在江西省永新县,为了逃避同宗地主强抢穷人男孩过继抵债,取名李桂莲。参加红军后,想要改名,任弼时说,改什么?留个纪念嘛。从此,叫李桂莲的这个男人就开始了他的戎马生涯。

李桂莲经历了江西革命根据地五次反围剿的残酷战斗,走过了二万五千里长征,在抗日战争中参加了无数大大小小的战斗。1939年9月27日, 359旅717团3营特派员李桂莲带领一个连,配合719团,在山西某县与日军交战,身负重伤。子弹从前胸打进,从后背穿出。没有急救包,救护人员就用两块银元一前一后贴在伤口上,为他进行了包扎。三天后他被抬到旅部,在白求恩医生的亲自治疗下,奇迹般复原。 1949年4月渡江战役后,李桂莲被任命为我军第一支伞兵总队总队长。1956年转业。八五二建场三年后,李桂莲参与创建了合江农垦局,任副局长。1960年调到农垦部物资局,同年调到新疆筹建新疆农垦厅,1984年从新疆储备物资管理局局长的岗位上离休。

1968年我们初来乍到,曾经听到过一个名字和走资派、大叛徒连在一起,他叫黄振荣。不过,他已经在我们到来的那年年初死了,人去了,他的影响犹在,所有的批判会都要执拗地一再提到黄振荣这个名字,以表示划清界限,肃清流毒。

原来,黄振荣也是一位老红军,还做过冯玉祥将军的警卫员。他的履历大致如下:1933年在宁都起义后参加红军,一直是王震部下。在长征中,王震当连长,他当排长。在南泥湾大生产中,黄振荣是三五九旅的一个营长。1945年,三五九旅挺进东北战场,黄振荣已是团长。1949年12月任铁道兵团四支队副支队长兼参谋长,率部抢修山海关铁路,立大功一次。抗美援朝战争爆发后,成立志愿军铁道兵部队,王震出任司令员,黄振荣任铁道兵三师代师长,率部入朝,在抢修大同江铁桥中又立大功,荣获朝鲜民主主义人民共和国二级国旗勋章和二级自由独立勋章。1953年,黄振荣带着满身硝烟味走进了北京铁道兵干部学校学文化。一天,王震将军来到学校,找到黄振荣,希望他能跟自己一起去开发北大荒。黄振荣二话没说,带着老婆孩子再次出发,一去便未回头。黄振荣师长率领7000多名官兵,两年开荒51万亩,先后扩建了八五三农场和八五五农场。一次,王震来视察,问他有什么困难? 黄振荣说,就有一点想法,好不容易得到了个学习机会,可板凳没坐热乎就离开了。王震说,谁叫我们是共产党员哩,我们的命运就是要为党的事业、为中国农垦的发展去奋斗,去献身。

黄振荣在文革中遭受迫害,于1968年2月在关押中因脑溢血去世。这位身经百战的老红军,卓越的军队高级干部,开垦北大荒的指挥员,八五二农场蓝图的策划者,不知遭受了多少折磨,去世后,人们发现他遍体鳞伤,10个脚趾甲竟然冻掉了9个……。需要提及的还有:1943年,黄振荣护送丁玲等文化名人去延安,1957年丁玲、艾青等人被发配北大荒劳动改造,黄振荣把场部最好的房子,设施齐全、暖和舒适的苏式木刻楞房子配给他们住,表达了行伍出身的他对文化人、艺术家的尊敬与爱护。

中国版图上的东北边陲,曾是一望无际的平原、丘陵和沼泽,千万年累积的腐殖质土壤,肥得流油。无名灌木和没膝的乌拉草、密不透风的芦苇荡和繁茂的原始森林,成为毒虫猛兽的领地。 历朝历代的统治者,都曾在这里发布“招垦令”,无不因蛮荒、酷寒至极而放弃。

五十多年前,中国共产党执政之初,面对的首要问题,是解决6万万老百姓的吃饭问题。朝鲜战争的硝烟正在散去,大批志愿军陆续归国,和平已经降临,共和国开始了第一次大裁军。铁道兵司令员兼国家农垦部长王震,决定率旧部开赴北大荒。

大时代的儿女——回望前辈 - 望见北山 - woaichadianer的博客

 

1954年5月底,王震到黑龙江省视察铁道兵8505部队(即铁道兵第五师),并考察了绥(化)、佳(木斯)等地的部分荒原。同年秋天,王震又视察了五师师部汤原,查看了战士生产的蔬菜后,他很兴奋。在师部召集的连以上干部会议上,将军指出:“要办部队农场,为国家挑担子,解决部队吃菜吃肉,你们复转后,有的同志要去办国营农场,现在就要有准备。”随后,五师副师长余友清带领复员大队800余官兵及数百名参加铁路建设的劳改犯进驻虎林,建点办场。1955年元旦,第一个以铁道兵番号命名的国营军垦农场——八五○农场在虎林西岗成立,当年开荒25万亩,播种2·5万亩,修了简易公路,盖起了能住万余人的草房。

1956年春,密山铁道兵农垦局成立。接着,由铁道兵三师代师长黄振荣率所部复转官兵进入宝清县南横林子一带组建八五二农场;由驻广东湛口的四师副师长罗培兴等人在迎春组建八五四农场;由九师的孙培君等组建八五九农场……。到1957年底,一大批带“八”字头的军垦农场已初见规模。 

 王震还从新疆生产建设兵团和国营地方农场抽调一批懂业务技术的干部加强军垦农场的管理,提出了“边开荒、边生产、边建设、边积累、边扩大”的方针。1958年,我国国民经济建设的第一个五年计划胜利完成,第二个五年计划刚刚起步。1月24日,中央军委发出了《动员十万转业官兵参加生产建设》的指示;2月24日,解放军总政治部干部部又发出了《对退出现役干部转到国营农场参加生产建设有关具体事项的通知》。从这年3月份开始,人民解放军各军种、兵种,包括机关部队、野战军、军事院校、后勤部队及部队医院等转业官兵,从全国各地(除西藏、新疆外)来到北大荒,其中包括七个预备师、四个预备医院和两个兽医院。预一师和预七师是两个建制师来的,连武器都带来了,实际上全部人员总共是81000多人。这些官兵中,有经历过二万五千里长征的老红军战士,有全国战斗英雄,还有抗美援朝中建立战功的英雄。如黄继光连的副指导员郝信友,指挥邱少云连攻占391高地的营参谋长吴品庆,上甘岭战役中坚持坑道斗争十四昼夜荣立二等功的左尚喜。此外,还有一大批军事工程技术人员,理论、军事教员等。

一列列军用专车开进了密山站,这个仅有万余人的小城沸腾了,家家并屋腾室,仍人满为患。大街小巷,人来车往,全是穿黄军装的复转官兵。4月13日,在密山车站广场举行了欢迎人民解放军复转官兵进军北大荒的万人大会。大会主席台两旁书写着两条醒目的标语“密虎宝饶(即密山、虎林、宝清、饶河——作者注)千里沃野变良田;完达山下英雄建国立家园”,横批“艰苦创业”,为王震将军亲自拟写。王震佩带三星上将肩章,作了动员讲话。与会官兵目睹了这位身经百战,从南泥湾走向北大荒的老将军的风采,人声、掌声如山呼海啸。

大时代的儿女——回望前辈 - 望见北山 - woaichadianer的博客 

垦荒之初,艰苦卓绝。转业将士房无一间,地无一亩,举目是荒原无际,随时有虎熊出没,到处见狐兔为家。大家放下背包就动手割草,砍树条,选高地,支窝棚。窝棚极简陋,用草绳绑几个人字形的架子,再绑上横撑,盖上青草,就算成了。然后在里面铺上厚草,铺开背包,就算是宿舍了。有些随军家属,几家合住一个窝棚也是常事,中间挂个布帐,听得见看不见也是自家。到了春天,马架子上的树干枝条纷纷发芽,继续生长。

按军委规定,转业官兵第一年的口粮由地方供应,供应标准仍按军队标准。但是,由于地区偏僻,交通不便,供应的粮食常常难以运到。于是,有的农场只好组织人力,从百里以外的国库去背运口粮。有的农场因无粮食加工设备,只好暂时以原粮充饥,顿顿煮苞米、小麦。日用品更是奇缺,火柴、肥皂、灯烛、卫生纸几乎无处可寻。

官兵们边生产,边建设。来自空军、炮兵、坦克兵等特种兵部队的官兵,驾驶着斯大林100号,成了开荒先锋。大家用最原始的方法抢播抢种,在第一年就抢种了百万余亩,秋后收获了上千万吨大豆。除了大面积开荒、整地、大搞住房建筑外,复转官兵4000多人还参加修建了八五零农场的云山水库,修复了全长114公里的密(山)虎(林)线铁路,选伐上万立方米优质木材,支援首都“十大建筑”工程和大连造船厂等建设项目急需。

军人,作为北大荒的第一代垦荒者,他们的功绩写在北大荒的蓝天绿野上。北大荒的天空,由于回荡着他们的豪迈歌唱,而万年清澈。北大荒的土地,由于融化了他们的青春和生命,将生生不息。因为他们,才有了大批垦荒者和知青随后的抵达。

跟随王震来到北大荒的将士今日何在?跟随李、黄二位师长来到八五二的官兵今日何在?谁还记得他们当年的青春笑脸和军人英姿?他们当中,有多少已经长眠在这块土地上?没有人知道。在知青大批撤离后,他们和他们的后代,依然坚守。

为什么凡是在北大荒生活过的知青至今仍以战友相称?因为我们的前辈从战场上归来,不论他们是将军还是士兵,在北大荒广袤的土地上,他们一生一世持续的,依然是战斗,没有了硝烟,仍有牺牲和奉献,生活是平凡的,英雄主义的精神不平凡。他们把生命留在那里,把精神传给后人。我们传承了前辈的精神,不论今天身居何处,心中不变的,是对北大荒永远的尊敬和怀恋。

转眼间,知青上山下乡运动已经40周年。我一向反感“讨还青春”的叫喊,你有什么了不起?为什么你当过几年知青就有了天大的冤屈?那些祖祖辈辈苦熬的农民,那些开发了北大荒的先驱们,难道人家就是命该如此?无论历史拐了多少弯儿,青春的经历都是人生宝贵的珍藏;无论时代发生过怎样的谬误,为人民、为祖国的奉献都值得传诵。

北大荒,如今是在上海证券交易所上市的一只股票,起码有一亿股民不会忘记它。我眼见它从10块长到20,当大多数股票都跌剩一把骨头时,当市值300块的大股票跌到30块时,它仍旧游走在10这个数字以上。

北大荒,祝你好运。

(照片来自百度网站)

  评论这张
 
阅读(3808)| 评论(23)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