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望见北山的博客

推开窗户 望见北山 立足锅台 放眼世界

 
 
 

日志

 
 
关于我

冯敬兰,专业主妇,业余作家

冷看功名利禄, 热看柴米油盐。 全职家庭主妇, 爱家坐家写家。

网易考拉推荐

望见北山:再战南天门  

2010-05-15 11:54:19|  分类: 深度逛北京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长篇散文《古北口的陈伤旧痛》之五

古北口战役停息后,日军为了进一步对蒋介石政府施加压力,以达到逐步控制华北的阴谋,决定集中兵力击破中央军。自4月15日起,即将滦东兵力渐向古北口方面转移。除西羲义一第八师团外,有坂本政右门第六师团主力,中村第三十三旅团(混成旅团,内有满蒙伪军及满韩联合军约六千人),并附有强大的空军、炮兵、坦克等部队。

我军鉴于古北口一战的经验教训,在大战前夕加强构筑南天门一带工事,以利炮兵的活动。南天门阵地右起潮河岸的黄土梁,左至长城上的八道楼子,正面宽约十华里的中段以四二一高地为据点。阵地以“抵抗巢”为核心纵横交错,并于南天门阵地后方构筑六道预备阵地。

在双方对峙期间,各师自发地派遣别动队,迂回敌后袭击敌人。4月5日第二师别动队在色树沟以短枪手榴弹狙击,毙敌骑兵第八联队军官一员、士兵数十名并炸毁敌汽车数辆。83师由魏巍(不久升为团长)率领的别动队,袭击古北口北关,给敌后方部队以沉重打击。4月11日同时在敌左右翼与敌游动部队激战。我军别动队还破坏了通往承德的道路。代替张学良掌管了北平军分会指挥权的何应钦,此时正积极争取与日和谈,知道上述情况后大为不悦,责备各位师长说:“你们这样干,会惹起敌军进攻的。你们不出长城口去打他们,他们是不会大举进攻的。”17军军长徐庭瑶也认为敌人大举进攻南天门,是各师别动队在敌后活动所致。他在战斗报告中就这样写道:“此为战事剧烈之一大原因也。”

南天门战役分为两个阶段,第一阶段为4月21日至28日,第二阶段为5月10日至14日。

4月16日,敌机轰炸第二师师部驻地石匣镇,18日轰炸17军军部驻地密云县城。20日夜,敌军派一个大队的兵力由古北口一个姓李的保长带路,偷袭了南天门左翼制高点长城八道楼子。这八座碉楼是南天门阵地左翼支撑点,由第二师一个营的兵力防守。师长黄杰认为长城所据山势险要,日本兵穿皮鞋无论如何也爬不上去,决定只派一个连防守。那些官兵麻痹大意,自以为住进了保险箱。据说日军爬进碉楼时,许多士兵正在赌博。一夜之间,长城上的八座碉楼全部被敌军占领。黄杰闻讯大惊,不得不将八道楼子失守的情况向徐庭瑶报告。震怒的徐庭瑶在电话中命令黄杰,你怎样失守,就怎样给我收回来。有人开玩笑说:“因赌博失守,难道也要用赌博来收复吗?”黄杰责成第六旅旅长罗奇夺回失地,反攻无效,又派第四旅旅长郑洞国率第八团,并指挥第六旅第十一团继续反攻。敌人稳坐司马台长城八道城楼上,居高临下,易守难攻,我军徒遭伤亡,于20日夜间转移阵地。23日早七时起,日军利用八道楼子瞰射之利,以陆空军联合向南天门阵地的中央据点四二一高地发动四次进攻,均被击退。24日天刚亮,日军继续攻击,午后的战斗最为激烈,镇守该地的第十一团严重伤亡。旅长罗奇派第七团前往增援,才将敌击退。25日敌人整天以炮火向四二一高地射击。第二师苦战五昼夜,伤亡甚大,疲劳不堪。25日夜间,由83师刘戡部接替南天门阵地的防守任务。26日拂晓,敌人集中炮火向四二一高地猛攻,防御工事悉数被毁;继以步兵猛扑,遭到497团顽强抵抗,激战至下午。因伤亡过大,最终放弃阵地。28日早五时敌人集中火力向我猛冲,同时以坦克车掩护骑兵威胁我左右翼。83师497团及补充团一营,与敌激战竟日,营长三员均负重伤,阵地工事完全被毁。该师于当晚变换阵地,占领南天门以南600公尺的预备阵地。八昼夜的血战,敌人伤亡之大,为“九一八”以来少有,而战线仍胶着在南天门附近,大大出敌意料。当时何应钦曾当面告诉各师长,在南天门至少要打两个星期,才能维持政府在国际上的“面子”。实际上他是要争取两个星期的时间,以便与日本政府做妥协谈判。

 

4月29日以后,敌停止大规模进攻,每日仅以炮火向我阵地零星射击,时有小部队进行骚扰袭击。

5月10日,敌步兵五百余人在炮火掩护下,向我车头峪阵地进攻,被83师493团击退。11日凌晨一时,敌人两个步兵联队约五千人,向我稻黄甸、涌泉庄及以南高地用密集队形夜袭,战斗非常激烈。83师战斗部队损员严重。11日早五时,敌坦克车六辆冲至上甸子,威胁我军侧背。早七时敌机八架在我阵地上空反复轰炸,协同敌步炮兵攻击,形成混战状态。早八时敌炮七十余门协同步骑联合兵二千余人,攻我左翼笔架山阵地。494团竭力抵御,激战至午,团长魏巍受重伤,中校团副汪兴稼阵亡,士兵伤亡达三分之二。由于该师伤亡巨大,我全线崩溃,撤至后方五里的预备阵地,由第2师接替83师。

83师一昼夜间遭到惨重损失,被迫撤离阵地,师长刘戡悲愤不已,拔枪自杀,被参谋处长符昭骞、作战科长吴宗泰及时制止,自杀未遂。(解放战争爆发后,刘戡奉胡宗南命率部与彭德怀的西北野战军作战,1948年的宜川战役中,因伤亡惨重,败局无法挽回,终于用手榴弹自杀,后被蒋介石追赠为陆军上将——作者注)

11日午后,日军趁第二师郑洞国旅进入阵地脚跟未稳,向磨石山、大小新开岭、香水峪一带阵地大举进攻,坦克十余辆冲至白河涧附近,截击我军后方通道。第二师各团伤亡惨重,后撤七华里,进入新阵地。与此同时,第二十五师149团(覃异之团)仍在西北岭及下会之间与敌激战,坚持至13日方后撤到新阵地。

12日下午三时,日军攻占大小新开岭一带阵地后,乘胜向石匣镇进击。第二师在瑶亭、南香峪一线与敌激战。傍晚,敌坦克十余辆冲至南茶棚我炮兵阵地,炮兵第四团第九连官兵全部阵亡,炮四门被毁。我军在潮河西岸的炮兵被敌重炮轰击,毁炮三门。由于我军炮兵受损严重,火力中断,敌人战车更加活跃。13日中午我军全线崩溃。徐庭瑶令守潮河右岸的第二十五师抽出一个旅向左翼延伸,占领后方新阵地,掩护第二师撤至黄土坎、不老屯一线。13日午后一时第二十五师73旅向左翼移动,75旅仍在城子村小漕村原阵地与敌激战。73旅146团还没进入阵地,就遭到优势之敌攻击。此时,日军战车已越过石匣镇,直扑我军山安口附近阵地。午后四时,日军步兵在炮火掩护下向石匣镇发起进攻,很快攻克。第146团在山安口与追击之敌激战,伤亡甚大,夜间12时后撤新阵地。14日拂晓,敌步骑炮联合约二千余人,在空军掩护下向潮河右岸阵地攻击,战车二十余辆由潮河滩上突进,与25师官兵激战三个小时。同时黄土坎、不老屯一线发现小股敌人骚扰。

连日以来,十七军三个师死伤数千人,如不补充兵员,将不能再作有力抵抗。14日夜二十六军进入九松山预备阵地。十七军除25师一部担任石铁峪、五座楼一线警戒任务外,全部撤到密云整休补充。各师15日开始撤退,17日奉命调回怀柔、顺义一线。83师奉命担任北平城防。

  评论这张
 
阅读(895)|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