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望见北山的博客

推开窗户 望见北山 立足锅台 放眼世界

 
 
 

日志

 
 
关于我

冯敬兰,专业主妇,业余作家

冷看功名利禄, 热看柴米油盐。 全职家庭主妇, 爱家坐家写家。

网易考拉推荐

望见北山:血战古北口  

2010-05-12 11:42:28|  分类: 深度逛北京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长篇散文《古北口的陈伤旧痛》之四

 

3月10日早7点30分,73旅刚部署完毕,一架敌机即来古北口上空盘旋侦察,约一小时后投弹而去。上午九点敌机五架又来盘旋轰炸,以后每小时一队敌机,往返轮流轰炸。古北口长城一带高地都是坚硬的岩石秃山,构筑工事极为不易。敌机投弹密度很大,连潮河支流上游的一些树木,也成为投弹目标。我军既无对空作战武器,又无对空作战经验,战斗还未打响已有相当大的伤亡。

下午三点,在炮兵掩护下日军步兵向25师最右冀龙儿峪阵地及112师右翼将军楼阵地发动试探性攻击。根据情况判断,敌人企图从我军最右翼的龙儿峪阵地进攻,突破我军一翼后,沿潮河支流大道包抄古北口守军后路。关麟征和杜聿明决定将73旅145团的主力增加到龙儿峪方面,左翼与112师的将军楼连接,右翼延伸至龙儿峪以东五百米高地之线,同时调75旅(150团缺阵)集结于古北口东关相机策应,派75旅149团1营,在连通司马台沿线道路担任警戒。当晚6点,敌军退回原线。我军连夜调整作战部署,准备迎接明日的激战。

11日拂晓,日军展开总攻。在飞机、炮火掩护下主力向龙儿峪及将军楼阵地发动攻击。当时据守古北口正面的112师部队,没有支援将军楼的战斗,反而命该师古北口守军自动撤退,仅留步兵一团于河西镇担任收容任务。上午十时,将军楼112师阵地被敌人占领。日军乘胜以主力包围了25师右翼龙儿峪阵地,双方展开激战,守卫该地的73旅145团伤亡惨重。占领将军楼阵地的日军用猛烈的炮火封锁潮河支流,切断该团与旅部的交通和电话。古北口南城的战斗同样激烈,关麟征命令杜聿明指挥古北口南城正面的战斗,自己率领特务连赶赴右翼前线,指挥75旅主力,拟恢复将军楼阵地并支援左翼145团。出古北口东关不远,即与敌军先头部队发生遭遇战。关麟征指挥149团强占潮河支流北岸高地,在半山腰遭到敌人潜伏侦探狙击。双方短兵相接,关被手榴弹击伤,继续指挥149团与敌搏斗。双方相继增援,战斗极为惨烈,团长王润波阵亡。我军终于击退敌人,占领高地,并与145团取得联系。这次战斗中,师长关麟征身边的士兵由于不会使用手榴弹,不拉引线便掷出,反致师长被敌炸伤。后来,关麟征要求25师的士兵必须人人投弹及格。

关麟征受伤后, 73旅旅长杜聿明升为副师长,代理师长职务,146团团长梁恺升任73旅旅长。当晚六时许,河西镇担任收容任务的112师步兵一团擅自撤退,25师即派75旅150团推进至河西镇占领阵地,以巩固我军左翼,同时派骑兵连由北甸子经汤河向敌后迂回,以威胁敌军左侧背。激战竟日,25师仍保持原阵地。

11日晚,杜聿明与75旅旅长张耀明火线研究战情,认为敌我兵力悬殊,25师除守河西镇的150团伤亡较小外,其余均伤亡惨重。一线正与敌人胶着,欲抽调兵力缩短战线亦不可能。若明日敌军从我方任何一翼迂回突破我军阵地,均无兵力增援。为争取时间等待后援部队到达,决定调仅有的两连预备队及师部特务连,即刻占领南天门一带预备阵地,以备掩护师主力部队与敌军作持久战斗。

12日拂晓,敌军在重炮、飞机掩护下向我军阵地全面攻击,战斗较前两日更为激烈。25师官兵连续击退敌人三次进攻,在中午12点前后,电话总机及无线电报机均被敌机炸毁,前后方完全失去联络。消息不通,后援不继,而敌军有增无减,前方部队只好各自为战。午后2点,驻在关帝庙的司令部已被敌军机关枪封锁,杜聿明与张耀明仓促离开司令部,到古北口南高地的预备阵地指挥。预备阵地与各部队间的电话线路亦被炸毁,阵地被敌人切断,一分为二。午后3点左右,杜聿明在指挥所看到第一线部队自右翼起,且战且退,已逐渐崩溃。从古北口东关到潮河支流山谷中,只见大批官兵溃散下来。不久,两旅阵地(除150团河西镇阵地外)完全崩溃。沿潮河支流溃退的大部队,成为敌人扫射轰炸的目标,致使伤亡更为惨重。73旅旅长梁恺负伤,各部队长对自己部队都失去掌握,不能按照原定计划转移阵地,只有河西镇的150团仍在原阵地与敌隔河对战。

据杜聿明回忆,145团派出的一个军事哨因远离主力阵地,来不及撤退。大部队溃退后,他们继续抵抗,先后毙伤日军士兵百余名。后来,日军用大炮飞机联合轰击,才将该哨歼灭。日军对他们的英勇精神非常敬佩,把七人遗体埋葬后,还题写了“支那七勇士之墓”。

12日晚六点,杜聿明转移到南天门,看到溃退下来的部队混乱异常。此时南天门阵地除有师特务连及少数部队外,其余部队都失去控制,甚至有少数零散官兵,一直向石匣、密云方向逃跑。不久,张耀明、梁恺两旅长先后到达南天门才派出参谋传令,分头收容各旅官兵,逐渐占领阵地,与敌对峙。入夜,杜聿明为了缩短防线继续抵抗,重新调整部署,师指挥所设于南天门。

当晚第十七军军长徐庭瑶到达密云,与杜聿明通电话后,决定命令第二师星夜向南天门增援,接替25师防务。13日早五点前后,第二师第四旅(郑洞国旅)已到南天门,未及休息即接替阵地;第25师交防后,撤回密云修整。

25师是1933年1月1日由第四师的独立旅扩编而成,2月下旬即匆匆北上抗日。该师装备不足,除迫击炮外,山炮、野炮全无。古北口一战以四个步兵团独挡日军满洲派遣军西羲义一第八师团全部及骑兵第三旅团,既无坚固阵地可凭,又无友军(东北军112师等)协力作战,虽有抗日爱国的热忱,却无对日作战的经验与战术,伤亡极重。激战三昼夜,全师伤亡计四千余人。

从古北口一役可以看出中央军和东北军、中央军内部不同派系各怀心思,难以团结互助,加上仓促应战、装备落后,失败成为必然。

日军自入侵热河以来,在古北口遇到了中国军队的顽强抵抗,伤亡不下两千人,不得不承认这一战役为“激战中之激战”。自3月13日至4月20日,将近四十天中,敌人未再轻易冒进。一方面继续玩弄外交阴谋,一方面对下一战役作更周密的进攻准备。

  评论这张
 
阅读(1255)| 评论(2)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