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望见北山的博客

推开窗户 望见北山 立足锅台 放眼世界

 
 
 
 
 
 
  望见北山 
冯敬兰,专业主妇,业余作家

北京市 朝阳区

 发消息  写留言

 
冷看功名利禄, 热看柴米油盐。 全职家庭主妇, 爱家坐家写家。
 
人生格言人生就是积累。
博客等级加载中...
今日访问加载中...
总访问量加载中...
最后登录加载中...
 
 
 
 
 

天气

 
 
模块内容加载中...
 
 
 
 
 

日历

 
 
模块内容加载中...
 
 
 
 
 

日志分类

 
 
日志分类列表加载中...
 
 
 
 
 
 
 
博友列表加载中...
 
 
 
 
 
 
 
 

我妈的粉线口袋

2018-5-12 23:00:26 阅读540 评论2 122018/05 May12

我母亲的这个遗物,我相信我不说,谁都不知道是什么。

这个小物件告诉我,母亲也有过快乐的时光,也有过幸福的日子。她亲手制作的这个小荷包,一面是湖蓝一面是月白,虽然年久褪色,依然能感受母亲制作过程的愉悦。先把缎子面料贴在袼褙上,再剪出样子,图案是蕴育在心里的。她不识字,却把一个“吉”字放在图案的正中位置。用的是最细的绣花针,什么绣法我虽不懂,但是我知道每一针每一线都是她的人生。

最后一道工序是把两片绣品合在一起,用蓝色花纹的绦子包边,还绣了一圈花边。

这样,一个“荷包”就做完了。可是它并不是荷包,一根粗线从上下的小孔穿过,线很长。

母亲管这个精工细作的包包叫“粉线口袋”,里面装着白色的粉末(石灰或滑石粉),是她做针线、裁剪衣料不能缺少的工具。

从前,裁缝师傅都用划粉在布料上画出尺寸轮廓,才下剪子。更早的时候,我母亲的时代,她用这个自制的工具,把那根粗线来回拉一下,线上均匀地粘了一层白粉,就可以在布料上画出尺寸了。我上山下乡以前还看见母亲经常使用她的“粉线口袋”呢!

母亲后半辈子人生跌入谷底,虽然穷,却不改慷慨为人,古道热肠。不说别的,就说她给亲戚朋友、街坊四邻做的丝绸、线绨棉袄,就不知道有多少件了。

父亲死得早,死得冤,母亲一贯叫他“屈死鬼”。我知道母亲想念父亲一直想到她最后的岁月。

我记得她痴呆前做的一个梦,她梦里看到了爷爷,追上去问:爹,我咋老也碰不见冯X呢?爷爷告诉她,你不用找他了,他给人家管文书,不转生了。梦醒后母亲愤愤地说,你那老子多狠心,把咱们孤儿寡母扔下不管了。我知道母亲有多想念父亲,多希望梦里能见一面啊!

作者  | 2018-5-12 23:00:26 | 阅读(540) |评论(2) | 阅读全文>>

林建华是我们的镜子

2018-5-5 19:19:15 阅读7899 评论8 52018/05 May5

自从互联网统治了我们的生活,大众传播事件就借助网上平台,一波未平一波又起。近年微信的发达,更是让自媒体形成爆炸的态势。

这两天的网上热点,是北大校长林建华在120周年校庆的讲话中,把鸿鹄(hu)念成鸿浩,遭到网上批评和嘲笑,认为此事滑天下之大稽。更有热衷于挖祖坟、翻老底的,直指林校长在重庆大学、浙江大学当校长时就如何如何。网络杀人是不眨眼的,林校长想必已是满身伤痛。

我不以为林建华当了北大校长,就必须口吐莲花不能说出一个错别字,也不认为北大校长必须学富五车识字堪比汉语大词典。原因很简单,在当代中国你上哪儿去找这种人?中老年中国人有谁受过的教育不是支离破碎?甭管你是博士还是博导。

林建华的姐姐是我四十多年前学医时的同学,来自与吉林接壤的内蒙古扎赉特旗,是班里年龄最小的同学之一,文革开始只是小学四、五年级的学生。医学是经验科学,她学习努力,又有几年当护士的经验,我记得她的解剖课学得就比我好。文革爆发时我恰巧初中毕业,是老三届里的66届,出身北京名牌女中,文化基础好、见多识广并非就是我必然要在学科上成绩超越她的保证。当然,我识字可能比她多,起码认识鸿鹄二字。她弟弟林建华是化学博士,研究固体化学,有五年留洋历史,但这并不说明他接受过完整的基础教育。网上查一下,1955年出生的林建华也是小小年纪就失学、下乡、就业,凭着勤奋努力1977年考入北京大学化学系,一直读到博士。一个化学博士不认识的汉字肯定比文学博士多,而文学博士面对复杂的化学反应分子式肯定比文盲强不了多少。如果林建华告诉我们,核爆炸是化学反应,我们有理由嘲笑他甚至痛贬他,而他面对会堂千人的凝视,忽然遇到“鸿鹄”二字,来不及质疑就脱口念错,真的没有什么值得让大家蔑视、讥讽的。

作者  | 2018-5-5 19:19:15 | 阅读(7899) |评论(8) | 阅读全文>>

我做乡村医生的起点  

2017-9-1 22:35:55 阅读3260 评论8 12017/09 Sept1

我的黑龙江之行以逊克县逊河镇为目的地,四十多年前我在这里开始了医生的职业生涯。尽管后来我改行了,但是初心未改,对医学的热爱,对医护同仁的理解依然如故。

一路向北,向北!进入了风景如画的小兴安岭。这张拍虚了的照片美成了油画。

远处的尖顶建筑,让我恍惚中是在欧洲旅行。走到近处才看清不是教堂而是中石油的加油站。

栅栏那边的金黄色,是一望无际的麦田,这里的冬小麦要到七月末才收割。

辰清,勾起了尘封的记忆。从前这里是边境检查站,没有边防证的人是不能通过的。我们选择从辰清而不是孙吴下高速,仅仅是因为我对辰清的那份特殊记忆。后来证明是路线的错误,走了不少冤枉道。

进入小兴安岭林区后,道路一直这么干净,而且没车。开车的小伙子说这是“乡道”。蜿蜒乡道都是水泥铺的,特别干净,只有我们的车行驶在蓝天绿海里,非常美!

四十二年前我毕业分配去逊克报到,先坐站站停的火车到龙镇,住了一夜大车店,第二天一早坐长途大巴,在坑洼不平的沙土路上颠簸了几乎一整天,才到逊克县城。如今的乡道都这么平展。

密不透风的杉树。

老同学、克东县医院院长赵英派这对小夫妻开车送我们,女孩是舞蹈老师,艺术范儿自然显现。看上去他们多年轻哇!可人家自己说都是快四十的人啦!孩子都上小学了。

蓝天下云卷云舒

在行走的车里,我用手机拍下路边的民居,每一栋房屋都觉着亲切,虽然并不是从前的模样。

中国东北边陲的村庄。墙壁很厚的独栋房屋、木樟子、菜园子、柈子垛,敞开的生活方式,和内地一家一院,只见院墙不见人家,从根上就不一样。

作者  | 2017-9-1 22:35:55 | 阅读(3260) |评论(8) | 阅读全文>>

瑷珲之殇:中国人的永世伤痛  

2017-8-29 16:11:00 阅读4283 评论4 292017/08 Aug29

黑龙江流经瑷珲,江面陡然开阔了。

在几十公里远的上游黑河市,对岸的布拉戈维申斯克市仿佛伸手可及。

黑河对岸

黑龙江瑷珲段廖廓江天

难得到此一游。

安静的瑷珲边境

这一带盛产玛瑙,统称逊克玛瑙,硬度7-8,颜色以浅色为主,通透性好。如果这里卖假货,指的是以抚顺玛瑙冒充。路边摊贩卖的玛瑙石。

老同学张淑范在黑河中医医院工作几十年,是心电图专家。今天她拨冗带我们一起来到瑷珲。

我们是来参观瑷珲历史展览馆的。九点开门。

瑷珲古城早让老毛子烧毁,唯一存留的古建筑魁星阁。

爱珲历史陈列馆

大门旁边的雕塑

辽阔的黑龙江两岸曾经是我们祖先的家园。

黑河市与对岸的布拉戈维申斯克市(中国名海兰泡)。

唐朝地图

辽代地图

率领哥萨克部队屡次进犯我国黑龙江流域的沙俄首领

另一沙俄侵略军首领哈巴罗夫。曾是我国的伯力如今叫哈巴罗夫斯克。

谈判模拟现场

什么叫兵怂怂一个,将怂怂一窝?

被赶尽杀绝的64屯

展览馆有大型三D幻灯片播放海兰泡惨案模拟实景

巷战模拟蜡像馆

我们一到黑河,出租车司机就说,去瑷珲展览馆看看吧,不要钱。几次打车,司机不论男女都有这个建议。

安静的小镇瑷珲,一道丧权辱国的不平等条约,成为中国人心里的伤疤,看似平整,一碰就出血。马善被人骑,人善遭人欺。国运衰微,

作者  | 2017-8-29 16:11:00 | 阅读(4283) |评论(4) | 阅读全文>>

细节里的生活品味  

2017-8-29 14:15:37 阅读3736 评论4 292017/08 Aug29

中国人有贪大求洋的嗜好,却往往在细节上粗制滥造。我是一个注重细节的人,在旅行中,经常随手拍下路边街角的小景。闲来无事,欣赏一下也很开心。

奥地利的小路标

捷克最大的工业城市布尔诺街头的雕塑。

路过一个乡村,细雨中,我在移动的车里,拍下的街景。一段矮墙,一个裸体少女雕塑。若在中国的某个街头,铜像一定被无数粗鲁的手摸得金光闪闪。

消防栓和下水口

布拉格,桥上的灯柱

捷克城乡的井盖

建筑物的浮雕

小铺的橱窗

简单朴素的小围嘴,想起我们小时候,和我们的孩子们小时候。

小店门口

本土乞丐,都是行为艺术的大师

长跪不起的中*东难民,沦为乞丐也保持最后的自尊。

陪着主人行乞的狗也穿戴整齐

不用问这家店经营什么

小剧场的门楣

这位神父叫约翰.内伯姆克,听了王后的忏悔,在国王的威逼利诱之下仍守口如瓶而被国王投入伏尔塔瓦河中。后人视为诚信的典范,他的雕像矗立在捷克首都布拉格的查理大桥上。

一窝天鹅蛋,妈妈在附近休息

博物馆可以小到一家一户,这是啤酒博物馆的老工具。

喷泉的造型

酒店外的棋盘

城堡上的日晕,我碰巧拍到了

门扣

街边小景

街头彩蛋

路边杂货店

酒吧的幽默装饰,酒喝高了舌头就大了。

布尔诺,捷克最大的工业城市,用如此简洁的线条展示了爱情。

作者  | 2017-8-29 14:15:37 | 阅读(3736) |评论(4) | 阅读全文>>

瑰丽的捷克小城泰尔奇  

2017-8-17 22:47:01 阅读3968 评论2 172017/08 Aug17

捷克是很小的国家,世界文化遗产却有11个,我去了五个,惊讶个个都名不虚传。

这是小镇泰尔奇。

加油站附近是停车场,自行车模型提示附近200米外是一座机械博物馆。捷克的博物馆和剧院很多,一个小门脸,里面几间房,有人有物,一目了然。真是麻雀虽小 五脏俱全。

捷克这么小的国家有11处世界文化遗产,泰尔奇是其中之一。这座小城,原是皇帝的水上城堡。

一户人家的下沉式庭院。

城内保留着大量文艺复兴时期的建筑,风格多为巴洛克式。色彩柔和,协调。

这座小楼远看显得有些陈旧,近看其实很美。

顺着胡同走进去,是安静的民居。

河水中倒映着旧日的王宫。

只在电影里看到的画面。

民居后面是教堂的尖顶。

小店门口。捷克人的文化艺术素养随处可现。

古城的城门

雕塑是不能缺少的

走到哪儿都能看到黑死病纪念柱,那场夺去上千万人口的鼠疫,要世代铭记。我是从加缪的小说《鼠疫》里知道横扫欧洲的那场灾难的。

根本看不到几辆汽车,幼儿园的小朋友也穿上了这个马甲。

捷克下水道的井盖也体现了艺术,我拍到多种样式。

城门

加油站附近。

大美小城泰尔奇!

作者  | 2017-8-17 22:47:01 | 阅读(3968) |评论(2) | 阅读全文>>

童话世界里的小镇克鲁姆洛夫  

2017-8-16 18:00:06 阅读5272 评论1 162017/08 Aug16

初夏季节,我去捷克旅行十天,布拉格的古典、精致放到后面,先说说那些美不胜收的小镇吧。

捷克小镇克鲁姆洛夫,于1992年被联合国科教文组织列为世界文化遗产之一,古堡被宽阔蜿蜒的伏尔塔瓦河环抱,至今依然保存着中古世纪的风采,规模仅次于布拉格古堡。

要俯瞰小镇的风采,先要从天桥经过,到小山上远眺。

手机眼看着没电了,只拍了这么几张图片。更多的锦绣小镇都在相机里。

我们在古堡里举行了变装晚宴,我捡了大家撇一边的这件衣服,感受一下波西米亚风情。

衣服很厚裙子很重,穿上挺勒特(北京土话)。

穿上盛装出席了中世纪晚餐,烤鸭、蔬菜沙拉和小蛋糕。

捷克的原野也很美啊。

油菜花开了,田野里一片金黄。

作者  | 2017-8-16 18:00:06 | 阅读(5272) |评论(1) | 阅读全文>>

你能看见我的博客吗?  

2017-8-5 14:27:05 阅读4429 评论14 52017/08 Aug5

不知道发生了什么问题,我前、昨两日发的“黑龙江之行”没有发出去,改不了删不掉。

请教网编。

作者  | 2017-8-5 14:27:05 | 阅读(4429) |评论(14) | 阅读全文>>

想当年你怎样摧枯拉朽(黑龙江之行5)  

2017-8-1 23:02:57 阅读3923 评论5 12017/08 Aug1

这是我第三次来五大连池了。

老同学、克东县医院院长赵英带车从北安接上我,直奔这里。赵英是外科大拿,名副其实的全能专家。就像我在《聚会让记忆重现》里写的老同学付景贵一样,他们作为生活在边疆省份基层的外科医生,面对的患者大多数是农民、病情严重、人穷没钱,不可能去省会、北京看病,赵英他们就成了最后的生命防线。在北京三甲医院细分为若干科的手术,没有他们不会做的。颅脑、胸外、腹外、骨科、神经、甚至妇科,无论是肿瘤还是外伤。他们已身经百战。他们的确是白衣天使。

我和老同学赵英。

人们在接矿泉水。

我喝了几口这地下水,冰凉、扎嘴、二氧化碳气体充足。爽!

俄罗斯大妈也来接水

垃圾桶

去老黑山的清晨,天气阴沉。我们从五大连池的最大湖第三池坐游艇到对岸。火山爆发时,岩浆把白龙江截成五个堰塞湖,是为五大连池。

岩浆在湖里坐成小岛,如今成为绿岛。

下船时突下大雨,几分钟就过去了。

像是走进了露天煤矿

景区电瓶车。

电瓶车上拍的白桦林。

看这遍地"无烟煤"

我在2000年第一次来这里时就被深深震撼。岩浆从地心喷涌而出,带着摧枯拉朽的魔力,所到之处,一切生命瞬间灭绝。这只是1719年的情景,距今不到300年。我被大自然的神力吸引,2008年第二次拜访五大连池。今天是第三次了,我们要去老黑山,这黑色世界的源头。

炽烈的岩浆翻滚着,咆哮着,大地被烫得浓烟四起。前面的岩浆遇阻后,顷刻就被后面的烈焰扫荡。

作者  | 2017-8-1 23:02:57 | 阅读(3923) |评论(5) | 阅读全文>>

让我们去看鹤(黑龙江之行4)  

2017-8-1 22:21:43 阅读3389 评论2 12017/08 Aug1

我们去扎龙看鹤吧!同学们说。

从齐齐哈尔市开车,半个小时就进入水草丰美的扎龙自然保护区了。

十几年前我从大庆油田那一边来过这里,只知道这片沼泽是丹顶鹤的栖息地。记得一条土路通往的保护区,只有几排简陋的房子,几只小鹤羽毛还是灰色,成年丹顶鹤留在草甸子里的只有几只,都是受过伤不能随大部队南迁的。

经过这么多年的休养生息,这片湿地水肥草美,风景宜人。

说是八点半放鹤。就是把鹤轰起来,飞给游人看。人们急急忙忙往放飞区赶。

8:30,第一次放飞。

鹤们做了每天例行的飞行表演,就旁若无人地在水里闲庭信步。

这么好的地方,不用辛苦捕食,工人定时投喂鱼,谁还想着迁徙啊?于是,有一批鹤就留下来做了旅游大使。

这些鹤个个都是大长腿。

饲养员赶着鹤群远去。

看到饲养员手里的鱼,几只大鸟争食。

远远望去,是不是更像羊群?

翻过山坡,下一个时辰若游人很多,才会放它们飞翔。

今日留影,下次何年?

来,让我们在鹤乡合影。

黑龙江省江河纵横,山青水秀,是我最喜欢的地方。当然,这里还有我十年(1968—1978)的青春。

作者  | 2017-8-1 22:21:43 | 阅读(3389) |评论(2) | 阅读全文>>

东北大餐震撼了我(黑龙江之行3)  

2017-7-30 23:02:04 阅读2969 评论5 302017/07 July30

时隔12年,我回到了母校齐齐哈尔医学院,我人生中第一次接受职业教育的地方。

2005年来齐齐哈尔,是出差途中特意来看老同学,那时学校在富拉尔基,校址是在东北重型机械厂搬走后改建的。

2005年7月,我和老师同学们在校门口合影。

齐齐哈尔医学院创建于1946年,最初为“黑龙江军区军医学校”。历经“黑龙江省卫生学校”、“黑龙江省医士学校”、“齐齐哈尔医士学校”及“齐齐哈尔医学专科学校”等发展阶段,1986年升格为“齐齐哈尔医学院”。1973年——1975年我作为“工农兵学员”在校学习。

2008年学校搬到齐齐哈尔市建华区。校园规划占地面积110万平方米,建筑面积27万平方米;设有24个教学及教辅机构,本科专业20个;有教职工5570人,共有普教、成教、留学生等各类在校生16703人。

顶着烈日学校校友会办公室李主任(也是校友)认真地当起导游和解说。

校园很大,很美。关于母校的前世与今生我会另有介绍,按下不表。

在齐市的三天,同学们不仅全部到火车站迎送,而且全天候陪吃陪喝陪玩。大餐是上顿接下顿,东北人的热情豪爽质朴大气,通过饭菜震撼了我。

直径1市尺开外的大盘子,装得满满登登。

锅包肉,北京人吃过没?

拔丝地瓜,海海一大盘

凉拌菜有山楂糕、绿豆芽、圣女果、粉丝。酸甜爽口。

一大笸萝拆骨肉,块大,软烂,肥处不腻,瘦肉不柴。菜名哈拉巴!北京人你听说过没?

被浓汁埋没的鲤鱼,炖了一上午才搬上餐桌。

作者  | 2017-7-30 23:02:04 | 阅读(2969) |评论(5) | 阅读全文>>

来吧,一起浏览胡泓壮阔的人生(黑龙江之行2)  

2017-7-28 23:02:12 阅读5686 评论6 282017/07 July28

我的荒友、北京著名英文翻译家周子平特别推崇胡泓,他的微信里隔些日子就有一篇,图文并茂介绍哈尔滨露西亚餐厅老板胡泓。我问他是谁呀和你这么有交情?子平说,咱们种畜站的哈尔滨知青啊!你忘了?原来我们都是下乡北大荒的战友哇!我想了想,哈市知青瞬间想起好几个,高挑、标致、矜持的大美女、66届高中毕业生王春荣第一个跳出来,然后是裴冰冰、裴白鸽姐妹,还有排长邹兰香,就是想不起来一个男生。

此番北上黑龙江,我一定要会一会让子平深为欣赏的胡泓。子平是谁?北京四中1966届初中毕业生,在北大荒艰苦的劳动空隙,硬是拿下了英语。80年代初中山大学模糊数学的硕士研究生,业余翻译终成正果。这样的老学霸佩服的人,究竟啥样?

哈尔滨知青维玲是我的闺蜜荒友,我们无话不谈的友谊开始于四十多年前的北大荒852农场。她说这次你来哈尔滨,一定要让我做一次东,我请你吃俄罗斯大餐吧。我说咱们去露西亚吧,老板是咱们的荒友。维玲说,胡泓啊,他是我的小学同学。自从他出名后我们没见过面。

我们和胡泓约好下午三点去露西亚餐厅。这几天正赶上哈尔滨多年不遇的暑热。我们先到了几分钟。一进玄关,就觉到了凉爽。

在舒缓的音乐中,走进的哪里是饭馆?

分明是俄罗斯上流社会的沙龙。这里的女主人莫非是安娜·卡列尼娜?

在这样的环境里谁好意思喧哗?

雕花的质感和光泽提示你,雕刻的每一刀都不容有误。

注意细节!细节!

胡泓进来了,声音很好听,是受过训练的那种洪亮。是舞台上话剧演员的声音。原来,离开北大荒不久,他就当了文艺兵,在空政文工团拉小提琴。

作者  | 2017-7-28 23:02:12 | 阅读(5686) |评论(6) | 阅读全文>>

聚会使记忆重现(黑龙江之行1)  

2017-7-27 22:38:14 阅读4514 评论8 272017/07 July27

我决定在这个七月去回访黑龙江畔的逊克,42年前我在那儿开始了医生的职业生涯。在抵达哈尔滨后,我先去宾县看望老同学付景贵,他不久前从阿城某医院外科主任的岗位上退休,被一家民营医院高薪聘请。

清早坐四路公交车到哈东站,13站一块钱。哈市堵车不亚于北京。找到长途汽车站坐上大巴到宾西哈民生医院下车,30公里十块钱。付老师在门诊大厅等我。

参观医院后去他临时的家

先吃?

女主人曾是老师后做公务员,前团委书记和妇联主任,热情爽快,豁达干练。

大姐,听说你要来看我们,我们很激动。

景贵初中毕业就在乡里当民办教师,1973年在几百个考生中,成为被录取的几人之一。我在齐齐哈尔医士学校医疗六班和他成为同学。当时他只有20岁,男生里算小的,老实、厚道、聪明、刻苦、勤快,同学们都叫他付老师,也有点戏谑的意思。

几十年过去,付老师依然是一脸的诚恳和厚道。

讲起少年时的艰难生活。

这边在准备我们出游要吃的蔬菜瓜果。

因为是临时的家,宽敞的地上摆着各种菜果,还摊晾着大碴子。

我的同伴,北京人钱梅看到主人家墙角立的铁锹也觉得新鲜,手机拍下。

从窗口望去,是阳光暴晒的空旷庭院。

医院给付老师一片菜地。

我的同伴,旅行达人钱梅,没有当过知青,高中毕业赶上大学招生,是1978级中山大学中文系学生,看见满地蔬菜叫不上名,付老师一一指点。

香菜吃不过来,长成这样还开了白色小花。

奶柿子。成熟果实是杏黄色。

作者  | 2017-7-27 22:38:14 | 阅读(4514) |评论(8) | 阅读全文>>

来吧,一起浏览胡泓壮阔的人生

2017-7-27 22:07:15 阅读562 评论0 272017/07 July27

我的荒友、北京著名英文翻译家周子平特别推崇胡泓,他的微信里隔些日子就有一篇,图文并茂介绍哈尔滨露西亚餐厅老板胡泓。我问他是谁呀和你这么有交情?子平说,咱们种畜站的哈尔滨知青啊!你忘了?原来我们都是下乡北大荒的战友哇!我想了想,哈市知青瞬间想起好几个,高挑、标致、矜持的大美女、66届高中毕业生王春荣第一个跳出来,然后是裴冰冰、裴白鸽姐妹,还有排长邹兰香,就是想不起来一个男生。此番北上黑龙江,我一定要会一会让子平深为欣赏的胡泓。子平是谁?北京四中1966届初中毕业生,在北大荒艰苦的劳动空隙,硬是拿下了英语。80年代初中山大学模糊数学的硕士研究生,业余翻译终成正果。这样的老学霸佩服的人,究竟啥样?

哈尔滨知青维玲是我的闺蜜荒友,我们无话不谈的友谊开始于四十多年前的北大荒852农场。她说这次你来哈尔滨,一定要让我做一次东,我请你吃俄罗斯大餐吧。我说咱们去露西亚吧,老板是咱们的荒友。维玲说,胡泓啊,他是我的小学同学。自从他出名后我们没见过面。

我们和胡泓约好下午三点去露西亚餐厅。这几天正赶上哈尔滨多年不遇的暑热。我们先到了几分钟。一进玄关,就觉到了凉爽。

在舒缓的音乐中,走进的哪里是饭馆?

分明是俄罗斯上流社会的沙龙。这里的女主人莫非是安娜·卡列尼娜?

在这样的环境里谁好意思喧哗?

雕花的质感和光泽提示你,雕刻的每一刀都不容有误。

注意细节!细节!

胡泓进来了,声音很好听,是受过训练的那种洪亮。是舞台上话剧演员的声音。原来,离开北大荒不久,他就当了文艺兵,在空政文工团拉小提琴。

作者  | 2017-7-27 22:07:15 | 阅读(562) |评论(0) | 阅读全文>>

我走了,留给你一园缤纷  

2017-4-14 11:03:49 阅读2028 评论9 142017/04 Apr14

听说牛栏山有个北工大的学院,叫耿丹。耿丹学院有北京市最美的樱花,决定奔过去搂一眼。

呵呵!以为樱花就是单瓣儿的小碎花,风一吹就洒一地素白。最壮观也抵不过东京上野公园的樱花大道,虬劲的枝干比碗还粗。可是一进学校大门,老身就愣住了。

花团锦簇,都在盛年

简直就是彩霞满天啊!

一间大学的学院何来的这么多樱树?

网上查了一下,耿丹学院成为樱花园子的主人时间不长,2005年。耿丹是被国民党特务于1927年杀害的革命者,以烈士名字注册的北京耿丹教育发展中心和北工大合作办学,2005-7教育部批准耿丹学院成立。

园子的老主人叫北京维尼纶厂(以下简称“北维” ),成立于20世纪60年代初,是最早从日本引进成套设备的现代纺织企业。那时国家穷,哪里有什么外汇?据说还是分期付款。为了安装素不相识的日本先进设备,当时来过一百多位日本专家监督指导。国家号召优秀的高中毕业生报考纺织学院,大学生们满怀豪情来到偏僻的北京远郊牛栏山,白手起家,与工人师傅一起苦干,许多人随后当了班组长。

这里曾经是怎样的一片热土啊!顶天立地的大烟囱,标志着这个樱花园子的前世今生。

上半截的巨幅标语清晰可见:大海航行靠舵手,干革命靠毛泽东思想!

下半截的隶书金光闪闪。

这是两个时代的佐证。一个是毛泽东时代,一个是邓小平时代。

烟囱另一面。托夫勒曾是八十年代改革开放先行者的精神导师。我国纺织工业现代化的标杆——“北维”也用这句名言警示自己,不要沉湎于以往的辉煌。

安全生产,人人有责——印在一代人的心上,那个年代安全事故鲜有发生。

作者  | 2017-4-14 11:03:49 | 阅读(2028) |评论(9) | 阅读全文>>

查看所有日志>>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8

注册 登录  
 加关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