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望见北山的博客

推开窗户 望见北山 立足锅台 放眼世界

 
 
 
 
 
 
  望见北山 
冯敬兰,专业主妇,业余作家

北京市 朝阳区

 发消息  写留言

 
冷看功名利禄, 热看柴米油盐。 全职家庭主妇, 爱家坐家写家。
 
人生格言人生就是积累。
博客等级加载中...
今日访问加载中...
总访问量加载中...
最后登录加载中...
 
 
 
 
 

天气

 
 
模块内容加载中...
 
 
 
 
 

日历

 
 
模块内容加载中...
 
 
 
 
 

日志分类

 
 
日志分类列表加载中...
 
 
 
 
 
 
 
博友列表加载中...
 
 
 
 
 
 
 
 

童话世界里的小镇克鲁姆洛夫  

2017-8-16 18:00:06 阅读1697 评论1 162017/08 Aug16

初夏季节,我去捷克旅行十天,布拉格的古典、精致放到后面,先说说那些美不胜收的小镇吧。

捷克小镇克鲁姆洛夫,于1992年被联合国科教文组织列为世界文化遗产之一,古堡被宽阔蜿蜒的伏尔塔瓦河环抱,至今依然保存着中古世纪的风采,规模仅次于布拉格古堡。

要俯瞰小镇的风采,先要从天桥经过,到小山上远眺。

手机眼看着没电了,只拍了这么几张图片。更多的锦绣小镇都在相机里。

我们在古堡里举行了变装晚宴,我捡了大家撇一边的这件衣服,感受一下波西米亚风情。

衣服很厚裙子很重,穿上挺勒特(北京土话)。

穿上盛装出席了中世纪晚餐,烤鸭、蔬菜沙拉和小蛋糕。

捷克的原野也很美啊。

油菜花开了,田野里一片金黄。

作者  | 2017-8-16 18:00:06 | 阅读(1697) |评论(1) | 阅读全文>>

你能看见我的博客吗?  

2017-8-5 14:27:05 阅读3549 评论11 52017/08 Aug5

不知道发生了什么问题,我前、昨两日发的“黑龙江之行”没有发出去,改不了删不掉。

请教网编。

作者  | 2017-8-5 14:27:05 | 阅读(3549) |评论(11) | 阅读全文>>

想当年你怎样摧枯拉朽(黑龙江之行5)  

2017-8-1 23:02:57 阅读2967 评论5 12017/08 Aug1

这是我第三次来五大连池了。

老同学、克东县医院院长赵英带车从北安接上我,直奔这里。赵英是外科大拿,名副其实的全能专家。就像我在《聚会让记忆重现》里写的老同学付景贵一样,他们作为生活在边疆省份基层的外科医生,面对的患者大多数是农民、病情严重、人穷没钱,不可能去省会、北京看病,赵英他们就成了最后的生命防线。在北京三甲医院细分为若干科的手术,没有他们不会做的。颅脑、胸外、腹外、骨科、神经、甚至妇科,无论是肿瘤还是外伤。他们已身经百战。他们的确是白衣天使。

我和老同学赵英。

人们在接矿泉水。

我喝了几口这地下水,冰凉、扎嘴、二氧化碳气体充足。爽!

俄罗斯大妈也来接水

垃圾桶

去老黑山的清晨,天气阴沉。我们从五大连池的最大湖第三池坐游艇到对岸。火山爆发时,岩浆把白龙江截成五个堰塞湖,是为五大连池。

岩浆在湖里坐成小岛,如今成为绿岛。

下船时突下大雨,几分钟就过去了。

像是走进了露天煤矿

景区电瓶车。

电瓶车上拍的白桦林。

看这遍地"无烟煤"

我在2000年第一次来这里时就被深深震撼。岩浆从地心喷涌而出,带着摧枯拉朽的魔力,所到之处,一切生命瞬间灭绝。这只是1719年的情景,距今不到300年。我被大自然的神力吸引,2008年第二次拜访五大连池。今天是第三次了,我们要去老黑山,这黑色世界的源头。

炽烈的岩浆翻滚着,咆哮着,大地被烫得浓烟四起。前面的岩浆遇阻后,顷刻就被后面的烈焰扫荡。

作者  | 2017-8-1 23:02:57 | 阅读(2967) |评论(5) | 阅读全文>>

让我们去看鹤(黑龙江之行4)  

2017-8-1 22:21:43 阅读2537 评论3 12017/08 Aug1

我们去扎龙看鹤吧!同学们说。

从齐齐哈尔市开车,半个小时就进入水草丰美的扎龙自然保护区了。

十几年前我从大庆油田那一边来过这里,只知道这片沼泽是丹顶鹤的栖息地。记得一条土路通往的保护区,只有几排简陋的房子,几只小鹤羽毛还是灰色,成年丹顶鹤留在草甸子里的只有几只,都是受过伤不能随大部队南迁的。

经过这么多年的休养生息,这片湿地水肥草美,风景宜人。

说是八点半放鹤。就是把鹤轰起来,飞给游人看。人们急急忙忙往放飞区赶。

8:30,第一次放飞。

鹤们做了每天例行的飞行表演,就旁若无人地在水里闲庭信步。

这么好的地方,不用辛苦捕食,工人定时投喂鱼,谁还想着迁徙啊?于是,有一批鹤就留下来做了旅游大使。

这些鹤个个都是大长腿。

饲养员赶着鹤群远去。

看到饲养员手里的鱼,几只大鸟争食。

远远望去,是不是更像羊群?

翻过山坡,下一个时辰若游人很多,才会放它们飞翔。

今日留影,下次何年?

来,让我们在鹤乡合影。

黑龙江省江河纵横,山青水秀,是我最喜欢的地方。当然,这里还有我十年(1968—1978)的青春。

作者  | 2017-8-1 22:21:43 | 阅读(2537) |评论(3) | 阅读全文>>

东北大餐震撼了我(黑龙江之行3)  

2017-7-30 23:02:04 阅读1981 评论10 302017/07 July30

时隔12年,我回到了母校齐齐哈尔医学院,我人生中第一次接受职业教育的地方。

2005年来齐齐哈尔,是出差途中特意来看老同学,那时学校在富拉尔基,校址是在东北重型机械厂搬走后改建的。

2005年7月,我和老师同学们在校门口合影。

齐齐哈尔医学院创建于1946年,最初为“黑龙江军区军医学校”。历经“黑龙江省卫生学校”、“黑龙江省医士学校”、“齐齐哈尔医士学校”及“齐齐哈尔医学专科学校”等发展阶段,1986年升格为“齐齐哈尔医学院”。1973年——1975年我作为“工农兵学员”在校学习。

2008年学校搬到齐齐哈尔市建华区。校园规划占地面积110万平方米,建筑面积27万平方米;设有24个教学及教辅机构,本科专业20个;有教职工5570人,共有普教、成教、留学生等各类在校生16703人。

顶着烈日学校校友会办公室李主任(也是校友)认真地当起导游和解说。

校园很大,很美。关于母校的前世与今生我会另有介绍,按下不表。

在齐市的三天,同学们不仅全部到火车站迎送,而且全天候陪吃陪喝陪玩。大餐是上顿接下顿,东北人的热情豪爽质朴大气,通过饭菜震撼了我。

直径1市尺开外的大盘子,装得满满登登。

锅包肉,北京人吃过没?

拔丝地瓜,海海一大盘

凉拌菜有山楂糕、绿豆芽、圣女果、粉丝。酸甜爽口。

一大笸萝拆骨肉,块大,软烂,肥处不腻,瘦肉不柴。菜名哈拉巴!北京人你听说过没?

被浓汁埋没的鲤鱼,炖了一上午才搬上餐桌。

作者  | 2017-7-30 23:02:04 | 阅读(1981) |评论(10) | 阅读全文>>

来吧,一起浏览胡泓壮阔的人生(黑龙江之行2)  

2017-7-28 23:02:12 阅读4761 评论7 282017/07 July28

我的荒友、北京著名英文翻译家周子平特别推崇胡泓,他的微信里隔些日子就有一篇,图文并茂介绍哈尔滨露西亚餐厅老板胡泓。我问他是谁呀和你这么有交情?子平说,咱们种畜站的哈尔滨知青啊!你忘了?原来我们都是下乡北大荒的战友哇!我想了想,哈市知青瞬间想起好几个,高挑、标致、矜持的大美女、66届高中毕业生王春荣第一个跳出来,然后是裴冰冰、裴白鸽姐妹,还有排长邹兰香,就是想不起来一个男生。

此番北上黑龙江,我一定要会一会让子平深为欣赏的胡泓。子平是谁?北京四中1966届初中毕业生,在北大荒艰苦的劳动空隙,硬是拿下了英语。80年代初中山大学模糊数学的硕士研究生,业余翻译终成正果。这样的老学霸佩服的人,究竟啥样?

哈尔滨知青维玲是我的闺蜜荒友,我们无话不谈的友谊开始于四十多年前的北大荒852农场。她说这次你来哈尔滨,一定要让我做一次东,我请你吃俄罗斯大餐吧。我说咱们去露西亚吧,老板是咱们的荒友。维玲说,胡泓啊,他是我的小学同学。自从他出名后我们没见过面。

我们和胡泓约好下午三点去露西亚餐厅。这几天正赶上哈尔滨多年不遇的暑热。我们先到了几分钟。一进玄关,就觉到了凉爽。

在舒缓的音乐中,走进的哪里是饭馆?

分明是俄罗斯上流社会的沙龙。这里的女主人莫非是安娜·卡列尼娜?

在这样的环境里谁好意思喧哗?

雕花的质感和光泽提示你,雕刻的每一刀都不容有误。

注意细节!细节!

胡泓进来了,声音很好听,是受过训练的那种洪亮。是舞台上话剧演员的声音。原来,离开北大荒不久,他就当了文艺兵,在空政文工团拉小提琴。

作者  | 2017-7-28 23:02:12 | 阅读(4761) |评论(7) | 阅读全文>>

聚会使记忆重现(黑龙江之行1)  

2017-7-27 22:38:14 阅读3692 评论7 272017/07 July27

我决定在这个七月去回访黑龙江畔的逊克,42年前我在那儿开始了医生的职业生涯。在抵达哈尔滨后,我先去宾县看望老同学付景贵,他不久前从阿城某医院外科主任的岗位上退休,被一家民营医院高薪聘请。

清早坐四路公交车到哈东站,13站一块钱。哈市堵车不亚于北京。找到长途汽车站坐上大巴到宾西哈民生医院下车,30公里十块钱。付老师在门诊大厅等我。

参观医院后去他临时的家

先吃?

女主人曾是老师后做公务员,前团委书记和妇联主任,热情爽快,豁达干练。

大姐,听说你要来看我们,我们很激动。

景贵初中毕业就在乡里当民办教师,1973年在几百个考生中,成为被录取的几人之一。我在齐齐哈尔医士学校医疗六班和他成为同学。当时他只有20岁,男生里算小的,老实、厚道、聪明、刻苦、勤快,同学们都叫他付老师,也有点戏谑的意思。

几十年过去,付老师依然是一脸的诚恳和厚道。

讲起少年时的艰难生活。

这边在准备我们出游要吃的蔬菜瓜果。

因为是临时的家,宽敞的地上摆着各种菜果,还摊晾着大碴子。

我的同伴,北京人钱梅看到主人家墙角立的铁锹也觉得新鲜,手机拍下。

从窗口望去,是阳光暴晒的空旷庭院。

医院给付老师一片菜地。

我的同伴,旅行达人钱梅,没有当过知青,高中毕业赶上大学招生,是1978级中山大学中文系学生,看见满地蔬菜叫不上名,付老师一一指点。

香菜吃不过来,长成这样还开了白色小花。

奶柿子。成熟果实是杏黄色。

作者  | 2017-7-27 22:38:14 | 阅读(3692) |评论(7) | 阅读全文>>

我走了,留给你一园缤纷  

2017-4-14 11:03:49 阅读1261 评论9 142017/04 Apr14

听说牛栏山有个北工大的学院,叫耿丹。耿丹学院有北京市最美的樱花,决定奔过去搂一眼。

呵呵!以为樱花就是单瓣儿的小碎花,风一吹就洒一地素白。最壮观也抵不过东京上野公园的樱花大道,虬劲的枝干比碗还粗。可是一进学校大门,老身就愣住了。

花团锦簇,都在盛年

简直就是彩霞满天啊!

一间大学的学院何来的这么多樱树?

网上查了一下,耿丹学院成为樱花园子的主人时间不长,2005年。耿丹是被国民党特务于1927年杀害的革命者,以烈士名字注册的北京耿丹教育发展中心和北工大合作办学,2005-7教育部批准耿丹学院成立。

园子的老主人叫北京维尼纶厂(以下简称“北维” ),成立于20世纪60年代初,是最早从日本引进成套设备的现代纺织企业。那时国家穷,哪里有什么外汇?据说还是分期付款。为了安装素不相识的日本先进设备,当时来过一百多位日本专家监督指导。国家号召优秀的高中毕业生报考纺织学院,大学生们满怀豪情来到偏僻的北京远郊牛栏山,白手起家,与工人师傅一起苦干,许多人随后当了班组长。

这里曾经是怎样的一片热土啊!顶天立地的大烟囱,标志着这个樱花园子的前世今生。

上半截的巨幅标语清晰可见:大海航行靠舵手,干革命靠毛泽东思想!

下半截的隶书金光闪闪。

这是两个时代的佐证。一个是毛泽东时代,一个是邓小平时代。

烟囱另一面。托夫勒曾是八十年代改革开放先行者的精神导师。我国纺织工业现代化的标杆——“北维”也用这句名言警示自己,不要沉湎于以往的辉煌。

安全生产,人人有责——印在一代人的心上,那个年代安全事故鲜有发生。

作者  | 2017-4-14 11:03:49 | 阅读(1261) |评论(9) | 阅读全文>>

柯莱老师的文学梦  

2017-4-10 22:08:27 阅读1624 评论8 102017/04 Apr10

柯莱老师的文学梦

冯敬兰

1965年秋季开学,我升入初中三年级。我们的语文老师又换了,课堂上来了一位头发花白的中年人。他站在讲台后面,用带着浓重胶东口音的普通话开讲第一课。他讲的什么我早已忘记,可是他的名字却让我牢记一生,不是张三李四,而是柯莱!

初三那个学年,我们的作文课学习的是议论文和驳论文。初一年级写叙述文成绩平平的我,时来运转了。我的作文得到了柯莱老师的赏识,几乎每篇都是最高分。老师常常在全班同学面前带着山东腔朗读我的作文,虽然有时让我有点尴尬,有点不好意思,但在我的心里却总是盼着上作文课。这一年对于我的一生有多么重要,当时并不知觉,直到历经无数的人生磨练,都无法舍弃对于文学写作的热爱,终于懂得了柯莱老师对我的栽培,不单单是课堂上读了我的几篇作文,而是给我灌注了准确精致地使用母语的自信。2014年3月,我在一篇博客里提到柯莱老师。那篇文章的浏览量超过六万,在130多条跟帖里,我发现了一句留言:“谢谢您和我父亲的师生缘分带来的温暖回忆”。留言者沙洵,自我介绍是柯莱老师的小儿子。他父亲教我们班语文的那一年,他刚刚出生。我很少阅读博客后面的留言,即便读了一般也不回应。我和沙洵的因缘就此产生,我们以姐弟相称,他用微信和email偶尔向我介绍一些曾从父亲和家人那里听到的情况。

柯莱,取保尔·柯察金的柯,朱赫莱的莱(保尔·柯察金是苏联小说《钢铁是怎样炼成的》主人公,少年布尔什维克,朱赫莱是引导他走上革命道路的工人地下党员——作者注),家谱名沙继广,曾用名沙公普。1921年农历七月初三出生,求学于青岛李村师范,毕业后在青岛扶轮小

作者  | 2017-4-10 22:08:27 | 阅读(1624) |评论(8) | 阅读全文>>

一个老师,独守一门,坚持一生  

2017-4-7 15:58:43 阅读1493 评论8 72017/04 Apr7

北京师范大学附属实验中学即将迎来百年校庆。我参与了一项为老教师做口述史、为母校写教育叙事的志愿者活动。一直关注我的网友也许记得,我从2007年末加入到文革事件“校长之死”和“宋彬彬戴袖章”的调查和写作中,已经为这所学校写了几十篇文章,仅仅2014年在网易新媒体开“我的文革纪事”专栏就一气写了30篇左右。实在不想继续写母校的陈年旧事了。自己被搁置的三部半拉子书稿,我真怀疑还有没有下一个十年可以写下去?然而,看到当年风华正茂的任课老师们,已经纷纷进入多病、衰老的耄耋之年,更有不少已经离开了我们,百年校庆,感恩老师才是最重要的事。母校百年记忆的长廊里,应该留下他们的脚印。于是,我又像一个强迫症似的,欲罢不能,继续写着老师们。

(此篇小文是博主为女附中1949-1966的音乐教育专辑写的前言)

一个老师独守一门的音乐课

女附中时代的音乐教室在学校很边缘的地方,当年是一个平房小院里的西厢房,离教学楼挺远的,隔着一片小操场。小操场再早是一个果园,当小毛桃坐果的季节,树下已爬满了草莓。音乐虽是副科,也是初中学生的一门必修课啊,每星期上一堂。大家记忆中,只有一位老师授课,她叫吴德棻,芬字在木上,是树木的花香,优雅、清淡而绵绵不绝,一如老师本人。

晚年的吴老师

把吴老师留在记忆里的多是“老三届”的学生,如今也都进入了暮年。再往前翻,竟然找到了1950年的资料,原来那时吴老师就是女附中的音乐老师了。她出身世家,是北京师范大学老校长黎锦熙的儿媳,黎锦熙当过毛泽东主席的老师,胞弟黎锦晖是中国流行音乐的奠基人、著名音乐家。吴德棻老师从

作者  | 2017-4-7 15:58:43 | 阅读(1493) |评论(8) | 阅读全文>>

我们平凡的赵老师  

2017-4-2 16:22:29 阅读1447 评论6 22017/04 Apr2

看到网上的消息,哈佛大学今年在中国录取13名应届高中生,其中就有北京师大附属实验中学3名。

4万中国应届毕业生申请留学常春藤学校,只有161人被录取,其中实验中学占了17个名额。

这么牛的学校今年将迎来百年校庆。作为老校友,我参与了一个为老教师写口述史、为学校写教育叙事的志愿者行动。说实话,自从2007年母校90年校庆,我投入学校文革初期发生的“校长之死”和“宋彬彬戴袖章”事件的调查和写作,已经为实验中学的前身“师大女附中”写了几十篇文章,光是2014年在网易新媒体开“我的文革纪事”专栏就写了近30篇。我实在是不想搁置自己的写作计划,继续写学校的事了。然而想到那些离人生尽头越来越近的老师们,百年校史应该留下他们的故事,我还是拿起了笔,去采访他们,记录他们的人生。

一所女校从一诞生,就成为北京的一所优质中学,光是领导有能力当然不行,没有好老师哪有好学生?从女附中到实验中学,百年历史的人物画廊,不仅仅留下了众多名师的靓丽身影,也留下了许许多多普通老师的足迹。所以,我写的老师都很平常。

首先,我特别想写写我初中时的班主任赵世昌老师。我于1963年入学,1968年离校上山下乡去了北大荒。赵老师是我初二 / 初三年级的班主任,还教我们班物理。他所处的时代充满了动荡,老师们来了,走了,升迁了,倒运了,上演着人生起伏、生老病死的悲喜剧。赵老师质朴善良、老实本分,1953年大学毕业就在学校教物理课,一辈子默默无闻,用他的话说,“我是老师里最边上最边上最边上的人”。

我就想写写这个老实人。

少年时代的我不是一个聪

作者  | 2017-4-2 16:22:29 | 阅读(1447) |评论(6) | 阅读全文>>

猪坚强的命运  

2017-3-6 9:47:44 阅读1524 评论10 62017/03 Mar6

今早偶然看到樊建川先生在微博里答网民质疑,是关于他收养“猪坚强”的。大家都记得吧?山崩地裂的汶川大地震中,有一农民家的废墟下面,一头母猪居然靠喝雨水活到被救的那天,整整36天!创造了生命的奇迹。形销骨立的母猪迅速成为网红,被冠名“猪坚强”。这头大难不死的猪能否继续活下去,依然是个问题,因为主人家也流离失所,缺吃少穿。按说800元的身价已是天价,而樊建川花了13800元买下了这头母猪!

在建川博物馆里被仔细照顾的猪坚强,从2008到2017,重生的十岁快来了!

一切就像樊建川在微博里说的——

1、埋了36天,300斤瘦到100斤,花13800元买下他,初衷是想帮助一下主人。 2、当时并无把握他能活过来。3、更没有想到他能活这么久。4、现在你说怎么办呢?5、我可能老年痴呆,但确实不是神经病。//@速报哥:地震过后,那么多大活人缺乏关爱,却这么费心地伺候一只猪,神经病。

如何对待动物,时时考验着人性。如何对待大难不死的猪坚强,樊建川先生代表有良知的中国人,接受了上天的考验。指责他神经病的人,我们耳闻眼见的多了。当伴侣动物被屠宰、当迁徙候鸟被拦截、当濒危动物被送上餐桌遇阻拦、被曝光时,他们都会振振有词地说:那么多穷人吃不上饭,那么多孩子上不起学,你们为什么不管?

关于樊建川的传奇经历,以前我略有所闻——官至宜宾市常务副市长,辞职下海,成为“开发商”。继而将巨额资金投入抗战文物收藏,建成“建川博物馆”,有分门别类的数间馆藏,不仅有抗战文物,也有文革文物,成为国内规模最大的私人博物馆。

作者  | 2017-3-6 9:47:44 | 阅读(1524) |评论(10) | 阅读全文>>

宇锋,说走就走了  

2017-3-1 21:10:13 阅读1428 评论3 12017/03 Mar1

真想不到2017年我写的第一篇文章,竟是给宇锋的

2016年最后一天,吴迪电话里告诉我,李宇锋昨晚走了。我说,昨天早晨我还看见他更新微信了呢!怎么说走就走!?

其实过去的一年里一直有李宇锋病情危重的消息,我始终不愿相信,他那么年轻,同样是脊髓病变导致的腰以下截瘫,我记得张海迪成名时说自己只能活到28岁,现在她已年过花甲还生机勃勃呢。有一次我给他发短信问候,他立即从东营打电话过来,非常热情,连说没事儿,待回京后一定见面叙叙。我和刘进去看宇锋的那天,是2016年8月1日,天气闷热,他让助手将房间的空调调到很低的温度,我感觉相当地冷。他的手软绵绵地垂在轮椅的把手上,我上去握了一下,心不禁一沉,怎么一点儿肌张力都没有了?莫非他脊髓的病变又往高处蔓延了?我脱口问道:你的病有发展吗?他竟是笑着点了点头,大难临头见怪不怪的表情。

几天来,李宇锋的那个笑脸总是浮现在我眼前。那天为什么不和他多聊聊呢?我和刘进把各自带去的书籍资料送给他,我说我的一篇文章写到你,你的名字是山峰的峰呢,还是金字旁的锋?他说当然是金字旁,学雷锋嘛那一年(指他出生的1963年)。坐了一会儿,眼看快中午了,我俩赶紧告辞。李宇锋不舍地说,就呆这么一会儿啊?还没聊什么呢,你们还有别的事吗?我们说没有什么事,就是怕你累啊。屋里那么冷,也担心他万一感冒了。皮肤对温度的感觉差异,譬如对冷迟钝对热敏感也是脊髓神经病变的一个症状。

真后悔那天为什么不和他多聊聊,一起吃顿饭。宇锋是为了和我们见面,特地从家里赶到秀园的。

也好,毕竟是回到了父亲一手创建的石油城东营市,毕竟

作者  | 2017-3-1 21:10:13 | 阅读(1428) |评论(3) | 阅读全文>>

路过养心殿  

2017-1-7 17:58:12 阅读1712 评论4 72017/01 Jan7

咱们老百姓一直以为,皇帝是在金銮殿上朝呢,敢情不是,太和殿(俗称金銮殿)原来是举行重大国务活动的地方。《甄嬛传》里,陈建斌动不动就说,朕回养心殿了!

清雍正皇帝登基后,搬出先帝康熙的乾清宫,辟养心殿为他的办公室和宿舍,一直沿用到清朝末年。如今,故宫养心殿正在大修,据说要四年时间。于是首都博物馆把养心殿搬来展览了。前些天我赶在撤展前去看了,拍了一些照片留存在记忆里。

简明扼要的前言

看视频介绍的观众们,大气都不出。总嫌弃国人素质差的精英人士来这里看看,这些穿戴普通的人们,一说话就透出见识来。

养心殿,雍正的办公室

后来的养心殿变成这样,前面坐着小皇帝,东太后慈安和西太后慈禧在后面听政

看过养心殿,再看皇帝

下图就是雍正帝

在河南巡抚田文镜奏章上的批语:朕就是这样汉子,就是这样秉性,就是这样皇帝!

瞧这行云流水般的书法

雍正在位13年,批奏折20万件,文字超1000万,每天多大的工作量!看看这些朱批,竟是一气呵成,连涂改都没有。

康熙、雍正、乾隆 三帝中,最喜欢到处题字的就是下面这位爷了。

乾隆帝笃信藏传佛教,在位几十年在全国修建了许多喇嘛庙,同时倾心研修,每天抄经。 养心殿里有许多佛像唐卡藏品都是乾隆时期的。

铜查机尼佛母、铜拉玛佛母、铜上乐王佛、铜勘察拉西佛母、铜噜亻畐尼佛母

三希堂。

乾隆酷爱王羲之的书法,有许多临帖

乾隆帝的孝贤皇后

作者  | 2017-1-7 17:58:12 | 阅读(1712) |评论(4) | 阅读全文>>

永别了,于劲  

2016-12-25 22:44:07 阅读2595 评论3 252016/12 Dec25

前几天,我在微信里偶然看到一篇文章,乍一看题目《怀念于劲:厄运记录的不只是我们的个人命运》(作者:原志愿军战俘张泽石),不禁大吃一惊,立即上网查询,便看到了这则消息:

【财新网】(驻香港记者 王端)63岁的作家于劲11月26日午间在香港玛嘉烈医院病逝。

  于劲是卓有建树的军旅作家,中国作家协会会员。她笔名肖于,浙江人。于劲影响最大的作品之一,是1993年出版的两卷本长篇报告文学《上海:1949大崩溃》。

1986年毕业于解放军艺术学院中文系的于劲,早年曾在江苏农村插队务农,1971年入伍,后成为南京军区专业作家。1972年她开始发表作品。1988年加入中国作家协会。主要著作有长篇纪实文学《厄运》,中篇小说集《绵亘红土地》,中篇小说《安魂》《融雪》《蓝天下,有一辆军列》等。短篇小说《困了,嗑点瓜子》获1982年《青春》文学奖,《绵亘红土地》获1983年《昆仑》优秀作品奖。

于劲是著名作家、纪实文学作品《唐山大地震》作者钱钢的夫人。

真的是你吗于劲?于劲你真的已经和我们天人永隔了吗?!

无法接受的噩耗。哀伤之情顿时涌上我的心头,至今仍在心里萦绕。

作者  | 2016-12-25 22:44:07 | 阅读(2595) |评论(3) | 阅读全文>>

查看所有日志>>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

注册 登录  
 加关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