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望见北山的博客

推开窗户 望见北山 立足锅台 放眼世界

 
 
 
 
 
 
  望见北山 
冯敬兰,专业主妇,业余作家

北京市 朝阳区

 发消息  写留言

 
冷看功名利禄, 热看柴米油盐。 全职家庭主妇, 爱家坐家写家。
 
人生格言人生就是积累。
博客等级加载中...
今日访问加载中...
总访问量加载中...
最后登录加载中...
 
 
 
 
 

天气

 
 
模块内容加载中...
 
 
 
 
 

日历

 
 
模块内容加载中...
 
 
 
 
 

日志分类

 
 
日志分类列表加载中...
 
 
 
 
 
 
 
博友列表加载中...
 
 
 
 
 
 
 
 

我走了,留给你一园缤纷  

2017-4-14 11:03:49 阅读1071 评论9 142017/04 Apr14

听说牛栏山有个北工大的学院,叫耿丹。耿丹学院有北京市最美的樱花,决定奔过去搂一眼。

呵呵!以为樱花就是单瓣儿的小碎花,风一吹就洒一地素白。最壮观也抵不过东京上野公园的樱花大道,虬劲的枝干比碗还粗。可是一进学校大门,老身就愣住了。

花团锦簇,都在盛年

简直就是彩霞满天啊!

一间大学的学院何来的这么多樱树?

网上查了一下,耿丹学院成为樱花园子的主人时间不长,2005年。耿丹是被国民党特务于1927年杀害的革命者,以烈士名字注册的北京耿丹教育发展中心和北工大合作办学,2005-7教育部批准耿丹学院成立。

园子的老主人叫北京维尼纶厂(以下简称“北维” ),成立于20世纪60年代初,是最早从日本引进成套设备的现代纺织企业。那时国家穷,哪里有什么外汇?据说还是分期付款。为了安装素不相识的日本先进设备,当时来过一百多位日本专家监督指导。国家号召优秀的高中毕业生报考纺织学院,大学生们满怀豪情来到偏僻的北京远郊牛栏山,白手起家,与工人师傅一起苦干,许多人随后当了班组长。

这里曾经是怎样的一片热土啊!顶天立地的大烟囱,标志着这个樱花园子的前世今生。

上半截的巨幅标语清晰可见:大海航行靠舵手,干革命靠毛泽东思想!

下半截的隶书金光闪闪。

这是两个时代的佐证。一个是毛泽东时代,一个是邓小平时代。

烟囱另一面。托夫勒曾是八十年代改革开放先行者的精神导师。我国纺织工业现代化的标杆——“北维”也用这句名言警示自己,不要沉湎于以往的辉煌。

安全生产,人人有责——印在一代人的心上,那个年代安全事故鲜有发生。

作者  | 2017-4-14 11:03:49 | 阅读(1071) |评论(9) | 阅读全文>>

柯莱老师的文学梦  

2017-4-10 22:08:27 阅读1351 评论7 102017/04 Apr10

柯莱老师的文学梦

冯敬兰

1965年秋季开学,我升入初中三年级。我们的语文老师又换了,课堂上来了一位头发花白的中年人。他站在讲台后面,用带着浓重胶东口音的普通话开讲第一课。他讲的什么我早已忘记,可是他的名字却让我牢记一生,不是张三李四,而是柯莱!

初三那个学年,我们的作文课学习的是议论文和驳论文。初一年级写叙述文成绩平平的我,时来运转了。我的作文得到了柯莱老师的赏识,几乎每篇都是最高分。老师常常在全班同学面前带着山东腔朗读我的作文,虽然有时让我有点尴尬,有点不好意思,但在我的心里却总是盼着上作文课。这一年对于我的一生有多么重要,当时并不知觉,直到历经无数的人生磨练,都无法舍弃对于文学写作的热爱,终于懂得了柯莱老师对我的栽培,不单单是课堂上读了我的几篇作文,而是给我灌注了准确精致地使用母语的自信。2014年3月,我在一篇博客里提到柯莱老师。那篇文章的浏览量超过六万,在130多条跟帖里,我发现了一句留言:“谢谢您和我父亲的师生缘分带来的温暖回忆”。留言者沙洵,自我介绍是柯莱老师的小儿子。他父亲教我们班语文的那一年,他刚刚出生。我很少阅读博客后面的留言,即便读了一般也不回应。我和沙洵的因缘就此产生,我们以姐弟相称,他用微信和email偶尔向我介绍一些曾从父亲和家人那里听到的情况。

柯莱,取保尔·柯察金的柯,朱赫莱的莱(保尔·柯察金是苏联小说《钢铁是怎样炼成的》主人公,少年布尔什维克,朱赫莱是引导他走上革命道路的工人地下党员——作者注),家谱名沙继广,曾用名沙公普。1921年农历七月初三出生,求学于青岛李村师范,毕业后在青岛扶轮小

作者  | 2017-4-10 22:08:27 | 阅读(1351) |评论(7) | 阅读全文>>

一个老师,独守一门,坚持一生  

2017-4-7 15:58:43 阅读1242 评论8 72017/04 Apr7

北京师范大学附属实验中学即将迎来百年校庆。我参与了一项为老教师做口述史、为母校写教育叙事的志愿者活动。一直关注我的网友也许记得,我从2007年末加入到文革事件“校长之死”和“宋彬彬戴袖章”的调查和写作中,已经为这所学校写了几十篇文章,仅仅2014年在网易新媒体开“我的文革纪事”专栏就一气写了30篇左右。实在不想继续写母校的陈年旧事了。自己被搁置的三部半拉子书稿,我真怀疑还有没有下一个十年可以写下去?然而,看到当年风华正茂的任课老师们,已经纷纷进入多病、衰老的耄耋之年,更有不少已经离开了我们,百年校庆,感恩老师才是最重要的事。母校百年记忆的长廊里,应该留下他们的脚印。于是,我又像一个强迫症似的,欲罢不能,继续写着老师们。

(此篇小文是博主为女附中1949-1966的音乐教育专辑写的前言)

一个老师独守一门的音乐课

女附中时代的音乐教室在学校很边缘的地方,当年是一个平房小院里的西厢房,离教学楼挺远的,隔着一片小操场。小操场再早是一个果园,当小毛桃坐果的季节,树下已爬满了草莓。音乐虽是副科,也是初中学生的一门必修课啊,每星期上一堂。大家记忆中,只有一位老师授课,她叫吴德棻,芬字在木上,是树木的花香,优雅、清淡而绵绵不绝,一如老师本人。

晚年的吴老师

把吴老师留在记忆里的多是“老三届”的学生,如今也都进入了暮年。再往前翻,竟然找到了1950年的资料,原来那时吴老师就是女附中的音乐老师了。她出身世家,是北京师范大学老校长黎锦熙的儿媳,黎锦熙当过毛泽东主席的老师,胞弟黎锦晖是中国流行音乐的奠基人、著名音乐家。吴德棻老师从

作者  | 2017-4-7 15:58:43 | 阅读(1242) |评论(8) | 阅读全文>>

我们平凡的赵老师  

2017-4-2 16:22:29 阅读1129 评论7 22017/04 Apr2

看到网上的消息,哈佛大学今年在中国录取13名应届高中生,其中就有北京师大附属实验中学3名。

4万中国应届毕业生申请留学常春藤学校,只有161人被录取,其中实验中学占了17个名额。

这么牛的学校今年将迎来百年校庆。作为老校友,我参与了一个为老教师写口述史、为学校写教育叙事的志愿者行动。说实话,自从2007年母校90年校庆,我投入学校文革初期发生的“校长之死”和“宋彬彬戴袖章”事件的调查和写作,已经为实验中学的前身“师大女附中”写了几十篇文章,光是2014年在网易新媒体开“我的文革纪事”专栏就写了近30篇。我实在是不想搁置自己的写作计划,继续写学校的事了。然而想到那些离人生尽头越来越近的老师们,百年校史应该留下他们的故事,我还是拿起了笔,去采访他们,记录他们的人生。

一所女校从一诞生,就成为北京的一所优质中学,光是领导有能力当然不行,没有好老师哪有好学生?从女附中到实验中学,百年历史的人物画廊,不仅仅留下了众多名师的靓丽身影,也留下了许许多多普通老师的足迹。所以,我写的老师都很平常。

首先,我特别想写写我初中时的班主任赵世昌老师。我于1963年入学,1968年离校上山下乡去了北大荒。赵老师是我初二 / 初三年级的班主任,还教我们班物理。他所处的时代充满了动荡,老师们来了,走了,升迁了,倒运了,上演着人生起伏、生老病死的悲喜剧。赵老师质朴善良、老实本分,1953年大学毕业就在学校教物理课,一辈子默默无闻,用他的话说,“我是老师里最边上最边上最边上的人”。

我就想写写这个老实人。

少年时代的我不是一个聪

作者  | 2017-4-2 16:22:29 | 阅读(1129) |评论(7) | 阅读全文>>

猪坚强的命运  

2017-3-6 9:47:44 阅读1334 评论10 62017/03 Mar6

今早偶然看到樊建川先生在微博里答网民质疑,是关于他收养“猪坚强”的。大家都记得吧?山崩地裂的汶川大地震中,有一农民家的废墟下面,一头母猪居然靠喝雨水活到被救的那天,整整36天!创造了生命的奇迹。形销骨立的母猪迅速成为网红,被冠名“猪坚强”。这头大难不死的猪能否继续活下去,依然是个问题,因为主人家也流离失所,缺吃少穿。按说800元的身价已是天价,而樊建川花了13800元买下了这头母猪!

在建川博物馆里被仔细照顾的猪坚强,从2008到2017,重生的十岁快来了!

一切就像樊建川在微博里说的——

1、埋了36天,300斤瘦到100斤,花13800元买下他,初衷是想帮助一下主人。 2、当时并无把握他能活过来。3、更没有想到他能活这么久。4、现在你说怎么办呢?5、我可能老年痴呆,但确实不是神经病。//@速报哥:地震过后,那么多大活人缺乏关爱,却这么费心地伺候一只猪,神经病。

如何对待动物,时时考验着人性。如何对待大难不死的猪坚强,樊建川先生代表有良知的中国人,接受了上天的考验。指责他神经病的人,我们耳闻眼见的多了。当伴侣动物被屠宰、当迁徙候鸟被拦截、当濒危动物被送上餐桌遇阻拦、被曝光时,他们都会振振有词地说:那么多穷人吃不上饭,那么多孩子上不起学,你们为什么不管?

关于樊建川的传奇经历,以前我略有所闻——官至宜宾市常务副市长,辞职下海,成为“开发商”。继而将巨额资金投入抗战文物收藏,建成“建川博物馆”,有分门别类的数间馆藏,不仅有抗战文物,也有文革文物,成为国内规模最大的私人博物馆。

作者  | 2017-3-6 9:47:44 | 阅读(1334) |评论(10) | 阅读全文>>

宇锋,说走就走了  

2017-3-1 21:10:13 阅读1216 评论3 12017/03 Mar1

真想不到2017年我写的第一篇文章,竟是给宇锋的

2016年最后一天,吴迪电话里告诉我,李宇锋昨晚走了。我说,昨天早晨我还看见他更新微信了呢!怎么说走就走!?

其实过去的一年里一直有李宇锋病情危重的消息,我始终不愿相信,他那么年轻,同样是脊髓病变导致的腰以下截瘫,我记得张海迪成名时说自己只能活到28岁,现在她已年过花甲还生机勃勃呢。有一次我给他发短信问候,他立即从东营打电话过来,非常热情,连说没事儿,待回京后一定见面叙叙。我和刘进去看宇锋的那天,是2016年8月1日,天气闷热,他让助手将房间的空调调到很低的温度,我感觉相当地冷。他的手软绵绵地垂在轮椅的把手上,我上去握了一下,心不禁一沉,怎么一点儿肌张力都没有了?莫非他脊髓的病变又往高处蔓延了?我脱口问道:你的病有发展吗?他竟是笑着点了点头,大难临头见怪不怪的表情。

几天来,李宇锋的那个笑脸总是浮现在我眼前。那天为什么不和他多聊聊呢?我和刘进把各自带去的书籍资料送给他,我说我的一篇文章写到你,你的名字是山峰的峰呢,还是金字旁的锋?他说当然是金字旁,学雷锋嘛那一年(指他出生的1963年)。坐了一会儿,眼看快中午了,我俩赶紧告辞。李宇锋不舍地说,就呆这么一会儿啊?还没聊什么呢,你们还有别的事吗?我们说没有什么事,就是怕你累啊。屋里那么冷,也担心他万一感冒了。皮肤对温度的感觉差异,譬如对冷迟钝对热敏感也是脊髓神经病变的一个症状。

真后悔那天为什么不和他多聊聊,一起吃顿饭。宇锋是为了和我们见面,特地从家里赶到秀园的。

也好,毕竟是回到了父亲一手创建的石油城东营市,毕竟

作者  | 2017-3-1 21:10:13 | 阅读(1216) |评论(3) | 阅读全文>>

路过养心殿  

2017-1-7 17:58:12 阅读1477 评论5 72017/01 Jan7

咱们老百姓一直以为,皇帝是在金銮殿上朝呢,敢情不是,太和殿(俗称金銮殿)原来是举行重大国务活动的地方。《甄嬛传》里,陈建斌动不动就说,朕回养心殿了!

清雍正皇帝登基后,搬出先帝康熙的乾清宫,辟养心殿为他的办公室和宿舍,一直沿用到清朝末年。如今,故宫养心殿正在大修,据说要四年时间。于是首都博物馆把养心殿搬来展览了。前些天我赶在撤展前去看了,拍了一些照片留存在记忆里。

简明扼要的前言

看视频介绍的观众们,大气都不出。总嫌弃国人素质差的精英人士来这里看看,这些穿戴普通的人们,一说话就透出见识来。

养心殿,雍正的办公室

后来的养心殿变成这样,前面坐着小皇帝,东太后慈安和西太后慈禧在后面听政

看过养心殿,再看皇帝

下图就是雍正帝

在河南巡抚田文镜奏章上的批语:朕就是这样汉子,就是这样秉性,就是这样皇帝!

瞧这行云流水般的书法

雍正在位13年,批奏折20万件,文字超1000万,每天多大的工作量!看看这些朱批,竟是一气呵成,连涂改都没有。

康熙、雍正、乾隆 三帝中,最喜欢到处题字的就是下面这位爷了。

乾隆帝笃信藏传佛教,在位几十年在全国修建了许多喇嘛庙,同时倾心研修,每天抄经。 养心殿里有许多佛像唐卡藏品都是乾隆时期的。

铜查机尼佛母、铜拉玛佛母、铜上乐王佛、铜勘察拉西佛母、铜噜亻畐尼佛母

三希堂。

乾隆酷爱王羲之的书法,有许多临帖

乾隆帝的孝贤皇后

作者  | 2017-1-7 17:58:12 | 阅读(1477) |评论(5) | 阅读全文>>

永别了,于劲  

2016-12-25 22:44:07 阅读2066 评论2 252016/12 Dec25

前几天,我在微信里偶然看到一篇文章,乍一看题目《怀念于劲:厄运记录的不只是我们的个人命运》(作者:原志愿军战俘张泽石),不禁大吃一惊,立即上网查询,便看到了这则消息:

【财新网】(驻香港记者 王端)63岁的作家于劲11月26日午间在香港玛嘉烈医院病逝。

  于劲是卓有建树的军旅作家,中国作家协会会员。她笔名肖于,浙江人。于劲影响最大的作品之一,是1993年出版的两卷本长篇报告文学《上海:1949大崩溃》。

1986年毕业于解放军艺术学院中文系的于劲,早年曾在江苏农村插队务农,1971年入伍,后成为南京军区专业作家。1972年她开始发表作品。1988年加入中国作家协会。主要著作有长篇纪实文学《厄运》,中篇小说集《绵亘红土地》,中篇小说《安魂》《融雪》《蓝天下,有一辆军列》等。短篇小说《困了,嗑点瓜子》获1982年《青春》文学奖,《绵亘红土地》获1983年《昆仑》优秀作品奖。

于劲是著名作家、纪实文学作品《唐山大地震》作者钱钢的夫人。

真的是你吗于劲?于劲你真的已经和我们天人永隔了吗?!

无法接受的噩耗。哀伤之情顿时涌上我的心头,至今仍在心里萦绕。

作者  | 2016-12-25 22:44:07 | 阅读(2066) |评论(2) | 阅读全文>>

搜索  

2016-12-24 22:03:42 阅读1217 评论1 242016/12 Dec24

在网上找刚刚去世的女作家于劲的照片,竟然与我多年前写的一个短篇小说《搜索》相遇,记得是应北方文学之邀,为纪念知青赴北大荒30周年而作。2006-07-19 08:28:00 贴在我的凤凰网博客上,这个博客丢弃多年,早已被我忘到脑后了,完全不记得用户名和密码,哈!想不到今晚意外撞见,谢谢我的好同学于劲!

赶紧!搬到我目前唯一保留的网易博客来!也在我的荒友们面前现现眼,我写的事大家都记得吧?      

搜索

(小说 )

(近日,黑龙江省852农场将在北京召开建场50周年庆祝会,852——即中国人民解放军铁道兵8502部队集体专业创建的农场,是黑龙江最大的国营农场之一,我18岁下乡去了那里,23岁离开。下面的小说为纪念知青上山下乡30周年而作,发表在《北方文学》1998年6月号头条位置,今天贴在这里,恭贺852农场50岁生日)——2006年7月19日

五号地是我们连最大的地号,6000亩!据说这里曾经是一片沼泽地,想想当年老铁道兵们在这里垦荒的场面吧,几十几百的拖拉机,统统是“斯大林100号”!马达的吼声惊醒了万年沉睡的处女地,红旗和劳动号子、歌声和笑声、阳光下士兵黑亮的脊背和长官军马的长嘶,还有棒打狍子瓢舀鱼、野鸡飞到饭锅里……,那真是英雄的交响诗,创业者的传奇,是一个时代永不复还的记忆。

如今这里的白桦林和青纱帐美丽如画。那些连拖拉机都能吞掉的“大酱缸”们,被排干后变成了肥得流油的土地,腐殖质把土壤沤成了黑色,春天

作者  | 2016-12-24 22:03:42 | 阅读(1217) |评论(1) | 阅读全文>>

中挪关系正常化,说说挪威这个逗比小清鲜(转载)  

2016-12-22 16:41:38 阅读11005 评论50 222016/12 Dec22

半夜在新浪微博里看到这篇,一边读一边笑,不知道作者何人,反正很年轻吧,寥寥数语就把挪威的成长史说了个底朝天。佩服!拿来分享。



作者:新浪微博     后沙月光本尊 原创 2016-12-21 23:09:55

新华网奥斯陆12月20日消息,中国与挪威政府19日在北京发表声明,决定自即日起实现两国关系正常化。

挪威人说这是一份“最好的圣诞礼物”,喜悦之情溢于言表。六年来,从不正常到正常,那份苦涩和尴尬,奥斯陆冷暖自知,现在,中挪关系翻开新的一页,北京并没有揪着旧帐不放,希望这个逗比小清鲜,能恪守诚信。

这六年,挪威也用实际行动得到了北京的谅解,2014老和尚去奥斯陆窜访时,挪威高官闭门不见,这对这个小清鲜,圣母BOY们来说是不可思议的事情。

逗比总算正常了,于是关系也回归正常。

画中的国度

“那里空气总是宁静,那里湖面总是澄清……”就像歌中唱的一样,这是一个美不胜收的北欧小国。

挪威(Norway)面积  :38.53万平方公里 ,比黑龙江小一点。人口500万不到,比杭州市还少。

但它的人均收入,生活质量,幸福指数都是世界最高国家之一。这羡慕不来的,无论是资本主义(美国)还是社会主义(中国)都无法与这个小国相比,它的福利制度,除了得天独厚的自然条件外,当然也离不开政治体制。

挪威的历史(当然不能从新石器时代开始写),在公元872 年挪威成为一个国家之前。基本就是一群海盗,他们被称为维京人(Viking)。

1349年欧洲黑死病蔓延到了挪威,只有50万人口的小国,死了30万左右,很多村庄就成了“鬼村”,几百里地不见人烟,国不成国。

1388-1814年,这436年里,挪威沦为丹麦的一块殖民地,挪威管这段历史叫“黑暗400年”。

1801年,丹麦王国在欧洲大战时,站错队,紧跟拿破仑,结果被英国皇家海军揍得满地找牙。哥本哈根战役:英国皇家海军击沉了丹麦2 艘军舰,炸沉1 艘,俘虏12 艘。丹麦元气大伤。

作者  | 2016-12-22 16:41:38 | 阅读(11005) |评论(50) | 阅读全文>>

花市哪里去了  

2016-12-3 21:42:47 阅读1311 评论2 32016/12 Dec3

老北京没了,老北京人也四散了。好容易逮着一个在微信里说北京话道北京事儿的,是我的同事、朋友兼小区邻居张平先生,一次碰见他,说写了一篇花市的文章,回头微信转来让我看看。

为了文章的配图,我想在网上找一张崇文区花市大街的老照片,嗨!不是卖鲜花的店铺,就是卖灌肠的大爷。花市,不是卖花的店铺噢!老北京人都知道花市是卖布的地方,起码在“市场经济”以前。

花市真的和崇文区一样,已经消失了!

留在记忆中的花市——张平

关于花市的记忆常常会浮现在眼前,历久弥新。小时候,应该是很小的时候吧,因为现在回想起来,只能想起一些片段,那些细节都已经模糊不清了。

我第一次被丢就发生在花市,也是唯一的一次。记得是妈妈带我去花市买布,就在电影院西侧不远有家布店,老式的门脸,里面似乎还很宽敞,但光线并不太好,阳光只能照到门口不大的一小块地方,屋里反倒显得幽暗起来。柜台和贴墙整齐地摆满了布匹,妈妈挑选着需要的棉布,我牵着妈妈的衣后襟,百无聊赖看着店外过往的行人。我的小胳膊举的有些累了,就放下手背靠着妈妈,心想,妈妈买完东西,只要一动我就能知道,该不会有问题的。问题恰恰出在这里。过了好长时间,我都不耐烦了就回身抬头一看,居然把我吓坏了,妈妈不见了,我竟靠着个不认识的男人。后来的事情,我就记不住了,哭没哭也想不起来了,只知道接我回去的叔叔逢人就说,这小子真行,谁也领不走,就在布店门口站着。至今我也没弄明白,我怎么就被丢了呢?不过布店门口那一小片阳光却是没能忘记,似乎它在我心里越来越温馨起来。

你知道孙敬修吗?他可是妈妈的小学老师呢。每

作者  | 2016-12-3 21:42:47 | 阅读(1311) |评论(2) | 阅读全文>>

大觉寺里的老树神  

2016-11-29 22:06:17 阅读2921 评论19 292016/11 Nov29

深度逛北京——大觉寺里的老树神

本来是和朋友去凤凰岭龙泉寺来着,中午吃了个农家饭,就拐到大觉寺来了。我第一次来这里,发现大觉寺和别处的寺院很不同,坐西向东,一改正统。

门前的柏树粗壮挺拔,很威风。

“敕建大觉禅寺”,皇上命的名啊

园林对称严谨

钟楼鼓楼分立南北两侧

每一棵老柏树都有一座石狮子守护

树干挺拔、枝桠遒劲、四季常青。

深刻的皱纹,深邃的眼睛

像雕塑,刀刻斧琢,分明是来自神的双手

我满怀敬畏,仰视着每一棵充满神性的老树,脚步轻轻,从它的旁边走过。

大殿的风格都是这样,朴素而庄严

动静等观——乾隆皇帝御题匾额

无量寿佛殿前的银杏树,相传是辽代所植,胸围7.5米,是一棵雄性银杏树,撒一地金叶,无一颗白果。不像我在前一篇博客里写的五塔寺银杏啊,枝头挂满金色的“白果”,地上也落一层,原来那是雌树。

是同根所生吗?从土里诞生,就这样比肩成长,笔直、挺拔,直冲云天。

白塔,是雍正年间本寺住持迦陵和尚的舍利塔,建于乾隆十二年(1747年)

柏树分叉处,寄生了一株小叶鼠李

大觉寺的建筑,体现了皇家风范

明慧茶院,是幽思冥想的好去处

曲径通幽

后山的景致,即便是冬天,也不枯燥

如果下雨,该是大大小小的瀑布了

泉水流经的石槽里,看到了石蛙母子

作者  | 2016-11-29 22:06:17 | 阅读(2921) |评论(19) | 阅读全文>>

信仰小城,满目辉煌  

2016-11-24 18:21:41 阅读1467 评论1 242016/11 Nov24

今年年初和几位朋友去清迈住了一个礼拜,才知道泰国的佛教寺庙有多么密集,多么华美。位于泰国北部的清迈古城面积只有2000米*2000米,是个四四方方的小城,有城墙,城门和护城河。民居朴素,没有高楼。街道狭窄,没有警察。我们每天在街上闲逛,走不了多远就是一座寺庙,再陈旧,大殿也是金碧辉煌,真应了中国一句俗语:佛要金装。

方圆4平方公里的清迈古城有大小寺院37座!这些寺庙不收门票,早五点半开门晚十点关门。没有浓烟弥漫的香火,没有愣愣磕磕大声喧哗的游客,信众拜佛只是双手合十跪坐在佛像前,我没看见一个撅着屁股磕头的。这样的拜佛礼佛环境,再粗鲁的人身历其境,也不敢造次。

契迪龙寺精美的佛殿

东南亚的佛祖都是这样

许多寺院的大殿同时矗立着泰王普密蓬的巨幅画像

我不由得常常想起“金碧辉煌”这四个字

下面这个殿不许女士进入

张开双臂,丈量一下树的直径

侧殿的佛像

大殿和佛塔是每一座寺院的主要建筑。契迪龙寺的佛塔,虽在地震中损坏,却丝毫不失它的庄严

我们住的酒店和契迪龙寺一条街,中间只隔着另一座更古老的寺院。晚上我们喜欢在静静的寺院里徜徉,用手机拍下一座座美轮美奂的建筑。

夜幕下的配殿

佛教寺院里的佛塔,都是安葬历代高僧的地方

里面同样供奉着佛祖

不同规制的佛塔

主殿大门上的装饰

夜色笼罩的大殿

较小的寺庙

安静的信众

清迈古城的街头巷尾、花坛树丛,随处可见大大小小的佛龛和石雕佛像

作者  | 2016-11-24 18:21:41 | 阅读(1467) |评论(1) | 阅读全文>>

深度逛北京  

2016-11-19 23:34:36 阅读3599 评论10 192016/11 Nov19

寻找五塔寺——深度逛北京

作为北京人,我对北京的了解太、太、太浮皮潦草了。

和许多人一样,我一边为“老”北京正在消失而抱怨不休,一边对北京的“老”不求甚解。

我们从地铁四号线国图那站出来,沿着北京动物园后面的高粱河岸边往东走,狭窄的人行便道忽然变宽,到了!我们寻找的五塔寺!

第一进大门却是北京石刻艺术博物馆

继续往里走,第二道门楣上有横匾“真觉寺”

(百度资料)真觉寺创建于明代永乐年间,寺内高石台上有五座小型石塔,名为"金刚宝座塔"。据史书记载,明永乐初年,印度僧人班迪达自西域来京,向明成祖朱棣呈献了五尊金佛和印度式"佛陀伽耶塔"即金刚宝座的规式。明成祖与他谈经论法十分投机,封他为大国师,授予金印,并赐地于西关(今西直门)外长河(今高梁河)北岸,为之建寺,寺名"真觉"。后又根据这位高僧提供的规式建成了金刚宝座塔,并重修了寺院。五塔寺为民间俗称。

清王朝建立后,乾隆为给其母做寿曾两次重修五塔寺。乾隆十六年第一次重修为避雍正皇帝"胤祯"名讳,改名为"大正觉寺"。乾隆二十六年是当朝皇太后七十大寿,五塔寺作为祝寿的主要场所之一又进行了全面修葺,并请来一千名喇嘛念经,各国使臣都进贡了寿礼,头戴红顶花翎的大臣们奔波於殿前塔后。当时热闹繁华的情景被绘制在一幅彩图中。图画再现了五塔寺当年的全貌'南临长河,南北向中轴线上依次排列着牌楼、山门、天王殿、大雄宝殿、金刚宝座、毗卢殿、后大殿,东西分别列钟鼓褛、廊庑配殿等大小二百馀间旁屋。寺内主要建筑屋顶全部换上黄色琉璃瓦,在阳光照耀下闪闪发光,金碧辉煌,显示出皇家寺院的威严气势。

作者  | 2016-11-19 23:34:36 | 阅读(3599) |评论(10) | 阅读全文>>

断片的是记忆,攥不住的是时光  

2016-10-28 0:04:03 阅读2045 评论4 282016/10 Oct28

我真羡慕那些能把八十当十八过的人们。我二十岁时就觉得自己长大成人好久了,最崇拜老成持重的人。说老就真的老了。前几天出了个笑话,现在想起来还忍不住要笑。

先从拔牙说起。

早就听说平谷有个气功师,叫周德荣,专门给人拔牙,你哪个牙坏了,不得不拔,他只要拍你脑袋一下,牙就掉了。九十年代作家柯云路曾经为此拍过纪录片,舞台上站一排需要拔牙的人,周大师一跺脚,只见坏牙落一地。发小惠传从美国回来,带着一颗中美牙医难以处理的残牙(四个牙根、扎得深、已切掉一半,看过的牙医都说还是留着吧),去找周德荣。多年前她曾带着老母去找周拔牙,过程极其简单,老太太按照气功师的要求,咳嗽一声,坏牙应声而落。我陪她去,一是给她壮胆,二是对气功拔牙探个究竟。

德荣口腔诊所

气功师周德荣是有国家行医执照的牙科大夫,否则这许多年来对气功一轮又一轮的打击早不知把他弄哪儿去了。他的智慧在于只管拔牙,最大的意外就是没拔下来,不会出人命,就万般安全。

周大夫用一根棉签检查惠传的牙,认为这个牙齿有害无用,建议拔掉。还拍了片子,让她看到现存的半颗牙冠上有一横贯裂纹。因为牙齿补过,容易破碎,不好拔,周大夫有言在先。他并没有宣布我要发功了,只是站在她的头部位置约一分多钟,助手就用镊子取出一段细长的牙根,又取出一块残牙。因为患者仰卧,没用她咳嗽。

那边拔牙时,我看了一眼输液的老者。这不是老演员韩善续吗?想不到还挺年轻!上前搭话,他老人家拔的是智齿,因为有流血,在一旁输液。两小瓶液体。

我和“韩善续”先生聊了一会。

牙塔。看上去多数是智齿。低位横卧智齿是气功师周德荣最擅长一举拔掉的。

作者  | 2016-10-28 0:04:03 | 阅读(2045) |评论(4) | 阅读全文>>

查看所有日志>>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

注册 登录  
 加关注